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志明疑似性侵事件的後續發展

十八銅人

由十八位牧師組成的調查團,獨立調查柴玲指控遠志明對她性侵的事件,已於2月23日有了初步的結論,公開在生命季刊的網站。令人感到震驚的是(對於已經說過性侵犯通常都是累犯的柴玲而言,可能一點都不意外),此調查報告披露了另外兩個女性指控遠志明對她們有不當的身體接觸,而且是發生在2013年左右。那時遠志明早已是具有很大知名度的基督教界人士。很快的,神州傳播協會就發了一個嚴正公告,譴責調查團公開如此的「流言蜚語」,質疑他們的動機,並保留法律追訴權。而遠志明也取消2015年所有的公開行程,宣佈今年為他的安息年。過沒幾天,美國的《今日基督教》雜誌,就頭條報導整起事件。柴玲也寫了第五封公開信回應調查報告和神州的公告。隔日,2月28日,神州就宣佈遠志明辭去一切事工,並且發出律師信,公告他們準備對調查團提告。

我認為,雖然調查過程過於匆促、有些該調查的事情沒有調查(但也可能是調查不出結果,所以沒有提)、給當事人回應的時間不夠、甚至調查團本應要納入更多法律和心理學領域的專業人士來共同評估,而不是清一色都是牧師,但無論如何,即使不夠完善,這個調查報告依然有力地指向一個結論:有多個女性指控遠志明對她們有不同程度的不當接觸。

整起事件讓我最難過的,其實不是遠志明躲在神州後面,不敢自己出面公開說明,而是圍繞在他身邊的神州傳播協會和按牧他的牧師群。這些擁有權力、坐在高位的「長輩」,如果不是一副事不關己的「不沾鍋」心態,從頭到尾不吭一聲,就是只管維護自己的利益和名聲,漠視受害者所尋求的公義,甚至還要揚言提告受害者!這是基督教領袖該有的水準和德行嗎?可慶的是,教內不是只有這些絆人跌倒的反面見證而已,還是有願意為了公義而組織調查團的十八位牧者。

不管是遠志明真的有對這些女性性騷擾,或是這些女性聯合起來作假見證,讀者可以自行判斷。我這篇文章想要談的,主要不是遠志明到底有沒有罪,而是基督徒聽聞這樣的事件該如何消化,並且教會可以採取哪些行動,來降低這類事情發生的機率。

首先,有些基督徒聽聞牧師或資深信徒犯很大的罪,可能會在信仰上受到衝擊。常見的糾結有:「這人講的福音,我還能信嗎?」、「神為什麼不保護這些受害者呢?」、「我以後還能相信誰?」、「神真的存在嗎?」等等。我想要呼籲讀者,其實這類醜聞出現,對於相信全人類都有罪的我們而言,應該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才對。不是嗎?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每個人都有罪(羅馬書三23),相信基督徒也會被過犯所勝(加拉太書六1),那麼縱使我們聽聞信任的屬靈長輩跌倒,短時間內或許會感到迷惘,也應該最終能慢慢平靜下來,更加確信聖經所講的是對的。

人犯罪其實不稀奇,我覺得比較稀奇的是,明明每天打開報紙都一堆社會新聞,大多數基督徒也都聽聞天主教神父的醜聞,以及零星基督教牧師的醜聞,但有些教會卻仍然願意將權力集中在牧師身上,十足地信任他們。我必須說,這樣其實是在害那些牧師。聖經教導我們要遠避試探。這種警覺重要到連主禱文都有相關的內容:「不叫我們遇見(或作「陷入」)試探」。當一個人握有崇高的權力,周遭都是鼓勵和順服的聲音,這是一個很大的試探,讓人不自禁(也是錯誤)地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而且可以逃脫責任。也許一開始只是犯一點小罪,但是當沒人追究,或是有人追究,但卻成功被壓下來,那只會慢慢走向自我毀滅之路。我的意思不是說,牧師犯罪是因為教會沒有好好監督。犯罪的人,自然應該承擔百分百的責任,但如果周遭的人能夠防止犯罪的事情不去發生,那不是美事一樁嗎?如果連培基文教基金會這個專門教導品格的機構,它的創始人,最後都因為眾多性騷擾的指控而晚節不保、黯然下台,我們憑什麼以為我們的牧師,在獲得我們完全不保留的信任和順服之後,不會因此犯罪?

我之前寫過一篇文章,說明問責(accountability)的重要性。我想要再次強調這點。天主教有嚴謹的制度,都可以爆發大規模的性侵醜聞,更何況是各據山頭,行政獨立的基督教教會?我的建議是,無論教會的體制如何(主教制、長老制或會眾制),都要好好保護傳道人和長執免於受到試探。要探訪異性,不可以單獨前往。有異性單獨來找牧師協談,需要在開放式的空間或是約師母一起。牧師應該離教會財務的管理越遠越好。牧師應該要定期接受考核(無論是長執會進行,或是總會進行),並且教會要有清楚的解聘條件與流程。這目的不是要壓榨牧師,而是保護他們不落入試探、避免爭議,也間接促使他們積極事奉不懈怠。總而言之,牧師並不是聖人,而是有血有肉,有剛強的一面,也有軟弱的一面。長老執事或其他教會同工當然也是一樣。除了要常常省察自己在進行教會事工時是否帶有個人偏見或喜好,也要積極尋求別人的意見和諫言,以免同樣落入驕傲專橫的網羅中。

這次的事件,遠志明、神州傳播協會和給遠按牧的牧師們,都成了反面教材。但我們不需要落入絕望或憤恨,不是立即把所有周圍的教會領袖,都看成是還沒被抓到的罪犯,也不是從此把「信任」收起來,以懷疑和冷漠待人接物。相反的,我們要更發抓住神的信實與公義。提摩太後書二章13節:「我們縱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神的眼目遍查全地,公義最終會彰顯。這是我們可以確信的。

我也在此呼籲神州的董事會,能重新以敬畏神的態度,思考該怎樣進行下一步,才是榮神益人的行為。我建議,不要再用律師作為擋箭牌,而要好好對遠志明進行調查。既然他現在已經辭去一切事工,就代表他有時間接受內部調查。如果遠志明真的無罪,神州自然可以公布自己的調查結果,挽回遠志明和神州的信譽。屆時,再來對調查團提告誹謗都還不遲。但如果現在還沒弄清楚遠是否真的有性侵或性騷擾,就急著要提告,屆時法院必定要對這些受害者的控訴進行調查,看是否確有其事。如果到時候法院認定確有其事,所以誹謗不能成立,那不只是遠志明會更加難堪,連神州董事會自己都跟著難堪。這對誰都沒有好處。台灣就曾經發生這樣的事情。壹週刊報導某個已婚的政治人物召妓。這人不堪其辱,旋即對壹週刊提告誹謗,但卻敗訴,因為法院審理之後,認定召妓屬實。這人因此也成為台灣百姓在飯桌上的笑談。我當然希望神州不要犯下同樣的錯誤。

更新:

遠志明致弟兄姊妹的信

遠志明在臉書也同樣發表這封信

柴玲決定去警察局報案

另外參考:
Crisis Investigation and Growth by Sam Tsang

遠志明默默承受不實的指控

誰毀壞了神的榮耀?

培基文教基金會創始人的醜聞

 

後續發展:

柴玲第六封公開信:決定去警察局報案

柴玲第七封公開信(一)

柴玲第七封公開信(二)

柴玲第七封公開信(三)

柴玲第七封公開信(四)

遠志明柴玲誰該下地獄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教會文化, 時事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9 Responses to 遠志明疑似性侵事件的後續發展

  1. 羅培勛 說道:

    关于远志明巴黎之行的一点反省。蔡传道以下内容是很好的提醒。。
    “我的建議是,無論教會的體制如何(主教制、長老制或會眾制),都要好好保護傳道人和長執免於受到試探。要探訪異性,不可以單獨前往。有異性單獨來找牧師協談,需要在開放式的空間或是約師母一起。牧師應該離教會財務的管理越遠越好。牧師應該要定期接受考核(無論是長執會進行,或是總會進行),並且教會要有清楚的解聘條件與流程。這目的不是要壓榨牧師,而是保護他們不落入試探、避免爭議,也間接促使他們積極事奉不懈怠。總而言之,牧師並不是聖人,而是有血有肉,有剛強的一面,也有軟弱的一面。長老執事或其他教會同工當然也是一樣。除了要常常省察自己在進行教會事工時是否帶有個人偏見或喜好,也要積極尋求別人的意見和諫言,以免同樣落入驕傲專橫的網羅中。”
    我做如下一点补充。我是个罪人和软弱的人,所以作为传道人我需要给自己划好界限,也需要弟兄姐妹和同工的监督问责。机构的负责人更是需要适宜妥善的问责,因为他们可能是跨教会事工,董事们没有可能到处跟着跑,又没有固定的会众可以及时反映可疑情况予以善意提醒。因此必须规定一定要两位出外服侍,或者配偶陪着,或者同性同工(另外两位异性非配偶同工经常一道飞来飞去也即不妥当)。必须每天行程不论私人的还是事工的都向配偶和董事会主席汇报。
    依照调查报告,远的董事会主席和妻子竟然都不知道他的巴黎之行(这个从酒店和机票完全可以确定,谁都编造不了),或者知道做什么竟然不拦阻那么他们就实在太可悲了!

    https://www.facebook.com/peixun.luo

  2. 001 說道:

    調查的程序是否有點對被指控的人並不公允?

    「三天內必須回應」,時間是否太短了?指控狀那麼長,回應也需時啊,三天並不合理。

    而且,三天內必須回應,「否則當默認 」,這做法又是否恰當?調查委員會既無法定權限可以傳召證人,被告又沒有表示接受其公信力,現在強說被告若不在極短時間內提出答辯,就會接受另一方的一面之詞,會否令被告很難接受其獨立性?其結論又是否真的更接近真相?

    另外,若期待神州自行進行調查,卻沒有將指控人的身分(指疑似於2013年發生的事件中的當事人)公開,要怎麼查?我們不能夠假定被控訴的人必然知道指控的人是誰(正式法庭也不會這樣做,雙方必須披露證據,才能進行審查)。

    如果沒有程序公義,調查委員會成員的名單上,有再出名,甚至是更具公信力的人士也是徒然。我目前不認為這些委員的動機是出於惡意,但總是覺得程序上不甚妥當。

    • andrewtsai 說道:

      我也認為三天實在太短,但考慮到之前調查團已經多次多方尋求遠志明的說明,卻全都石沈大海,調查團大概想,再給兩個月,他也一樣不會回覆。但我覺得,即使如此,該給的時間還是要給。

      有鑑於神州之前處理柴玲控訴的「前科」,相信有可能是這些受害者不願意將他們的名字交給神州,而不是調查團不願意(最後決定權是在當事人,而不是調查團)。而神州在調查報告出爐後,立刻說要提告,我覺得也的確顯示出他們是沒有誠意的。

      其實神州作為遠志明的同工,自行調查也不一定就比較好,因為可能會有不公正的嫌疑(畢竟神州本來就算是遠的人馬)。通常都是交給第三方處理。

      • 001 說道:

        大體上同意。

        不論被告是否有誠意,時間都必須充分,否則必有話柄。

        現階段由神州進行內部調查,的確不容易使人信服

        不過,受害人不願披露身分,變成匿名指控,就無法確定是否惡意捏造。若是一般法庭,一般不會接受這樣的安排吧?禁止報導令(publication ban)只是針對傳媒而已;被告有權利知道控訴者是誰、提告的事實為何,才能充分準備以作答辯。(當然,調查委員會並不是法庭。)

        • andrewtsai 說道:

          神州不是被指控者,遠志明才是。遠志明既然都不回應,也不能怪調查團沒有直接把被害人的名字寄給他。

          • 001 說道:

            沒有讀錯的話,調查報告有寫明謝文傑/神州對此有意見,所以遠志明雖沒親自要求,神州卻有表達這期望。

      • 不作沉默的大多数 說道:

        个人看调查团给远志明要求三天回应一事,因为这不是司法上的正式动作,不过是主内对主内的要求回应。圣经的原则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因此,远对于针对他的四个指控,他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根本不需要用到三天的时间。调查组应该算是很够意思了。
        可惜遗憾的是,三个礼拜之后他们等来远“否认一切”的回应。
        并且神州声明要以”司法“的动作来回应主内的劝诫。

    • Yen-Ting Chen 說道:

      這個調查團在沒有任何專業訓練的前提下能做到這樣我認為己經很不簡單,三日內回應我覺得很合理,回應不代表要提供任何的證據,可以先行否認,要求更多時間來準備證據。如果你看過調查報告,你應該會發現就算三日內不回應,調查團依然給他們很多額外的時間來回應。很明顯的遠牧師、按牧團、與神洲根本不把這個調查團當回事。

      指控人的身份是否有告知遠牧師或是神洲我們並無法在調查報告中看出,畢竟調查報告內不可能指名道性,而調查團與遠牧師或神洲之間的信件有沒有提到受害人的資料我們也不知道。不過照神洲與遠牧師的態度,就算告訴他們當事人的資料我也不相信他們真的會處理。
      現在他們的態度就是:有沒有犯罪(法律意義上的罪)?有才處理,沒有不要來煩我們。

      遠牧師在他的Facebook上有做簡短的回應,其中最讓人受不了的是下面這句:

      二、我承认蒙恩后也有软弱的时候,是靠主恩的保守才得以站立的

      如果調查報告大體真實,遠牧師根本沒有站立住。站立住的是那些他意圖侵犯的姊妹!
      而這句話也證明了他的確有做過些什麼,只是沒成功,他把沒成功當成站立的住,其實是錯誤解釋了聖經。靠主恩典站立的住指的是想犯罪卻沒去做,或是認罪誨改了。在我看來遠牧師 兩個都沒做到,何來站立的住?

      就目前遠牧師與神洲的回應來看(ex. 安息年?!),就是在神的家玩弄政客的把戲。把世界的法律當成護身符保護自身的權益。

      • 001 說道:

        Yen-Ting 說:「指控人的身份是否有告知遠牧師或是神洲我們並無法在調查報告中看出…」

        不過調查報告是這樣說的:「谢文杰弟兄还说他们也要对新的指控进行“调查”,但抱怨调查委员会没有给他们当事人名字。事实上,调查委员会已经在2月16日把翔实的调查报告提交给谢文杰弟兄(但调查委员会不能把当事人的个人资料随便转告他人。调查委员会有责任保护投诉者)。」

        調查委員會的辯詞並不合理,我先前已解釋過,在此不贅,只補充:英制法庭的原則是 The accused has the right to face the accuser。否則人人都匿名指控,豈不兒戲?

      • 001 說道:

        我並非為遠志明辯護,只是覺得這些牧師們在程序上有很大的漏洞,這樣會令他們的認受性大打折扣。

        要知他們說得好聽是「獨立」的,說得白一點就是「自封」的,處理稍微不恰當,認受性就會被質疑了。

        外人既不知名單上的牧者與遠志明有什麼新仇舊怨,就只能憑程序是否公正作判斷,所以我才特別關注這方面。

        另外,Yi-Chen說:「這個調查團在沒有任何專業訓練的前提下能做到這樣我認為己經很不簡單…」

        沒有「專業訓練」,就可以在面對這樣嚴肅的個案時處理不善嗎?

        華人教會為何連處理這些問題的機制也沒有,全部都是臨時湊和?最後還是幾個「名牧」說了算就可以嗎?

        • Yen-Ting Chen 說道:

          我一併回應你的兩個回覆:

          你說的是,我再看了一次有發現調查團沒有直接將當事人個人資料交給遠志明或是神洲,只是我不認為這會阻礙神洲進行調查。有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等等信息,願意調查的話大可以利用這些資料來開始。很明顯的神洲根本不想調查,要名字只是推託之詞。我從兩方的攻防看來,神洲和遠志明就是不把這個調查團當回事,甚至認為拖個一年(安息年…)風頭過了就沒事了。

          我也覺得程序上有很多漏洞,調查不到一個月就公佈結果,都有商確的餘地。
          現有的所有資料來看,遠志明並沒有”犯罪“,或是就算犯罪了卻已經超過追訴期
          很多人都著眼在遠志明到底有沒有犯罪,可是身為一個基督徒,我並不在意遠志明是否做了什麼,而是他處理這件事情的態度。
          在神的家中處理事情不能全照世界的方式來,不然就不用聖經了,照法律來不就可以?
          離婚,婚外性行為只要沒違法就都可以做。
          現在遠與神洲就是已經準備走世界的路來處理。照調查團的調查結果來看,這些事件很明顯的並沒有一個構成犯罪事實,最多就是最近的兩個事件讓遠志明已經不適合再當牧者。
          如果真的走法律路線,我推論就是另一個法院認證的真實事件,只是這次遠志明並沒有“犯罪“。

          神洲網站在三月二號把2010年遠的一篇文章又拿出來,
          標題為“感謝仇敵”
          http://ppt.cc/Kril
          說要安息卻又戰意無限…

          從他一開始不願意面對,身為一個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就應該已經知道大既是怎麼回事了。 從整件事的發展來看,我只能說他在乎自身的名譽地位,是高過基督的。而他認罪的方式,與一個罪犯專選小罪來認是很像的,這是罪人的通病。以他有認罪來推定他沒犯他沒認的罪是很可笑的。

          這幾個牧師說實在我也不是全部認識,有些我甚至是第一次聽到他們的名字,要說他們是名牧,實在言過其實。
          這個調查報告並不是他們說了算,有人證有物證,當然如果他們造假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過整起事件,你要相信18 位牧師+多個證人,還是相信一個”名牧“。我想答案應該很明顯。集體誣陷不是不可能,不過遠志明的態度讓我認為他被誣陷的可能性很小。

          • 001 說道:

            “有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等等信息,願意調查的話大可以利用這些資料來開始。”
            (1) 你背後的假設是:這些事並非捏造。若是捏造,現有的證據只有證人的證詞,不提供姓名,查什麼?調查團的誠意也不見得有多少。

            “很明顯的神洲根本不想調查,要名字只是推託之詞。
            (2) 假定了(1), 才能有這結論。還是一句話,不提供姓名,為何怪人不查?

            “我從兩方的攻防看來,神洲和遠志明就是不把這個調查團當回事……"
            (3) 這句話倒是沒錯,但是調查團是自封的,認受性何在?

            “而他認罪的方式,與一個罪犯專選小罪來認是很像的,這是罪人的通病。以他有認罪來推定他沒犯他沒認的罪是很可笑的。”
            (4) 您假定他有錯了,才能說這些話。這是未審先判。

            “這個調查報告並不是他們說了算,有人證有物證,當然如果他們造假就是另一回事了。”
            (5) 只有人證,哪裡有物證?但連人是誰都不知道,有誰能確認證詞真偽?您憑什麼排除造假的可能性?

            “不過整起事件,你要相信18 位牧師+多個證人,還是相信一個”名牧“。我想答案應該很明顯。集體誣陷不是不可能,不過遠志明的態度讓我認為他被誣陷的可能性很小。“
            (6) 人多就一定對?何況先前作調停的牧者,人數也不少,不是只有一個,為什麼他們的話又不接受?是否因為您已經先入為主,只聽您想聽的話?

            我對調查報告始終有保留,就是因為這個調查團處理的手法疑點也不少。不要低估華人基督教圈子裡的明爭暗鬥。

          • Yen-Ting Chen 說道:

            不知道什麼原因我無法回覆你下面的回文 所以我從這個點回文

            (1) 你背後的假設是:這些事並非捏造。若是捏造,現有的證據只有證人的證詞,不提供姓名,查什麼?調查團的誠意也不見得有多少。
            R: 這些事如果是捏造,那遠牧應該非常高興,因為直接就說對方捏造即可,其中只要任何一個點有問題,我馬上就不相信整個調查報告了。

            (2) 假定了(1), 才能有這結論。還是一句話,不提供姓名,為何怪人不查?
            R: 這個不是我的假定。早在14年12月,就已經有教會(柴玲所在的教會)發過公開信要求神州調查遠牧師,結果呢?完全沒回應。我說他們不想查是有其他根據的。現在遠牧師說神州要查他會配合。我們來看看神州要花多久時間來查,會不會真的查。

            (3) 這句話倒是沒錯,但是調查團是自封的,認受性何在?
            R: 照這樣說來,神州如果因為不想砸自家招牌,就是不開始調查,這不就說明只要不要理會任何人的申訴,遠牧師就永遠不會"犯錯"?最後面我有針對認受性有些看法(我同意這個自封的調查團有些問題),不過神州從頭到尾的消極態度讓人無法認同。

            (4) 您假定他有錯了,才能說這些話。這是未審先判。
            R: 我在講的是罪人的通病,要不就是不認罪,要不就是挑小罪認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調查是有必要的,不然任何人說自己沒罪(或只犯了小罪)就結案,那還需要調查幹麻?我說這些話是想表達:遠牧師可以說自己沒做,可是不代表不需要調查。

            (5) 只有人證,哪裡有物證?但連人是誰都不知道,有誰能確認證詞真偽?您憑什麼排除造假的可能性?
            A: 有遠牧師與姊妹私下的通信(這個不只是人證吧?),當然這個是可以造假的。不過說實在的,只要遠牧師說一句,沒有這些事,他沒私下瞞著所有人私會女性並做不當邀約,我會相信他。不過他只說沒有誘姦。說實在從報告中看起來我也覺得那個不算誘姦(他並沒有說謊,他真的沒有誘姦),就是想引起女性的性慾和邀請女性單獨陪他一晚而已。先說一下,上面的說法是以調查報告大體真實為前提。如果整起事件包含所有證人以及email 往來都是假的,真的也是太恐怖的誣陷。

            (6) 人多就一定對?何況先前作調停的牧者,人數也不少,不是只有一個,為什麼他們的話又不接受?是否因為您已經先入為主,只聽您想聽的話?
            A: 人多不一定對!不過有憑有據的比較讓人信服。調停的牧者並不知道後面(2013年)發生的事。我認為整起調查中,柴玲以及朱姓舞蹈員的部份有點多此一舉,後面兩件才是我關心的。因為發生的時候遠牧師已經知道柴玲要對他採取行動了,他還是照樣我行我素。再強調一次,這些都是基於相信調查報告大體真實的前提下。

            我對調查報告始終有保留,就是因為這個調查團處理的手法疑點也不少。不要低估華人基督教圈子裡的明爭暗鬥。
            A: 這兩天我才發現原來神州與生命季刊都是北美最大的福音機構之一,而且這兩個機構有心結。
            的確,也許這是他們之間的鬥爭。不過我只能說,遠牧師與神州的回應與生命季刊的做法都不好,就算遠牧師真的有錯,生命季刊見獵心喜,快速棒打落水狗也不見得就討神的喜悅。
            而用仇敵來形容另一個福音機構也只是讓未信主的人看笑話而已。對於這整起事件,我只能搖頭嘆息。

            我沒聽過太多遠牧師的講道,對生命季刊也只是閱讀季刊的內容,至於是哪個牧師創辦生命季刊的也是這個事件後才知道的。該說我太狀況外嗎?我倒覺得這些恩恩怨怨的事知道的越少是越好的。

  3. 或向左或向右都非正路 說道:

    抱歉觉得,该文的逻辑似乎有些不清,比如“雖然我個人認為,調查過程過於匆促、有些該調查的事情沒有調查(但也可能是調查不出結果,所以沒有提)、給當事人回應的時間不夠、甚至調查團本應要納入更多法律和心理學領域的專業人士來共同評估,而不是清一色都是牧師,但無論如何,即使不夠完善,這個調查報告依然有力地指向一個結論:有多個女性指控遠志明對她們有不同程度的不當接觸。”——既然觉得该调查过于匆促不够专业,那么本着疑罪从无的态度,仅凭一方的指控就不应该下“不当接触必然存在”的结论,之后更不该基于这样薄弱的假设(在事情未定案以前,各种指控理应属于待查证的假设)来抨击那些没有支持此观点的人和事。耶稣受审时也有许多伪证人出来指控他呢。——我不是要偏袒某名牧师的意思,但“不可在争讼的事上偏护穷人”这样的提醒还是需要谨记的,切莫让个人情感影响了客观判断。

    此外我认为,18人牧师团与神州成立的调查委员会意义截然不同。远牧师本身是神州支持的牧者、同工,自己的牧者出了这样的事,该机构理应进行调查、处理并给会众一个明确的交代,这无可厚非,也很应当。而18人牧师团,如果本身与远牧师的事工并不相关,也非柴玲所属教会的牧者,这样出来主持调查则显得很奇怪,定位不明。如文中提到的,性侵这样的犯罪指控理本身是应该也需要由专业司法机构来进行调查及定罪的。

    • andrewtsai 說道:

      請仔細看我的用詞,我沒說遠志明罪名一定成立,我是說:有多個女性指控遠志明對她們有不同程度的不當接觸。

      清楚分別在哪裡嗎?

      • 或向左或向右都非正路 說道:

        没有清楚…我说的是,不论指控的人数有多少,指控本身并不能用来下“不当接触必然存在”的结论。同理文章后面说到的“漠視受害者所尋求的公義,甚至還要揚言提告受害者!這是基督教領袖該有的水準和德行嗎?”同样用词不当及不恰当。既然还没有确定事情的真相,怎么能就用上“受害者”以及他们才是“公义”方这样的预设结论呢?而且远志明的公开声明昨天就已经发出了,并非没有声明。在声明中他也宣称对自己的指控不实,那么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更不应该带上预设立场来进行评判。求神赐我们爱心与智慧,有客观及正确的言行,不要给那恶者留地步。

        • Yen-Ting Chen 說道:

          求神賜給遠志明與神州愛心與智慧,不要一天到晚”我告你“的來嚇唬其他在主裡的牧者與弟兄姊妹,當弟兄姊妹有疑惑的時候,願意用愛心與耐心來對待,而不是把對方當成仇敵,在自家網站上炮火四射。

    • 無名的傳道人 說道:

      如果神州跟那六位『有名望』的按牧團牧師願意秉持公義,還需要這之後十八人牧師出來?人家是已經看不下去那些『名牧』的偽善與逃避,才為了神的教會不得不出面。

      至於那耶穌受審對比遠志明?別鬧了。

      此案的證人出來作偽證,是有什麼好處?難道這十八人牧師是當日的祭司長?

  4. 無名的傳道人 說道:

    遠粉是無敵的,Facebook 上千個讚!讚一個強姦嫌疑犯1、讚一個毛手毛腳的傳道人、讚一個會拍十字架,卻不懂十字架的偽君子。

    真是,教主死不認錯 + 粉絲盲目支持 = 今日基督教的『復興』。

    沒有『道德良知』、沒有『是非黑白』、沒有『三一上帝』、沒有『末後審判』,
    只有帶著屬靈光環 + 純金十字架 +賓士跑車的『偶像』。

    只願今日教會不拜巴力者,仍有七千。

  5. 無名的傳道人 說道:

    遠志明好大的榮耀,粉絲上千人,遠勝當年的耶穌

    他的粉絲忠心的程度,也遠勝三次不認主的彼得。

    了不起、了不起

    若說此案是上帝親自出手拔除這種竊據上帝榮耀的僕人,我是絕對阿門的!

  6. 不作沉默的大多数 說道:

    如果今天你被指控强奸和诱奸,而你没有作。请问你需要多久的时间来否认?我相信不需要超过5秒钟。并不太难。但我们注意到调查团在私下给远先生的信件里,只是盼望远简单的说明一下,关于针对他的四项指控,他是承认还是否认?给他三天的时间回答已经太足够了。而远先生却是在整整三个礼拜,21天之后才作出公开否认一切的声明。5秒钟的事跟21天,这不说明了许多事吗?

  7. 葛惠宁 說道:

    唉… 我也很想原谅伤害我的宣道会长老和潘国华牧师. 但, 容易吗? 我的前夫不幸生 癌,这班长老和潘国华牧师让他的 karok 新女友和他到处制造爱情伟大的见证, 说 成可跟 Toronto 的“云中的约会”相提并论。继而故意诽谤, 诬蔑供他念大学,独 力照顾孩子的前妻,把前妻抹黑成了抛夫弃子,夜夜笙歌的浪漫女人。 害得她和儿子心灵 破碎, 长达十五年.

    他们从不悔改或者认罪, 不肯道歉, 还利用母亲对儿子的爱来, 诬告母亲想血洗教 会, 报复她去法庭讨回一千块钱. 牧师和长老的诽谤和诬蔑比强奸更伤害人。

    因为受害人需要很长的时间才有勇气说出痛苦的伤害. 一邦长老和牧师刻意诽谤,诬蔑一个妇人的名节, 其痛苦不下于轮奸.

    我曾经过这种 痛苦,十五年了. 居然有知道这事的基督徒若无其事说, 都已经是很久的事. 所以二十年, 柴玲没法放下. 你不是受害人, 不要再伤害受害的人.

    的确是牧牧相卫, 包容他們的罪惡 宣道会的长老和几个牧师合力诽谤,诬蔑我, 报复我讨回一千元, 他们骗我重回宣道会, 然后告我上法庭. 说我想血洗教会, 用restraining order 求法官禁止我回宣道会. 他们不肯认罪, 更不肯认错.

    而我这案件, 只要华人教会和我的church community 沟通, 便可以救我于水深火热, 免我儿子于痛苦, 死的陈世美可以死前悔改, 这班长老和牧师也一样让可以圣母鸡从一个KARAOK 女成为贤妻良母. 每人都可以荣耀上帝.

    可悲的是, 这班长老和牧师觉得我一个离婚的小妇人, 好欺负, 以为大石压死人,

  8. Jen 說道:

    蔡傳道您好, 可否請教您對此文章的看法? 您贊成該文的解釋麼? 若否, 則您的看法為何? 請賜教. 謝謝. Jen

    • andrewtsai 說道:

      重點應驗比較有可能,雙重應驗比較像是在硬凹。畢竟預言都是寫給當時代的人,講一段一直到現代都還沒成就的預言,對當時的人有什麼幫助呢?
      這種文學誇飾法在聖經中並不少見。約書亞記中說約書亞已經制服了全迦南地,於是國中太平沒有爭戰(約書亞記11:23),但之後還是可以看到一些迦南地沒有被征服(例如13:1以降)。

  9. 美蓮 說道:

    我是定居在日本的马来西亚人,我信主已有十几年却没受洗。因为,圣经的话很深,十几年来一直听日文的福音,很难听得明白。可是,去年主啓示了我,在医院里认识了远牧师传福音的网络。第一次听牧师的传道,我被感动得哭了,因为,远牧师的传道,让我更明白主的信息,让我更认识主的大能,让我谦卑下来,今年3月我受洗了。很喜欢听远牧师的传道,很渴慕得到神的话语的激励。可惜,远牧师侍奉的教会,不能赦免远牧师像主赦免我们每一个罪人一样。所谓,孰能无错,谁敢说自己从来没做錯事?
    愿主的仆人继续为我们传福音,继续事奉主。

    • andrewtsai 說道:

      你觉得可以赦免远牧师的是教会,还是柴玲等活生生的受害者?
      你透过远牧师的传道明白圣经,这是好事,但这跟远牧师犯罪了该怎样负责任,是两回事。
      你也希望看到传道者自己也活出他传的道,对吗?

  10. 引用通告: 過程比結果重要 | 蔡昇達的神學園地

  11. 引用通告: 過程比結果重要 - 信仰百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