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科學來解經,不正統?

Fundamentalist children denying dinosaurs existed.

我發現有些人一邊使用科學知識來讀經,卻一邊罵科學。這等人主張聖經的權威高過科學,所以人不可以、也無權拿科學來審核聖經是否有誤,反而應該要拿聖經審核科學、建造科學方法論。這些話聽起來真是好聽、真是虔誠,但在解釋某些經文時,他們卻似乎把這些口號都忘記了,很自然就運用科學常識來判斷這些經文講的是否是「事實」或是「比喻」。若不是現代天文學的啟發,我們怎麼知道約書亞吩咐日頭要停住,只是「現象」的描述,而非「精準的事實」(約書亞記十12-13)?事實上,在現代還有一小群極端的基要派還真的否認日心說,支持聖經敘述的地心說。[1]或許他們才有資格宣稱自己把聖經放在科學之上,其他人只是有口無心罷了。

我們當然可以說地心說不能算錯,因為那只是觀測角度的問題。地心說的模型雖然較為複雜,但一樣可以預測星象云云…只是有一個catch(隱患),你需要從「相對」的角度來主張這種地心說,意思就是說,你不能說地心說是唯一正確的,你也需要承認日心說同樣也站得住腳,但請問,你怎麼知道這是你讀約書亞記時該採取的觀點,而非「地心說是唯一正確」的觀點,如同某些極端基要派所宣稱的那樣?如果你只有聖經,你根本無法評估「相對的地心說」、「絕對的地心說」哪個才是正確的。有趣的是,提出「相對的地心說」來說明聖經在這方面並沒有錯誤、又批評那些使用科學來指出聖經中有些(微不足道、不影響整體信息的)錯誤的人,事實上已經把科學知識帶進解經中而不自知,在許多解經可能中,選一個符合現代科學的解釋(不考慮其他不合現代科學的解釋),然後說聖經沒有錯誤,又說科學無法檢視聖經。這種雙重標準的心態,並不可取。

這帶到下一個問題:那到底什麼解經方法才是正確的?如果我們真的尊重聖經的權柄,就當尊重聖經的原意。當聖經作者寫「日頭停住」,他最可能想要表達的意思是什麼?如果從這個角度去分析,我們不難發現作者最有可能的意思是「絕對的地心說」(如果跟他提日心說,他可能會當你是神經病)。如果我們無法避免這個結論,那是否代表基督徒就需要接受「絕對的地心說」呢?當然不!聖經作者是古代人,他們只是根據自己當時的科學觀去寫作,也是寫給抱持同樣科學觀的讀者閱讀。聖靈在啓示聖經時,並沒有糾正作者或當時讀者的科學觀,因為聖經啓示的目的,主要目的本來就跟科學無關,而是跟神學有關。聖靈透過古代人有限的科學觀,讓他們了解無誤的神學觀,這就是聖靈工作奇妙的地方。

需要進一步說明的是,當我們發現聖經某些經文的原意可能不符合現代科學而採採取不接受或不予置評的態度,這是否代表我們把科學凌駕於聖經之上?不!事實上,這種非黑即白的評論是把整個議題過於簡化了。無論我們喜不喜歡,解經的過程一定會用到我們自身的科學知識。如果我們推斷出某些經文的原意不符合現代科學常識而選擇不接受,這樣就叫做把科學凌駕於聖經之上,那麼根據科學常識來評估經文的哪種解釋比較能成立,為什麼就不算是把科學凌駕在聖經之上?至少前者還尊重聖經的原意,而後者只是把現代人的觀念讀入古代作者的頭腦。如果信徒只是為了要維持「聖經無誤」這個神學立場,而必須要在某些時候忽略聖經原本的意思(或許部分動機是避免被迫要接受那些他們明明知道是錯誤的原意),那我並不認為這立場是在高舉聖經,反而是貶低了聖經。

「使用科學來解經」?這不是要不要的問題,而是怎麼做的問題。

[1] http://www.fixedearth.com 例如這網站,但我不能確定這不是惡作劇的網站。

延伸閱讀:

1. “Geocentrism? Seriously?"

2. Peter Enns. The Evolution of Adam. Grand Rapids: Brazos Press, 2012.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教義探討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2 Responses to 使用科學來解經,不正統?

  1. 無名無姓傳道人 說道:

    不用提地心說了!有200多年歷史的,美國以地平論解經的“地平論協會"(The Flat Earth Society)依然活躍存在,繼續接納新會員。可惜他們珍貴的圖書庫20年前已毀於火災。

  2. xuemei 說道:

    让我跑一下题。有没有兴趣谈一下对于小草的博文:”华人教会醒来吧!张伯笠多年来站在教会讲台撒谎和作假见证“的看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2214f50102v6zw.html

    • 無名無姓傳道人 說道:

      圣经说,“耶和华恨恶的事有六样,连他心里厌恶的,共有七样,就是高傲的眼、说谎的舌头、流无辜人血的手、图谋恶事的心、快跑行恶的脚、说谎的假证人,和在弟兄中散布纷争的人”(《箴言》6:16-19,新译本)。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如果把圣经中和说谎、虚骗关联的词语的出现次数加在一起,说谎一定是上帝最恨恶的事。如果把现代社会(包括华人教会)中,与说谎、 虚骗关联事件的出现次数加在一起,说谎欺骗一定是最为司空见惯的事。
      诗人重复耶和华的话,说,“… 眼目高傲,心里骄横的,我必不容忍他。我的眼目必看顾国中的诚实人,使他们与我同住;行为正直的,必要侍候我。行诡诈的,必不得住在我的家里;说谎话的,必不能在我眼前坚立”(《诗篇》101:5-7)。显然,眼目高傲 和 诡诈说谎 同出一辙,都是上帝所不能容忍的。保罗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有人本来没有什么了不起,却自以为是了不起的,就是欺骗自己”(《加拉太书》6:3)。 欺骗自己,对自己说谎,自以为了不起,气球充满,飘得高傲。周遭的人举目观看,把气球当作偶像来拜。人先是对自己说谎,久而久之,连自己也被骗麻木了,不可能痛定思痛了,说谎就成为第二天性,诡诈应运而生,自欺欺人的恶性循环,不可收拾也。

  3. leemingxue 說道:

    請問這篇是Peter Enns寫的嗎?
    還是“Geocentrism? Seriously?"才是Peter Enns寫的?

    • andrewtsai 說道:

      這篇是我寫的。Peter Enns寫的是“Geocentrism? Seriously?"

      • leemingxue 說道:

        但是網站上標示作者是Phil Plait。爲甚麽?

        原po:“聖靈透過古代人有限的科學觀,讓他們了解無誤的神學觀,這就是聖靈工作奇妙的地方。”——這可以算是你對聖經無誤的定義嗎?

        • andrewtsai 說道:

          阿,弄錯了。那兩個應該是分開來看的。
          1. “Geocentrism? Seriously?"
          2. Peter Enns. The Evolution of Adam. Grand Rapids: Brazos Press, 2012.

          當初應該標示清楚一點。

          「聖靈透過古代人有限的科學觀,讓他們了解無誤的神學觀,這就是聖靈工作奇妙的地方。」是的,這算是我對聖經無誤的概括理解。

          • leemingxue 說道:

            謝謝你的回應。根據你在其他文章的説法,你似乎不認同逐字默示。如果約書亞記這段經文的重點是在表達神學觀,那麽上帝透過作者以他自己所能表達的文字來寫下默示,并且不影響屬靈意義的傳達,這樣是不是意味著逐字默示也可以成立?

          • andrewtsai 說道:

            說到底都是「定義」的問題。逐字默示觀不只認為聖經的每一個字都是神的默示,而且認為神親自保守這些文字,所以在任何方面都不會有錯誤,包含屬靈意義與字面意義。所以如果按照我的看法,聖經作者用他們有限的思維框架,說出客觀上有錯誤的論述(例如認為天上有如玻璃透明又有如鋼鐵堅硬的天罩),但實際上他們要表達的屬靈意義是神創造了一切,包含所有我們覺得很奇妙的東西,是正確的,這看法並不能跟逐字默示觀相容(除非你擅自更改這個詞的定義)。相對來說,以目前大多數人同意的定義,我並不能認同逐字默示觀。

            許多逐字默示觀者,對待那些明顯不合科學的論述,會說這些經文原本就只是比方,是表達現象(例如說太陽升起),而不是精確的科學。但這種說法只能應用在已經知道地球是繞著太陽轉的現代人。對於古代人來說,他們真的認為太陽升起(太陽繞地球)是客觀事實,而不只是眼睛看到的現象而已。另外也有擅自更動聖經文字定義的。例如約伯記談到的河馬和鱷魚,或創世紀神說他創造大魚,其實在原文都是古代近東神話故事中的怪獸,客觀上是不存在的,但聖經卻寫的好像這些都真的存在一樣。要應付這難題,只好把這些詞翻譯為這世界上確實存在的生物。

  4. leemingxue 說道:

    “這些經文原本就只是比方”會不會是就聖靈默示的方式而言?意指這種“比方”或傳説元素的引用,也是聖靈主導下的默示形式。就像主耶穌和啓示錄的比喻。這樣說應該跟認同當代聖經作者不具有現代科學觀沒有衝突。

    • andrewtsai 說道:

      這是一種解決方法,我也不反對。但我們要怎麼確認,聖靈的意思本來就是比方或傳說,而非講述真實的歷史呢?還是需要詮釋者去加以判斷,對嗎?可能一段經文,五百年前的人認為,這明顯是字面意思,但五百年後因為科技的進步,我們知道所描述的自然現象不是客觀真實的,所以又理解為象徵或比方。我又如何肯定今天的詮釋就合乎聖靈當初默示的意思呢?
      當然,如何解經是不論你對聖經採取什麼立場都必須要處理的問題。

      另一個問題就是,若採取你講的立場,那麼就沒有辦法可以「證偽」了。只要發現聖經哪裡有看似錯誤的地方,那就只要說聖靈當初的意思就只是比方/傳說/象徵,難題就閃躲過去了。結果就是一邊堅持聖經無誤,一邊還是要把裡面看似的錯誤刷掉(只不過不是真的刷掉,而是重新詮釋,而且不是根據原始作者和時空背景去做的詮釋,單純覺得不合乎現代人的知識,所以必須重新詮釋),那在我看來,這樣的聖經無誤論,在實際操作和運用上,對於學習聖經的人或信徒,沒有多大幫助。最後相信的不是聖經無誤,而是自己的詮釋無誤。

  5. leemingxue 說道:

    “但我們要怎麼確認,聖靈的意思本來就是比方或傳說,而非講述真實的歷史呢?”
    ——如果聖靈講述“真實的歷史”,代表那就是真實的歷史。如果聖靈不是在講述“真實的歷史”,那就只能是聖靈傳達信息的媒介和方式。前提是我們相不相信聖靈(上帝第三位格)就是作者,以及祂在文字啓示工作中的主導地位。即使有不符合現代科學觀的表述方式,也是祂用以表達屬靈意義的一種文學形式(除非你相信一位會説謊或不懂科學的聖靈)。

    老師讓課堂上讓同學們玩“老鷹抓小鷄”,同學們卻在課後討論中真的把自己當成鷄,討論防禦老鷹襲擊的方法,也有同學爭論說他們根本不是雞他們是人。我們會把這種情形當作是同學們對老師或游戲的高度信任和投入,還是一種失焦和錯解?事實上,老師主要的目的是讓他們學習“團隊領導與合作”。但有趣的是,就算同學們真的把自己當做雞來討論來防禦老鷹襲擊的方法,我們能說這個討論過程完全達不到老師的最初目的嗎?

    由此可見,投入處境的同學(當代讀者)和理智清楚的同學(現代讀者)無論如何解讀老師的游戲,最終都會領受老師要給的信息。唯有爭論他們到底是鷄還是人的同學,把焦點放在尋求所謂的客觀事實上,但最終無法真正抓到游戲的重點,還會責怪老師怎麽把人當鷄,這不符合科學和事實。

    應用在當代和近代讀者的詮釋差異,無論是《約書亞記》當代讀者看到日月靜止了,還是現代讀者看到日月靜止的現象(或用地球自轉變慢等),其實我們共同的理解都是同一個畫面和同一個事實(即日月靜止的現象是真的發生的史實),也就是聖靈要讓讀者看到的信息:上帝超自然的權能。這個信息傳達過程不礙於科學觀的差異。

    另外,把聖經的詮釋放在當代讀者和現代讀者思想和處境的差異似乎只能看到歷時性的意義,而忽略了當代讀者和現代讀者還有另一個共同的思想前提,就是他們相信聖經是神的啓示,就這點他們所領受的意義是共時性的。因此,讓詮釋的問題局限於當代或現代讀者的處境,似乎忽略上帝對自己話語神聖的護理和保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