書評:《聖經究竟怎麼說同性戀?》

這本書是少數從英文翻譯過來、支持同志神學的書籍。[1]作者Daniel A. Helminiak是Andover Newton Theological School系統神學的博士,也是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的教育心理學博士,但老實說,這本書的陳述與論證方式粗糙到實在不像一個拿到博士學位的人該有的表現。因為此書犯的錯誤實在太多,我用歸類的方式來分析。不過首先我還是要提一下這本書的優點。

書照

作為一本講論神學議題的書,作者在序言和第一章花了一些時間探討同性戀在社會被歧視的現象,例如被趕出家庭、失去工作、住處被縱火、遭受霸凌等等。作者寫這本書,動機是為了降低這樣的歧視,讓同性戀者有空間在社會存活。作者寫這本書是1994年,在二十年後的今天,同性戀者的權益在西方世界已經取得很大的進展,對作者來說也許是一個安慰。[2]不過對台灣的基督教會而言,卻有一個值得省思的地方。如果有人想發展同志神學,是為了減少同志在教會被歧視的狀況,這說明教會從整體面來看,確實有歧視同性戀的問題。換句話說,有些同性戀很有可能是因為在教會遭受惡待,所以開始覺得奇怪,聖經怎麼可能教導人對同性戀有如此的仇視,一定是哪裡出錯了。於是他們試圖重新詮釋經文,想要得出一個不會讓他們遭受仇視的解經成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是有一點悲哀的。無論同性性行為是不是神所喜悅的,同性戀者都不該被教會排斥、仇視。縱使我希望讀者讀完我這篇書評,能更加確定聖經不支持同志神學,但我不希望讀者因此覺得自己更有「理由」去歧視同性戀者,反倒要因為了解到人性的軟弱,而更加努力用基督的愛去愛同性戀者。

也許想合理化同性性行為的主張,出發點是好的,但我們不能因為人存著善心,就以為所講的一定是對的。[3]批評不是否定作者的善心,也不是帶著惡意,至少我期待此篇書評能刺激支持同志神學的基督徒可以更努力去研究清楚聖經的意思,或提出一套更有說服力的論述。如果因為此書的中文版問世,台灣的同志神學擁護者就覺得同志神學已經取得了勝利,那是十分天真的。在英語世界,這本書的學術水平在同類的書籍中,應該算是敬陪末座的,最起碼絕不可能是屬於前段班的佳作。

這本書最大的缺點在於,有一大堆斬釘截鐵的宣稱,卻沒有提出充足的證據讓人信服。整本書的內文沒有任何註腳,只在最後面提出僅僅21項參考資料。照常理來說,本書的主題非常具有爭議性,所以作者應該想盡辦法增加自己論述的說服力,但是很可惜的,在這方面作者十分失敗。例如93頁說:「為何聖經沒有禁止女人之間的性?答案很簡單,女人之間的性不算性,真正的性意謂著插入,一個女人無法和另一個女人這樣做。」這是一個宣稱,也許是正確的,但作者沒有提供任何論證,就直接要讀者接受。

書照2

另一個更嚴重的例子是在126頁。作者試圖證明羅馬書1:26-27的「逆性」指的是違反當時的社會風氣,但他躲不掉「同性戀行為在羅馬時代是很正常又普及的現象」這個事實,於是宣稱保羅講的「逆性」指的是兩個男性成人公民發生的性行為,以及女性主動(而非被動)邀請男性發生性關係。據作者所說,這兩個行為在當時都是不被社會接受的。但是第一,作者並沒有從經文的脈絡證明,保羅譴責的只是這兩方面的行為。若只看經文本身,似乎免不了得出保羅是全面性地譴責同性性行為的結論(「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而不是「成年男子和另一個階級相同的成年男子行可羞恥的事」)。第二,作者也沒提出證明這兩樣行為是不被羅馬社會接納的證據。事實上,有很多證據表明,雖然當時沒有「同性戀」這個字,但是「同性戀」的概念還是有的,有很多那時期的文獻和詩集都提到同性之間的愛情。[4] 柏拉圖也說同性之間的愛情是所有愛情中最高等的。[5]這樣,如果羅馬書1:26-27的「逆性」無法解釋為「違反當時的社會風氣」,那就只能接受Richard Hays所提的見解:「違反自然律」,亦即「違反神的道德律」。作者雖然有提到這個論點,但沒有給予足夠的考量,而是太過輕易就予以否定。

此書作者還有一個致命的論證謬誤,就是不當的二分法。這錯誤在此書隨處可見,大大降低作者的說服力,也透露出他的神學辯證能力並不高明。他在第二章介紹兩種解經方式:一種是字面解經(也就是反對同志神學的解經方式),一種是歷史批判解經(也就是支持同志神學的解經方式)。他的介紹一方面過於簡化,立了巨大無比的稻草人,一方面又把這兩者不必要的對立起來,說「這兩種解經方法如同兩條平行線」(57頁)。他說字面解經就是完全不顧聖經寫作的文化和歷史背景,「不管聖經中的文字是什麼涵義,對今日任何一個人而言,當他領受到什麼涵義,聖經中的文字就是什麼涵義」(57頁),但歷史批判解經則將焦點放在原作者的意思,因此需要了解經文原本的背景。這種描述完全背離事實!我不認識有哪個基督徒宣稱他相信聖經要按字面解釋,又完全不理會背景資料。也許某些靈恩派的信徒會認為他怎樣領受,經文就是那個意思,但這等人應該不會太在意經文字面的意思。從根本上來說,這兩者並不互斥。一個小心翼翼的字面解經家,豈不會仔細推敲聖經的最初讀者是怎樣解讀經文的呢?畢竟現代角度的字面解經,很可能跟古代角度的字面解經不同。另一方面,作者提倡的歷史批判解經,也在很大的程度上仰賴字面解經,只不過是花更多功夫確認經文字詞的「表面意思」是什麼而已(尤其是面對意義不明的詞彙)。作者刻意醜化字面解經,讓讀者首先先對自己信仰傳統的解經方式失去信心,接著又讚揚歷史批判解經,讓讀者從心理上較容易接受他的結論。為了讓讀者取信於他,作者令人驚訝地說:「使用[歷史批判方法]的每個人都會有一致的解讀結果。」(64頁)但我幾乎可以肯定作者是故意扭曲事實!作者自己在此書提到不同的採用歷史批判解經的學者,結果是各家的說法並不盡相同。他21項研究資料彼此都有不同的主張,更不要說作者沒有引述的其他學術界的觀點了。

類似這種不當的二分法不只出現在解經方法的介紹,在解經的過程也多次出現。談論利未記18:22與20:13時,作者強調此處談論的同性性行為,主要是指「不潔淨」,而不是「不道德」。經文提到「可憎的事」這個字,是什麼意思呢?作者宣稱20:25-26提供了解答。這兩節經文談論的是以色列人要把潔淨與不潔淨的動物分開,以免自己成為可憎的,於是作者把「可憎的事」跟「不潔淨」關連起來。但作者有一個重大的疏忽,20:13的「可憎的事」,其原文是towebah,但20:25的「可憎惡的」卻是另外一個字:shaqats。所以從原文來看,兩邊的經文並沒有直接關連。即使我們退一步,承認towebah指的是宗教或禮儀上的不潔淨,這並不代表這行為跟道德無關。這是不當的二分法。一樣行為可以是不潔淨,同時也可以是罪。兩者並沒有衝突!若仔細看利未記20章,會發現談論同性性行為的13節,是一長串神不喜悅的行為的其中一項而已。前面第10節提到外遇,後面則提到亂倫和獸交。如果作者強調同性戀行為只是不潔淨,跟道德無關,那無可避免也需要把其他項目也視為跟道德無關。如果作者想要宣稱,其他項目確實跟道德有關,但同性性行為則無關,那就需要更多證據,不能一廂情願就這樣認定,畢竟towebah這個字,在舊約其他地方出現,也明顯用來描述道德錯誤的行為,例如拜偶像(申命記13:13-14)、商業詐欺(申命記25:13-16)等等。

hqdefault

若作者在舊約的論證是無效的,他之後的論證就岌岌可危了,因為他解釋新約的經文,都是建立在舊約解經的結論上。例如談論提摩太前書1:10的「親男色的」(arsenokoitai)這個字時,他提出有些人認為這字是借用希臘文譯本利未記18:22的內容而創造出來的字。在該經節,arsenos koiten(意思是「上床的男人」或「與男人上床」)讀起來很像提摩太前書1:10的arsenokoitai。而既然利未記18:22明顯是提到男男性行為,那麼可以合理推斷arsenokoitai就是指進行同性性行為的人。但作者斷然否定這種看法:「這樣的說法是如此獨斷!利未記禁止男與男性行為之潔淨律法是根據猶太律法;但是耶穌和基督教的教導是拒絕把潔淨的考量作為道德的基礎。」(163頁)也就是說,作者認定利未記譴責同性性行為是潔淨的問題,所以一定跟道德無關。而提摩太前書1:10談論的是跟道德有關的事情,所以兩者絕對沒有關係!但我們先前已經了解,不潔淨的行為,也有可能跟道德有關,所以作者並不能用這理由來否定提摩太前書1:10跟利未記18:22的關聯性。

除了論證上的瑕疵以外,作者對聖經的態度似乎也不是大多數基督徒認為可以效法的榜樣。他認為聖經有些段落容易被誤解為譴責同性性行為,接著說:「或許某些聖經的段落該被刪掉──或至少不要讓大眾閱讀!」(168頁)這簡直讓人匪夷所思!如果某些經文容易被誤解,那麼好好解釋不就可以了?為什麼會有刪改聖經的念頭呢?此外,雖然作者宣稱歷史批判解經相信聖經無誤(59-61頁),但他卻認為以弗所書、歌羅西書、提摩太前書均非保羅自己所寫,而是保羅後期的門徒寫的,而且內容「軟化了保羅原本深遠的異象」(119頁),特別是擁護奴隸制度的段落。有這樣的見解也許不一定是錯的,但這能跟作者自己宣稱他相信的「聖經無誤論」調和嗎?我不敢肯定。

還有一個小小的抱怨是,作者似乎對傳統解經的結論感到十分不齒,以至於他說:「許多學者又陸續地完成了一些研究,許多令人興奮的成果已經出爐。這些獨創結論的立論基礎比之前還要堅固。這些結論也比以往更加確定。因著這一點,今日若有一位受過教育的人引用聖經經文來譴責同性戀,那麼他應該會被視為是荒謬粗暴的。」(8頁;最後一句話的原文為:"At this point in time, it should be considered outrageous for any educated person to quote the Bible to condemn homosexuality.")作者論述明明十分脆弱、破綻百出,卻還有這樣的自信,讓我感到十分不可思議。或許他沒有跟反對同志神學的解經家辯論過吧?又或者他並沒有仔細審視反對同志神學的意見,畢竟他的參考資料沒有包含重量級的反同志神學解經家Robert Gagnon寫的The Bible and Homosexual Practice以及一些其他福音派學者的著作。你可以不同意其他人的看法,但指稱他們是「荒謬粗暴的」(outrageous)或暗示他們根本就沒受過教育,不會太過頭嗎?

總的來說,這本書被翻譯為中文,對台灣發展同志神學是有幫助,但幫助不大。同志神學若要在台灣的教會取得立足點,恐怕還有一段很漫長的路要努力。但我個人認為,還有另一條更美好的路值得追求,就是同性戀者在聖靈和教會的幫助下,得以活出聖潔的生活。我這個建議是給同性戀者,同時也是給教會。同性戀者要開墾這條道路勢必會非常辛苦,但若沒有教會的支持,甚至教會還反過來扯同性戀者後腿,導致同性戀者不願意走這條路,那是很可惜的。但若教會願意協助,以接納的心態歡迎同性戀者到他們中間,一同走天路,我也期盼同性戀者能重新思考,是否一定要把自己的性傾向作為他們最重要的身分印記來生活。

 

[1] 不過我必須得說,翻譯的品質非常差勁,不只許多地方誤解了原意,有時中文的表達也含混不清。例如"to be out in the left field"應該是「遠在左外野」,卻被翻譯成「左外野出局」。(52頁)"That much I do know"應該翻譯為「至少這部份我很清楚」,卻被翻譯為「我只知道這麼多」。(27頁)

[2] 可能會有人認為同運已經過頭了,開始侵害保守人士的權益。不過這是另一個問題了。

[3] 儘管我不懷疑作者的動機,但作者時不時就寫出一些不友善的話,例如指稱奧古斯丁有同性戀恐懼症(128頁)。如果作者想主張我們不該把古代規章套用在現代同性戀群體,為什麼自己卻覺得可以拿現代特殊情境下的貶語去套在古人身上呢?

[4] 例如Homosexuality in Greece and Rome: A Sourcebook of Basic Documents這本書。

[5] 奇怪的是,作者在165頁又承認「當希臘文描寫男與男之間的愛情時,他們稱揚它是情感的最高形式。」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基督教倫理, 教義探討, 書評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3 Responses to 書評:《聖經究竟怎麼說同性戀?》

  1. SU-CHUN PENG 說道:

    該書作者 Daniel A. Helminiak是同性戀天主教神父(他自己承認的),他與同僚明顯地對同性戀及聖經分享著類似的觀點

    Robert L. Kincl, who was appointed by the Pope
    “" We do not follow the Hebrew Scriptures. We follow Jesus Christ who never mentioned gay relationships. When St. Paul mentioned such a relationship he was referring to the promiscuousness of the Romans using sodomy.""
    此外Robert L. Kincl 與其他大主教還寫信施壓美國海軍不要將已認罪的戀童天主教軍牧投入監獄!

    http://shoebat.com/2015/12/12/catholic-priest-spends-a-million-dollars-on-church-funds-to-pay-a-homosexual-man-to-beat-him-and-sodomize-him-in-satanic-sadomasochistic-ritual/

    支持同性戀的義大利神父 Michele de Paolis (教宗方濟曾在彌撒場合親吻這人的手)
    “" [W]e must overcome the letter of Scripture. It is the same St. Paul in 2 Corinthians 3:6 who says, “The letter kills, but the Spirit gives life.” … That this biblical letter.. killed and continues to kill, unfortunately, at times, not only morally but also physically, is a fact. The Bible “is” not the word of God; the Bible “contains” the word of God. …Instead of wasting energy in endless controversy the Church aims to build a Christian spirituality of joyous acceptance of self, gratitude to God in the knowledge that homosexual love is a gift from Him no less than heterosexual. A spirituality in which we dialogue and we compare to all, but obey God alone.""
    此外他還說同性戀是"上帝的禮物"、信仰上帝的同性戀天主教徒不須禁慾等…

    http://shoebat.com/2014/06/05/catholic-priest-says-homosexuality-gift-god-bible-word-god-pope-francis-kisses-hand-praises/

    • andrewtsai 說道:

      Wikipedia說他在1976就已經出櫃。也許是因為他自身性傾向的關係,使他無法持平看待經文的證據,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破綻可以抓吧?

  2. Peter (NT) 說道:

    小弟有此書,但倒想看看英文原版。只覺得中譯版有頗大篇幅也是重重覆覆,來來去去三幅被。

    老實講,即使小弟撐硬同志正名與平權,也覺得此書是諸同志正名書籍中語意最不清楚,最模稜兩可甚至模糊不清的一本,令我越看越覺得沉悶。

    除非,那是翻譯問題。

  3. Peter (NT) 說道:

    「我也期盼同性戀者能重新思考,是否一定要把自己的性傾向作為他們最重要的身分印記來生活。」

    這一項挑戰,同樣適用於異性戀者:「我也期盼異性戀者能重新思考,是否一定要把自己的性傾向作為他們最重要的身分印記來生活。」

    但若然普遍異性戀者也不能誠實回答這個問題,卻單單用於同志,這種偏待又是否有點過頭呢?

    • andrewtsai 說道:

      可是我不知道異性戀把自己的性傾向作為重要的身分印記生活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對基督徒而言,如果是在正常神允許的範圍內活出他們的性愛生活,怎能說是把它當成「重要的身分印記」呢?你怎麼判斷某個人把自己的異性戀傾向作為重要的身分印記呢?

      • Peter (NT) 說道:

        你只要活出一個臺灣人,我只要活出一個香港人。單單是平平常常地活出自已,就已經是把自己的身分作為重要印記了。我們活於尚算自由的臺灣和香港,要做個臺灣人或香港人還可以坦蕩蕩,還可以想當然。

        試想:當年南非在萬惡的種族隔離政策(apartheid)下,黑人只希望在自己的國土平平常常、自由自在地生活,也要經歷多久的流血抗爭?

        異性戀者隨時可以講「我要繼承亡夫/妻的遺產」、「我要結婚/離婚」、「我要找男/女朋友」...這些看似平常不過的說話,不全都是他們「把自己的異性戀傾向作為重要的身分印記」的舉動嗎?誰會好意思教一個異性戀者放棄這些舉動?

        卻好意思教同志去放棄喔。即使號稱開明的美國,只要有個同志公開自己的性向,也隨時有受人暗中虐殺之虞。敢問:異性戀者公開自己性向而被虐殺的,幾何?若有人對你宣佈「異性戀不好」,並要求你獨身,你如何感想?

        同理心,易地而處。只管享受自身既得利益而無視他者所蒙受之苦,這似乎不是上帝給我們的福音。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路六:31)

  4. Christine Chu 說道:

    我是個沒讀過神學的平信徒同志母親。為了守護兒子與自己的信仰,寫作如下的讀經心得:

    學習報告(二)──至尊、全備、使人自由的「基督的律法」
    因為同時具有「基督徒」和「同志母親」這雙重的身分,使我更加努力研讀聖經。一心想要挖掘出深藏其中,由神而來的真實知識和智慧。也總是不怕惹人厭嫌地,不斷將心得傳遞給認識的每一位不論是挺同或反同的基督徒朋友,希望能夠幫助大家更明白上帝的心意。近幾個月,隨著每日的讀經進度,從新約的使徒書信中摘錄了許多寶貴的經文,整理成為如下的論述。
    耶穌曾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太五17)。」然而按照他的標準:向人動怒或開罵,就等同殺人;凡動淫念的,已然犯姦淫……。以致,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羅三20)。但是,神的義卻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羅三22)。因此,人稱義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羅三28)。因為,律法的總結就是基督,使凡信祂的都得著義(羅十4)。只要是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被定罪了(羅八1)。而且,神的國不在乎(外在的條件與作為),只在乎(內心是否追求)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十四17)。因為上帝並不偏待人(羅二11)。再說,每個人所擁有的一切,原都是從神領受的(林前四7)。雖然人與人之間存在著不同的領受(林前七7),卻不是為了讓人分門別類,而是要我們彼此相顧(林前十二25)。上帝並且應許:凡受洗歸入基督的,不分國族(膚色、性別和性傾向),都是神的兒女;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加三26-28)。
    令人百思不解的是,多數的教會與信眾,雖然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提後三7)。面對同性戀議題,竟然甘冒咒詛,傳講不同於此的福音(加一9)。無視於上帝己經塗抹了在律例上所寫攻擊且有礙於人的字句,把它撤去,釘在十字架上(西2二14)。反倒成了願意在律法以下的人(加四21)。禁止(同志)嫁娶,又叫他們禁慾,就是神所造,叫那信而明白真道的人感謝著領受的(提前四3)。原來,在潔淨的人,凡物都潔淨;在污穢不信的人,什麼都不潔淨,連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穢了。他們說是認識神,行事卻和祂相背(多一15-16)。如此,形同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地羞辱祂(來六6)。其實,神早已廢掉一無所成的律法,引進了更美的指望,使我們能藉以進到神面前(來七19)。耶穌也作了這更美之約的中保(七22),只一次獻上他的身體,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來十10-14)。所以,不論是誰這樣踐踏神的兒子,將那使人成聖之約的血當作平常,又褻慢施恩的聖靈,必要受加重的刑罰(十29)。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十31)。
    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不要看錯了。(在同志身上也存在的)各樣美善的恩賜都是從上頭來的。眾光之父按自己的旨意,用真道生了我們( 雅一16-18)。我們原都是祂的作品,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按著祂的旨意行善(弗二10)。能夠與神和好(16);傳福音(17);靠著主與人和好(18);漸漸成為主的聖殿(20)。我們憑著主耶穌確知深信,凡物本來沒有不潔淨的(羅十四14)。倘若(只因為天生的性傾向)叫弟兄憂愁,就不是按著愛人的道理行。基督已經替他死,我們不可(因自己的成見)叫他敗壞(羅十四15)。(守不守獨身)都無關緊要,要緊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加六15)。硬要堅持某些舊約律法的,乃是欠著行全律法的債;想要靠律法稱義的,是與基督隔絕,從恩典中墜落了(加五1-4)。因此,持守(獨身)的不可輕看不守的人;不守的人不可論斷守的人。因為神已經收納他了。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一切自有他的主人在。主能使他站住(羅十四3-4)。
    凡自認是上帝兒女的,惟有詳細察看那全備、使人自由之律法(雅一25)。因為,我們終將按這律法受審判(雅二12)。經上記著說:「要愛人如己」。若是全守這至尊的律法,才是好的;若按外貌(膚色、性別和性傾向)待人,便是犯罪,被律法定為犯法的(雅二8-9)。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六2)。我們既稱那不偏待人、按各人行為審判人的主為父,就當存敬畏的心,度我們在世寄居的日子(彼前一17)。在神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軟弱肢體,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一27)。親愛的弟兄姊妹啊,我們是客旅,是寄居的,所以要禁戒肉體的私慾。在外邦人中,應當品行端正,使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歸榮耀給神(彼前二11-12)。(而非單單為了維護自己的荷包、家庭、下一代,或自認的「公序良俗」,而與異教結盟,捏造不實,打壓平權。)讓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而受了褻瀆(羅二24)。
    自從被賦與「同志母親」的職分後,我不斷累積相關的讀經心得,寫成文章,試圖和教會社群對話、溝通。但是,基督教論壇報拒絕我的投稿,聲稱他們沒有接受這種稿件的決定權,要我別再為難他們;一位大學時代同個詩班的知名傳道人,原本承諾要找時間認真思考後再回應,卻至今沒有下文;另一位曾經親如家人的輔導姊姊,從此不再回應我的任何電郵;而同工多年,以為是好朋友的教會牧者,自前年1130我們因為兒子受辱而離開後,便再也沒有往來聞問;就連公開宣稱願意傾聽不同意見的團體,與之對話的華神院長,也在一兩封簡短的電郵後,連同代打的另一位華神老師一起從我的收件匣中消逝無蹤。這一切,就像寫作《偽裝成同志的那一年,簡直就是地獄之旅!》的提摩西‧柯瑞可的真實感受:「從那天起,絕大多數社區成員對我關上大門,彷彿我已經死了。」卻不知,當這些自視為信仰守護者的個人與團體,在對同志族群關門的同時,是否也誤將基督一起擋在了門外(太廿五45)?
    一生教導基督教倫理學的美國富勒神學院教授史密德博士主張:不可使用羅馬書第一章來譴責同性戀基督徒。我不但贊同他的說法,更以為這段長期被拿來定罪同志的經文,其實更可以用來提醒反同的基督徒。因為保羅清楚指明:上帝忿怒的對象,是那些雖然認識神,卻不當作神榮耀祂(羅一21),反倒行不義阻擋真理的人(18)。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 26) 。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28);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陰毒、詭詐(29),又是讒毀人的、背後說人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30)、不憐憫人的(31)……。這些,恐怕都是反同聯盟留給社會大眾的印象。因「劉三講古」而家喻戶曉的劉曉亭牧師,在3756期的論壇報上說 :「上帝從來不需要我們為祂做什麼,只要我們活出祂榮美的形象。」教宗方濟各11/10在義大利全國教務大會上也宣示:「我更樂見教會是一個傷痕累累、飢餓、骯髒的地方,因為這是外面街頭上活生生的景象。而不是看到一個自我封閉設限、追逐安全感、緊抓自身利益不放的教會。」可說清楚點出了今日教會的虧欠。
    之前,在給華神老師的電郵中,我曾感慨:讓同為信徒的反同與挺同者分歧的關鍵,是否在於我們以為所信的,是一位怎樣的上帝?實在很難想像對方陣營心目中的上帝形象!挺同的基督徒,則必然附和保羅的讚歎: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 祂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 ? 誰作過祂的謀士呢?誰是先給了祂,使祂後來償還呢?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遠。阿們(羅十一33-36)。 cchudtt@hotmail.com

    期待大家的回應與指正。

    • Joy Mizuki Liu 說道:

      好美的回應,謝謝妳(抱)

      很喜歡這段:硬要堅持某些舊約律法的,乃是欠著行全律法的債;想要靠律法稱義的,是與基督隔絕,從恩典中墜落了(加五1-4)。因此,持守(獨身)的不可輕看不守的人;不守的人不可論斷守的人。因為神已經收納他了。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一切自有他的主人在。主能使他站住(羅十四3-4)。

  5. Agent 001 說道:

    想了解您的立場:「但我個人認為,還有另一條更美好的路值得追求,就是同性戀者在聖靈和教會的幫助下,得以活出聖潔的生活。」

    這是指守獨身嗎?還是指規限在兩個同性人之間的伴侶生活?

  6. 現代婚姻 說道:

    蔡牧師實在超前!贊成婚前性行為,現在又挺同性戀。

    • andrewtsai 說道:

      你在說我嗎?明顯文章內容你連看都沒看,才會覺得我贊成婚前性行為,又支持同性戀。

      新年沒事做嗎?半夜發一個莫名其妙的評語,有事嗎?

      • 現代婚姻 說道:

        在這裏﹕
        「但我個人認為,還有另一條更美好的路值得追求,就是同性戀者在聖靈和教會的幫助下,得以活出聖潔的生活。……教會願意協助,以接納的心態歡迎同性戀者到他們中間,一同走天路,」
        在婚前性行為文﹕
        「似乎我們光是從個別的經文,是找不到有直接譴責婚前性行為的教導。反而可以確定,婚前性行為是不包含在十誡的「姦淫」罪中。」

        • andrewtsai 說道:

          1. 你的意思是,教會不該歡迎有同性戀傾向的人進入嗎?教會都應該是聖潔無暇,沒有任何犯罪傾向的人才能參與的嗎?
          2. 我說婚前性行為不是「姦淫」,就代表我贊成嗎?為什麼不引用我這句話:「尚未正式的在神和眾人面前立下婚約,就逕自的發展性關係,即使不是罪,也不是有智慧的表現,甚至可以說是愚蠢的行徑。」

          可不可以多動點腦筋?

        • 林博仁 說道:

          這個人的邏輯也太好笑XDD

  7. 現代汽車 說道:

    樓上根本答非所問,他在做什麼你很想「關心」嗎。

  8. 求道 說道:

    小弟正在猶豫是否要出手購買,試讀畢後,便覺不妥。經讀智者理性批判之評論文,豁然開朗,條理分明,思緒清晰,受教了,謝謝!

  9. 現代婚姻 說道:

    蔡牧師的經文分析,應該屬羅馬書一章講的「逆性」,或者「叛逆上帝」。

  10. davidhsublog 說道:

    我先說一個朋友的經歷:
    這位朋友在歐洲做學生事工,沒有受過特別的訓練。
    有一次,一位變性人來團契,最後,決定受洗了。
    問題來了:
    這位朋友禱告:上帝啊,我該叫他過男人還是女人的生活?
    聖靈提醒我這位朋友:教他做新造的人。

    所以,我認同『就是同性戀者在聖靈和教會的幫助下,得以活出聖潔的生活。我這個建議是給同性戀者,同時也是給教會。同性戀者要開墾這條道路勢必會非常辛苦,但若沒有教會的支持,甚至教會還反過來扯同性戀者後腿,導致同性戀者不願意走這條路,那是很可惜的。但若教會願意協助,以接納的心態歡迎同性戀者到他們中間,一同走天路,我也期盼同性戀者能重新思考,是否一定要把自己的性傾向作為他們最重要的身分印記來生活。』

    但,看得懂得人可能不多,做得到的更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