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玲指控遠志明牧師性侵,盼望遠志明公開面對不逃避

年關將近,華人教會的圈子還真的很不寧靜,除了在平安夜,新店行道會爆發毆打同志和直同志的事件,教會卻一概否認並揚言提告以外,前民運份子柴玲最近也公開她過去被遠志明牧師性侵和尋求和解的經歷(請見下文的轉載)。性侵事件是發生在二十多年前,遠志明還沒有受洗之時,但最近兩年,柴玲信了耶穌,所以想要跟遠志明有一個和解(reconciliation),能聽到他道歉,也希望他若有性侵別的女性,能夠負上該負的責任。柴玲使用馬太福音十八章的原則,先私底下跟遠志明溝通。後來發現溝通無效,於是請求教會協助,結果幫助協調的幾位牧師和長老,後來有部分人想要息事寧人。柴玲特別提到生命河靈糧堂的劉彤牧師,雖然是給遠志明按牧的牧師之一,卻堅決不調查這件事情。另外在同一個教會系統底下的周愛玲牧師,甚至企圖阻止其他長老幫助柴玲。柴玲沒有辦法,只好將整件事情公開在網路上,請求主內弟兄姊妹的幫助。

5015

有些讀者的第一個反應,可能是責備柴玲把這個陳年往事抖出來,破壞這個大牧師的名譽,也傷害了華人教會。但是若我們查看聖經,可以發現,聖經從來都不避諱談論屬靈偉人的過失。亞伯拉罕說謊使妻子陷入被性侵的危險、大衛犯姦淫又謀殺、耶穌門徒的魯鈍、彼得三次不認主等等。聖經中的人物,唯一沒有犯過罪的,就只有主耶穌。若聖經都不避諱記錄下神所重用的僕人們所犯的罪惡,我們又何必遮遮掩掩呢?如果把人的罪行公開,就是傷害教會,我們是否要用同樣的標準,來看待聖經的紀錄呢?是不是也應該把聖經好好「修訂」一番,把一些難看的段落,屬靈領袖的醜聞,都刪除掉,把教會都漂白地乾乾淨淨,這樣就比較好傳福音?

再者,根據柴玲的記述,她並不是遠志明唯一犯下性侵的受害者。如果公開遠志明的罪行,能使別的婦女警惕,而避免掉更多的悲劇發生,這不能不說是一件好事。

有些人會說,都已經過了二十幾年,事實的真相已經無法還原,只剩下柴玲的一張嘴。也許證物都已經沒了,也許沒辦法真的在法庭上給遠志明定罪,但柴玲至少還很有誠意地去測謊,也通過了。這讓她指控的可信度,大大提升。可惜的是,根據柴玲所說,遠志明拒絕測謊。如果遠志明認為柴玲在毀謗他,他大可以接受測謊,甚至提告,以示自己的清白。然而,他現在卻是選擇逃避。

遠志明佈道

遠志明佈道會

遠志明在這幾天,依然有在更新他的臉書動態。有幾個人(包括我)都有前去發言關切,希望他能主動公開說明。可惜的是,遠志明不但沒有回應,還把部分留言刪除,並封鎖發言的人,我也一併被封鎖。(註一)我認為這是一個不明智的應對方式,沒有牧師該有的風範。若讀者願意的話,也可以去他的臉書動態留言詢問。同時我也呼籲各個華人教會,在遠志明公開面對這件事情之前,不要與他有合作關係,也不要奉獻給他的機構。我認為這個請求應該不算過分。若柴玲的指控為真,我們當然不希望在人的罪行上有份,也不希望請一個犯了性侵罪行又否認不悔改的人,一起在神的聖工上合作。

如果有人要質疑我,說這不關我的事情,我幹嘛要攪和進來,那這等人需要知道,遠志明很可能就是希望大家都抱持著這種「自掃門前雪」的態度,所以希望透過沈默,來度過這個難關。過幾個月,等到風頭一過,他又可以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傳他的「福音」。再說,我也不能完全算是外人,因為我也是教會的一份子,是一位念完神學院的傳道人。而教會本來就只有一個,就是基督的身體。無論是我屬的教會,還是沒有來往的教會,若發生基督的肢體受到虧損的事情,而似乎沒有辦法或沒人願意出面解決,被我知道,那我認為我發個聲,呼籲教會要行公義、好憐憫,並不算是多管閒事。當然,我不是說我要來作陪審團。我認為給遠志明按牧的幾個牧師,或是遠志明的母會,或是柴玲的母會,才是比較適合直接介入的人。旁人能做什麼?以目前來說,就是盡量廣傳這則消息,並且寫信給遠志明,或到他的FB留言,直到他願意面對為止。若他一直不肯面對,那如上面提到的,我就建議教會和信徒,與他切斷合作的關係,也不要奉獻給他的事工。

遠志明

附錄:十三位牧師寫給遠志明的公開信

柴玲寫的第三封信

柴玲寫的第四封信

三妹(劉曉東):女人、女人心理和社會心理—有感于遠志明強姦柴玲事件

註一:新店行道會的主任牧師,張茂松,也做一樣的事情,不允許自己的FB粉絲團出現質疑他的聲音。若有出現,無論用詞怎樣委婉,怎樣懇切,他都一律刪除加封鎖。

——————–

關於遠志明 柴玲寫給教會的信

作者:柴玲

“我們永遠可以找出真相,你願意嗎?”
——柴玲寫給教會關于遠志明的信2014年12月23日親愛的主內兄弟姐妹,長老,牧師們,主內平安!我在這裡給您們一份公開信,希望您們按神和聖靈的帶領來幫助這位牧師和因他而受害的眾婦女。在今年4月15日的一份公開信上,我提到我曾被性侵犯。神如何大大地祝福了我們的順服和饒恕,成就了神要做的事情。我當時是想用這件事情來說明饒恕的力量,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基督饒恕的大軍,讓中國早得自由。(再次說明,饒恕不等于不求公義。相反,當我們饒恕的時候,神會幫助我們早日找到公義;同時,饒恕也不等于和解。和解必須是對方認罪改變行為時才能發生)

沒想到很多的人會對我被強暴的事更關心和反應。很多人也打電話寫郵件來問,是誰,怎麼回事。

我沒有跟人馬上說是誰,怎麼回事,而是專心地跟神禱告,尋求他的道路。我感到聖靈指使我按馬太福音18:15-20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情。感謝神的恩典,在我按神的方式執行的時候,幾乎在24年之后,我在6月底終于跟這個現在是牧師的人在兩位牧師的見證下見面會談。

按照聖經的原則,第一步是兩人單獨處理,如果不行的話帶兩到三位證人再會面處理,這樣還不行的話就要把事情交給教會。

很遺憾的是,現在馬上就到感恩節了,但是這位牧師還是不肯為自己的罪真心地道歉。還在編故事撒謊。

更遺憾的是,幫我作見證的一位牧師也被他說的謊言影響,而不再相信我。她還試圖在7月8月時說服我現在的教會長老牧師不要再幫助我,說這事成了是“他說的,她說的”。這讓我對這個作證的牧者和這個教會系統非常失望。但更可怕的是,我差點對神的公義的應许失去耐心和信心。

感謝基督是掌管真理真相的基督,基督是信實的神。終于在11月19日,當神幫助我通過“深入親密神”的禱告從假的屬靈權柄(false spiritual authority)的控制下摆脫出來后,神讓我感到他就是我在天安門時感到的真正的神。幾天后,神為我找到了個職業測謊專家(polygraph tester)。這位專家不但通過測試完完全全地證明了我說的是真相,並且充滿信心地建議我對所有有需要的人說:“我們永遠可以找出真相,你願意嗎?”我希望神通過這位專家賜下的話,和我自己這24年來被強暴后走過的痛苦路程,能夠縮短成百萬的受過性強暴的婦女兒童和男孩子們的心理路程,能讓她們也早日得到公正,醫治,美滿,自由和永生。

這也是為什麼在今年感恩節前,我按照聖經的原則,把遠志明在1990年秋在普林斯頓強暴我和至今還在撒謊不肯認罪的事情交給教會。希望教會可以幫助實現以下的三個事情:

1,讓遠志明認識到他的性暴力對婦女,對教會,對基督,對他自己的傷害,能讓他在主面前和教會面前懺悔,承認他在這方面所有的過犯;教會的粉絲信徒也認識到我們信的是基督,不該是偶像化的人;

2,讓所有遠志明強暴過的婦女,過去的和現在的,勇敢地舉報,以制止他再傷害下一個無辜的女子;讓每一個因遠志明的傷害沒有辦法相信基督的人,沒有辦法真正信任上帝的人,能真正認識到“上帝愛我們”;讓她們可以來接受基督無私的愛;並在基督中得到完全的恢復和醫治;

3,讓每一個受性侵犯的受害者,無論是不是基督徒,都能看到基督能夠完全醫治我們的大能而不放棄希望;並因此得醫治得救恩;讓每一個信徒知道珍惜基督的救恩的珍貴,能勇敢地懺悔,重生,不再耽誤神要在世上的工作;讓教會的牧者認識神對牧羊人的期望和職責,來真正喂養神的羊,把天國的公義和憐憫行在世上,讓神的國在世上降臨等。

為了給您們提供背景信息來做判斷,下面,我把今年6月1日后跟遠志明的交流付上:

Sunday 6/1/2014 6:34 PM

遠志明,你好。我下面的交流是按照這以下的基督的教誨而行的。

馬太福音18:15-20 Chinese Standard Bible (Traditional) (CSBT)

挽回弟兄

“如果你的弟兄對你犯了罪,你就要去,只在你和他之間責備他。如果他聽你的,你就贏得了你的弟兄;如果他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個或兩個人一起去,為要使’任何事,憑兩個或三個見證人的口,才能成立。’如果他不聽他們的,就告訴教會;如果他連教會也不聽,就應當把他看做像外邦人或稅吏一樣。”

2011年10月底或11初的時候,我給你發過一個電郵,說我已經饒恕了你在普林斯頓強暴我的事。你馬上給我回了電話。你第一句話便問我,我有沒有把這件事跟人說。我說,我跟教會的老姐妹禱告,我決定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像大衛不會揮手擊打掃羅一樣。

你立即說,“柴玲,我讀了你的書,你把這件事跟人說,對你不會有好處。”但是我聽了,很有點生氣。

我進一步跟你說,“因為這件事,讓我19年來沒能信主。感謝主的恩典,終于在19年后通過像雲牧師這樣的人把我帶到主裡來。你還對誰做過像對我那樣做的事,你應該去跟她們道歉,以致于她們不致像我一樣,沒有辦法信主得自由,得永生。你也知道基督所說的話,“耶穌對他的門徒們說:’那些使人絆腳的事必然出現,不過使它出現的人有禍了。對他來說,就算脖子上拴著大磨石被丟到海裡,也比他使這些卑微人中的一個絆倒更好。(路加福音17:1-2)’”

你反而笑了,說,“柴玲,你是新基督徒。你不知道,’如果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看哪,新的已經來臨”(哥林多后書5:17)

我們后來又說了幾句,就結束了。

通話后我感覺很不好,但是因為我當時忙于拯救女童的事工(我們正準備去羅馬的行程),我沒有讓我們之間的交流影響我對主的工作的專心。我是新基督徒沒錯,但心裡覺得我們的這次交流,跟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心裡很不舒服。

2012年2月份左右,我在一個華人的教會圖書館裡面看到你們制作的紀錄片《十字架》。我看了后,也為那些基督徒的先輩的犧牲和奉獻深深感動,也在主面前為你的這份工作獻上感恩。我也的確在2013年春天跟通過交換我的書來買十幾盤錄像,為的是讓福音更廣的傳播。我也試圖讓自己饒恕,和解。

但是2012年11月份時,在兄弟姐妹為我做醫治釋放的時候,基督突然讓我感到你在1990年在普林斯頓對我的強暴是多麼深深的傷害著我。那時我剛剛搬進新的公寓,你說你要給我看一個電影。我聽你自己說你是《河殤》的創作人之一,也就很自然地相信了你。以為你又有什麼大作。沒想到你拿了一片黃色電影來放給我看,當時我覺得不好意思,要你停止離開時,你抓住我,用體力強行把我按倒在地毯上強暴我,並用我掙扎中掉在地上的外衣盖住我的眼睛。直到今天,這封信還是很難寫的原因,是我始終不能忘記那在天花板上的電燈是那樣的刺眼,我心裡是多麼的痛恨你對我的施暴……。

我的痛恨甚至到了我都不屑于再在我的記憶裡認為你是一個人,這麼多年來,每當我聽到你的名字時,我都在心裡說一句“偽君子”。只有這樣,我才能繼續生活下去。

你當時提起褲子時,似乎像個沒事人一樣,為了轉移我的注意力,你隨意地說:“柴玲,他們的天安門屠殺算什麼。你不知道中國的計劃生育,那血淋淋的強迫墮胎,很多小孩墮下來還是活著的,護士馬上把他們的頭按到水桶裡,小孩掙扎幾下就不動了……小孩子這樣被墮掉的多的不得了。他們認為小孩的眼球可以做藥,就把孩子的眼球挖出來,堆得像小山一樣……”

我痛苦地坐在地上,用衣服盖住我的被玷污的身體,痛苦極了。不光為我自己,也為那些不幸的母親和孩子們。

當時我萬萬沒想到,在我逃出追捕,失去家人,失去國土,失去一切,心靈身體極其破碎的時候,我會被你強暴。魔鬼在1986年秋天沒能成就的事,你在1990年卻做到了。

那時我為了保護民運的聲譽,決定不把你報告歸案。回頭看來,這樣也免了你因強姦罪入獄十年剝奪自由的懲罰。這是神對你的多大的恩典!

可是,因為我這樣的決定,我也讓自己陷入了魔鬼的謊言:“無論我怎樣努力,我永遠都不會戰勝邪惡。”這個謊言,一直捆綁了我19年。也使我19年裡沒有能做主為我預備好的工作。

但是神的力量畢竟是遠遠的勝過魔鬼的。神不僅讓我得勝,並且讓我得勝有余。祂在2009年12月4日的禱告裡觸摸我拯救我,讓我信主,得救。

但是你當時的強姦,確實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傷痛。最邪惡的是讓我對上帝和基督沒有信任。在2012年11月跟12月底我接受神的醫治時,那時我已經經歷了神的大能和大愛,但是我還是不能相信,神為什麼允许這件事情發生。神給了我話語,也給了我承諾。我的心在主裡一點點地愈合。你知道嗎,1990年本該是我認識基督的一年。19年在苦海和黑暗中掙扎,看不到希望和光明,19年沒有辦法幫助中國結束一胎化政策,2到3億的孩子就這樣被殺死了。如果,我(們)能在1990年,當全世界的媒體還關注中國和中國的人權狀況下,就提出廢除這個一胎化政策,(與主同行,與眾同心)多少孩子可以被挽救!!!

我給你的第一份電郵就問你,你信主后,為這些孩子做了些什麼?你沒有回答。你這算信的是什麼基督教???你真正能夠安心的上學,查經,禱告,講道,而不看見那些孩子痛苦的臉嗎?能不聽到那些媽媽們撕心裂膽的哭喊嗎???

2013年3月,我感到事情很嚴重。我的師姐指明給我,你說的“人信主,就是一個新造的人,過去的都過去了”,是多麼的被濫用。而在這裡,基督也很明確的表示:“撒該站著對主說:’主啊,請看,我要把我財產的一半分給窮人。我如果勒索過誰的東西,就償還四倍。’耶穌對他說:’今天救恩臨到了這一家,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要知道,人子來,是為了尋找並拯救迷失的人。’(路加福音19:8-10)”

在箴言6:30-34,盜賊因飢餓偷竊充飢,人不會鄙視他。但如果他被捉住,就要七倍償還,要把他家裡所有的財物都交出來。

難道你不知道神對強姦罪的痛恨:在申命記22:25:“如果有人在田間遇見了已經许配人的少女,拉住她,和她同寢,只要把那和她同寢的人處死。”

你自己也說,你在主面前晝夜不安定,求主憐憫。你既然知道真理,你怎麼會又用《聖經》騙我(2011年11月),然后又騙周愛玲牧師(2013年3月),跟她說,我們之間的事是發生過,你不同意是強姦的說法,還騙周愛玲牧師說是我到你的住所找你的。難道是真理的基督不知道你做的事的真相???

我是饒恕你了,也在神面前不斷地為你禱告,求主給你勇氣來面對過去。我也知道我並不是唯一的一個受到你的性暴力的。難道主不聽我們在他面前晝夜不息的禱告?

我希望你能跟我正式道歉,並跟我講你當時為什麼那樣做。我也希望你跟其他所有受害者道歉。

如果你現在做了牧師還是繼續行走在淫亂,暴力,謊言和欺騙中,你必須立即停止。認罪懺悔,撫恤受害者。

我們都是罪人。神在我們認罪后,還會給我們更大的事工和恩典。像亞伯拉罕,大衛,等。但是如果知罪還犯罪,那實在是真正可怕的。

我給你三天的時間回復我。周愛玲牧師和雲牧師是我的見證人。——柴玲

幾天后,遠志明回電郵說願意約定個時間見面。為了達到真正的饒恕與和解,我又很直接地回了以下的電郵:

在Jun14, 2014,11:48AM,Chai Ling 寫道:

遠志明,你好。謝謝你的回電。我雖然在旅行中,但是可以收到電郵。我們可以通過電郵先交流。

經過快24年后這個事情還沒有解決,我不會再浪費時間拐彎抹角。我會很直接地面對真正的問題:我很願意稱呼你為主內兄弟。但是你做的事:性侵犯和撒謊讓我很難知道你究竟是什麼。美國也有幾個披著基督的外衣行殺人犯罪的人。我從2011年到現在跟你的接觸使我沒法對你有信任。但是基督上了十字架,我們任何的罪他都是可以饒恕的。但是要我們有勇氣來面對罪。任何繼續的否認和借口都是不能讓你得到自由和救贖的。因此,我希望在三個方面有交流。

1. 如果你現在還有性侵犯的事情,你不但要立即停止,而且要面對受害者立即認罪悔改。

2. 對于你在普林斯頓,巴黎和北京的性侵犯的受害者,你成為了她們信基督的障礙。請立即道歉請求她們的饒恕,為基督正名。

3. 我希望你對我的性侵犯和后來的兩次欺騙行為(第一次是2011年11月左右對我說的謊話和威脅;第二次是2013年3月對周愛玲牧師說的謊話)書面道歉。

如果你願意面對這三方面,我們可以安排一個見面或電話會議。我在6月22日會回到Boston。謝謝。——柴玲

遠志明再來電郵說他願意來真正道歉和解。幾經周折后,我們終于在6月24日見面。我們在證人面前繼續試圖和解。這是我在7月13日寫給所在人的備忘錄:

遠志明,你好。我們在6月24日在周愛玲牧師的教會見面。我們的談話會面都在徐永海牧師和周愛玲牧師的見證下。雲牧師沒有在場。請把這個email轉給徐永海牧師。

我們的會面從上午10:30左右開始,大致下午2:30結束。

首先我要謝謝你來Boston跟我見面。在24年以后終于有這樣一個進展,是主的恩典。我也特別謝謝周愛玲牧師和徐永海牧師花時間來陪伴作證。謝謝雲牧師從凌晨兩點到六點的不停的禱告和勸勉。

我們見面的結果是:“柴玲對在1990年被遠志明強暴對證時,遠志明拿出自已的版本,並稱柴玲跟他有繼續的男女關系。這裡稱兩個版本。在會談的繼續中,遠志明在柴玲的版本上道歉,柴玲再一次給予饒恕。周愛玲牧師做了雙方切斷魂結潔淨的禱告。但是遠志明對柴玲要求的三個方面都沒有認真的回答和認罪道歉。柴玲認為有兩個版本,這只是一個開始,並沒有結束。會談后同意寫備忘錄為未來做記錄。備忘錄要求交給雙方的牧師、長老匯報做交代。柴玲並要求對關心這件事情的公眾有個交代。在發表公眾聲明前會給大家過目。

會談結束后,柴玲給在德國的雲牧師做了個簡短的匯報。柴玲跟雲牧師的共識是:只有真理才能讓我們得自由。真理只能有一個版本。

現在柴玲的立場是:柴玲堅決不同意遠志明的版本。堅決不認為在被遠志明強暴后曾繼續跟遠有任何男女關系。出于恩典,在會談中柴玲給了遠志明的版本三個可能:是真的;是記錯人了;是撒謊。柴玲堅決不認為遠的故事是真的。那遠志明是記錯人了還是在故意撒謊?

為了繼續搞清真相,柴玲在6月30日給遠志明很熟的朋友蘇曉康通了個電話:得知在1989后當遠志明和蘇曉康來到巴黎時,也有一位女士指控遠志明強姦她。萬潤南和蘇曉康收到這個指控。但是沒有給予調查處理。

來到普林斯頓時,遠志明把朋友的妻子“小馬”從巴黎帶來一直跟他同居,直到遠志明的妻子從北京來才結束。進一步證明遠志明的版本柴玲跟他有男女關系是不成立的。

聖經的原則要求我們經過三步程序來處理衝突:

先是單獨見面;這步已經發生在2011年11月;

再是帶證人見面,這步在6月24日已經發生。

結果沒有達成和解的第三步是要把事情交給教會。

柴玲已經把事情匯報給她所在的美國教會。教會的長老和牧師立刻表示他們要幫助處理這件事情。他們會跟周愛玲牧師聯絡,希望進行下一步。雲牧師在10月3日去洛杉磯。他也提出可以繼續幫助。

柴玲的禱告是:基督你是真理。請您用您的大能和神奇把真相顯現出來。讓神的兒女和您的教會在真理中得完全的自由!教會是您基督的,請您恢復您的教會的聖潔!我們以耶穌萬勝的名禱告,阿門!”

以下是沒有發出的給公眾的聲明的草稿:

“關于給公眾的交代,這是我的簡短聲明:

謝謝朋友們對我的關心,沒有想到在公開信裡的一句話提到我對曾對我性侵犯饒恕會引起這麼對人的關心和反應。感謝神的恩典,也许是在公眾的輿論影響下,幾乎24年之后,我在6月底終于跟這個現在是牧師的人在兩位牧師的見證下見面會談。按照聖經的原則,第一步是兩人單獨處理,如果不行的話帶兩到三位證人再會面處理,這樣還不行的話就要把事情交給教會。我們的會面雖然有進展,但是並沒有達成真正的認罪和解。下一步已經準備交給教會長老處理。

性侵犯是一個很邪惡的罪行。受害者很多,但是很少的受害者在社會中能得到公義和醫治。她們一生都生活在痛苦和煎熬中。但是神愛我們。基督在2000年前上十字架時就為我們預備好了公義和醫治。今天,他也正帶領我們走向真正的自由和幸福!雖然我本人走向自由的路還沒有完結,但我希望跟我有同樣類似經歷的姐妹兄弟們不要放棄希望!神的承諾是真實可信的!

請主內的兄弟姐妹們為我們的下一步禱告。我們知道基督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願他在這裡彰顯真理,在真理中讓神的兒女們徹底的得自由!願基督的教會光明聖潔!願所有因性強暴的傷心人得以醫治,被囚禁的人得釋放!以耶穌尊貴的名禱告,阿門!”

7月到8月,我們全家受主的安排在國外朝聖旅行學習。聖靈在一步步地教導我們他要帶領未來中國走的路。聖靈在興起中國,未來的中國是要有教會來帶領的。但是神要他的教會真誠公義憐憫聖潔。中國未來的政府是絕對公義的政府,因為她是要建立在基督和教會帶領的社會的基礎上的。神的熱心要成就這事!(以賽亞9:7)

8月底我回到Boston后,立即去見了我美國教會的長老。沒想到在我出國期間,劉彤牧師似乎居然試圖說服美國教會的長老牧師不要再幫助我找出真相。把這事放棄。我在神面前原諒她。美國教會長老很不理解,為什麼遠志明不可以說個道歉,他還在隱藏著什麼。長老認為,如果沒有真相的話,何談饒恕,他決定支持我去找謊言測試專家,來證明我說的話是真的。他也認為這是一場靈界的征戰,並為我們成就神的公義禱告。

9月,10月,11月,爭戰很激烈。但是神是得勝的神。他讓我們看到教會裡普遍有個很邪惡的教導,那就是假的屬靈權柄(false spiritual authority),聲稱:不要碰神的受膏者,否則會受詛咒的。這本來是神對他所有兒女的應许保護,絕對不是用來允许牧師,先知,主教濫用神的名義虐待神的孩子和信徒的。每一個信徒都是神的受膏者。(你們從那聖者得著膏抹,這是你們都知道的。約翰一書2:20)幾位維護遠志明的牧師都用神在使用他的理由來說服我不要繼續證實真相。並以這件性暴力發生時他還未信主等為他開脫,甚至攻擊我為什麼膽敢把這件事講出來等等。

但是我深知,我們必須敬畏神,不要敬畏人。我一定要聽到神的聲音和指導。在我們跟神的禱告中,我感到神對虛偽的極度憤怒,“Enough is enough!”“足夠了!我的教會要聖潔!”神幾乎是在憤怒的呼喊。深深痛恨人濫用他的名,偷竊他的榮耀。神可以讓驢子講話,石頭起來敬拜他。他要我們一定要敬畏神,不要偶像人,不要把神的榮耀當成是人的作為。對人的罪,神要我們在愛中說真心話。不要互相撒謊。

歌羅西書3:9 Chinese New Version (Traditional) (CNVT)

不要彼此說謊,因為你們已經脫去了舊人和舊人的行為。

當神幫助我把曾經信奉的假的屬靈權柄廢除后,很快,在11月19日,這位測謊專家來了,真相出來了。當他做完一切時對我說,“告訴他們,我們是永遠都可以找出真相的。他們願意嗎?”我當時不知是要哭還是要笑的感覺,如此容易的真理,為什麼要經過24年的磨難才能得到?

回想為了證明自己說的話是真實的種種磨難,包括2013年2月,在周愛玲牧師的帶領下去見她的資深牧師(劉彤牧師)。在2012年的12月底,當我得知這位資深牧師是為遠志明按牧的6個牧師之一,我很高興,以為他可以成為調解人,讓遠志明跟我有機會認錯和解。在他的要求下,我晝夜沒睡,一氣寫了7個小時,12頁的背景材料。

沒想到2月份見到劉彤牧師時,他很冷漠的說,“這樣的事情,我們也解決過。是‘他說的,她說的’(he said, she said)。這個人好了,得醫治,那個人就會受傷……。“然后他雙目看著我,斬釘截鐵地說,“我相信他。因為我們是好朋友。我們每個月都在一起吃飯……”我實在很吃驚。但還是忍不住衝口而說:“難道神的教會不應該聖潔?!”(Should not God’s church be Holy?)但還是忍不住在飛回東岸的5個多小時的飛機上泪流滿面。

之后我的同事Brian知道這件事,又寫電郵給這位資深牧師,建議他應該至少調查一下這件事。但是Brian說他收到這位資深牧師的電郵,說,“不要再提這件事。這事結束了。”(Don’t even mention this matter to me. It is over !)

為了調查這件事情,我還忍受人衝我吼,摔電話;還有其他的資深牧師不肯介入。

那位作證的男牧師相信了網上的一份冒我的名而寫的信,對我已懷成見,在今年6月24日的會上並不幫助我,反而責問我為什麼在公開信裡提這件事,使我覺得何其孤單。像前面說過的,連開始幫助我的牧師也最近承認她已改為開始相信遠志明,又說,她不知道該信誰,並讓我的美國長老牧師不再幫助我找到真相與公義。

這還不算在這之前那漫長的路程,從恥辱,痛苦,孤獨中走出來的艱苦路程。

當我在6月25日《女童之聲》的董事會上忍不住地把6月24日跟遠志明見面時的受挫講出來時,美國牧師聽后很吃驚,“這樣的事對一個像你這樣強壯(strong)的女人都這樣難的話,那對一個無依無靠的女子,他們會是怎麼做哪?”

是的,就像是我6月24日跟那位男牧師講的,“如果沒有上帝,我們就沒希望。”如果我不在每次的受挫受傷后立即在心裡饒恕這些傷害我的人,我就不會走出來;如果在每一個艱難路程中,我不是感到上帝與我的同在,我就不會堅持到今天,堅持到找到神把他要給他受侮辱的女兒們醫治公義道路方式的今天。

這個道路方式就是這個測謊專家傳遞的從基督那裡來的信息,“我們永遠可以找到真相,你們願意嗎?”那一時刻,百感交集的我在心底深處由衷地湧出無盡的贊美和感恩,我是多麼感激這個過程中始終不疑地支持我的丈夫,是他在2013年春首次提出可以用測謊來找出真相的方式的人;我是多麼感激指引我丈夫的神,“神哪,您真是掌管天地萬物公義憐憫的神。您是讓孤兒滿足,讓寡婦心中歌唱的神!”(約伯記29章)

馬太福音18章的下一步要求是跟教會交代遠志明的事情。那誰是他的教會哪?誰是他的長老?誰是以聖經的標準要求他的牧師們呢?誰是以聖經標準要求他的兄弟姐妹們呢?我前面受挫的經歷讓我很惆悵。27年來尋找公義社會的答案帶領了我到神的面前,神讓我感到未來中國的希望在教會。但是教會的希望(hope)和公義(justice)在哪裡?

前天晚上跟神的禱告中,神帶領我到了以西結書34 Chinese New Version (Traditional) (CNVT)

譴責失職的牧者

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人子啊!你要說預言攻擊以色列眾牧者;你要對他們說預言:’主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眾牧者有禍了!他們只顧牧養自己。牧者豈不應當牧養羊群嗎?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羊,卻不牧養羊群。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患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包扎;被趕散的,你們沒有領回;迷失的,你們沒有尋找;你們反而用強暴嚴嚴地管轄牠們。牠們沒有牧人,就分散了,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我的羊在眾山和各高岡上流離;牠們分散在全地上,沒有人去尋,也沒有人去找。

因此,你們這些作牧者的,要聽耶和華的話: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沒有牧人,就成了獵物,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我的眾牧者不尋找我的羊;他們只顧牧養自己,卻不牧養我的羊。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因此,你們這些作牧者的,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要與眾牧者為敵;我必向他們追討我的羊,使他們不再牧養羊群,也不再牧養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脫離他們的口,不再作他們的食物。”

耶和華親自作以色列的牧者

“因為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必親自尋覓我的羊,把牠們找出來。牧人在他的羊群四散的時候,怎樣尋找他的羊,我也必照樣尋找我的羊。這些羊在密雲幽暗的日子四散到各處,我要把牠們從那裡救回來。我必把牠們從萬族中領出來,從列邦中聚集牠們,領牠們歸回故土。我必在以色列的群山上,在眾溪水旁,在國內一切居住的地方,牧養牠們。我必在美好的草場上牧養牠們,以色列的高山必作牧放牠們的地方。在那裡牠們必躺臥在美好的牧場上,牠們必在以色列群山肥美的草場上吃草。我必親自牧養我的羊,親自使牠們躺臥。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迷失的,我必尋找;被趕散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包扎;患病的,我必養壯;肥壯的,我卻要除滅。我也必按著公正牧養牠們。”

神的話語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安慰。我也希望讀我的這封信的人們在神裡得到安慰。我也並不是說上面提到的幾位牧師就是神不喜悅的。這是需要他們自己跟神禱告的。但這卻是神對他的教會的要求和期望。只有在建立起這樣榮耀神的教會,中國才會有公義自由。但是我們不必擔心,神會成就這事的。

當我在做測謊的同時,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在哈佛神學院的演講中說,10%婦女受強姦,20%的婦女受性騷擾,都是4%的男人做的。統計說,如果一個強姦犯不被終止的話,70%的機率是會重犯的。一個強姦犯會平均傷害至少5個人。

前總統卡特的演講不是孤立的。這符合神在2012年底,在我的被強暴的醫治中得到的異像。神在大大動工,醫治他的受傷的兒女們。看看最近的報道,每天,有多少關于在軍界,學界,傳媒界,神在大大清潔他的社會,揭露處置性暴力。難道中國教會不知道美國天主教會對他們的性醜聞的遮盖而導致的衰退嗎?

今天,神要把公義,聖潔,真誠,憐憫的權柄給他在世上的教會,耶穌的新娘。他要教會興起來,制止這4%的男人的暴虐,包扎這30%的婦女的心,靈,和生命。基督號召牧者成為真正的牧羊人:約翰福音10:11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舍命”。教會不要再為罪遮盖了。

有人也许會問,這樣做是饒恕嗎?是不是柴玲為了推行事工,出名,報復,等等。這都是前幾位牧師為了維護遠志明制造的借口。那神是怎麼看哪?我在跟神禱告的時候,神很清楚地說,“都不是的!我派我的兒子去聖殿翻桌子不是審判,是熱烈的愛”。神鼓勵我憑著熱烈的愛,勇敢地去揭露這些黑暗,使眾人驚醒回轉來得到耶穌付上代價要給我們的永生的真理。

神讓我感到,真正的審判和報復是像發生在Masada的事。Masada是以色列山上的一個城堡,在那裡,在耶穌遇難升天33年后,猶太人暴動,羅馬人來攻打耶路撒冷,猶太人全城覆滅。最后的一千人逃到Masada。但是在被羅馬軍攻下的前夜,這一千人決定自絕。十個人被選出各殺百人,婦女孩子一律殺,最后的十個人抽簽,一個殺九個人。最后的這個人沒有自盡投降下落不明。就像耶穌遇難前警告他們的那樣。如果他們不回轉,這才是神對罪的報復和審判。

在此,讓我以最后一次給遠志明的信做結束。未來是怎樣,我也不知道。但是真相就是真相。上帝就是上帝。公義就是公義。不管多遲才來,但是一定會來的。因此,我也把這個24年來的痛苦,傷害,折磨,完完全全地交給愛我們,掌管一切的上帝,和他的教會。我相信,神會興起公義的牧羊人,神會興起真正的代表勇敢基督精神的教會。

Monday 11/24/2014

遠志明,從6月24日見面后,我們沒有再聯絡。我們的教會長老跟周愛玲牧師見面后,又在8月底跟我見面。我們的決定是我去做謊言測試,來證明我講的是真的。因為事工忙,靈裡還需要做的醫治,和花時間找到測謊專家,也一直希望你能懺悔回轉,但是沒有回應。

神終于在11月19日時,使我做了測試,我關于你對我強暴的話被專家的測試證明是完完全全真實的。我在第一次見你時被強暴,我之后也跟你沒有任何性關系。

你在6月24日說,你不願意做測謊證明你的故事。但是你還是在撒謊:說我繼續跟你有性關系,還說你沒有強姦別的女人。

你這樣既稱自己在基督裡,還是在不停地犯罪,是不對的。

希伯來書10:26-30

如果我們領受了真理的知識以后,還是故意犯罪,就再沒有留下贖罪的祭品了;只好恐懼地等待著審判,和那快要吞滅眾仇敵的烈火。如果有人干犯了摩西的律法,憑著兩三個證人,他尚且得不到憐憫而死;何況是踐踏神的兒子,把那使他成聖的立約的血當作俗物,又侮辱施恩的聖靈的人,你們想想,他不是應該受更嚴厲的刑罰嗎?因為我們知道誰說過:“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又說:“主必定審判他自己的子民。”

我只好按神的教導:把你交給教會。

希望你能懺悔,得救!

願基督的教會聖潔!以基督的名禱告,阿門!

馬太福音18:15-20 怎樣對待犯了罪的弟兄

“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獨在一起的時候,要去指出他的過失來。如果他肯聽,你就得著你的弟兄。如果他不肯聽,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好使一切話,憑兩三個證人的口,可以確定。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吧。“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在地上捆綁的,在天上也被捆綁;你們在地上釋放的,在天上也被釋放。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祈求,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因為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我就在他們中間。”

約翰福音8:32“你們必定認識真理,真理必定使你們自由”

為基督的好牧羊人的榜樣獻上真正的感恩節的祝福!

柴玲

Chai Ling
Founder
All Girls Allowed—In Jesus’ Name Simply Love Her
101 Huntington Avenue, Suite 2205
Boston, MA 02199
office: 617.492.9099 x241 fax: 617.492.9081
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

——本文首發於《女童之聲》(http://www.nvtongzhisheng.org/blog);在這個新版本中,柴玲增加了先前版本中隱去的牧師名字等。

2014-12-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基督教倫理, 時事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90 Responses to 柴玲指控遠志明牧師性侵,盼望遠志明公開面對不逃避

  1. Sojourner 說道:

    根據 “柴玲寫給教會的信":

    2011年10月底或11初的時候….

    (遠牧師說:) “柴玲,我讀了你的書,你把這件事跟人說,對你不會有好處。”但是我聽了,很有點生氣。….

    “柴玲,你是新基督徒。你不知道,’如果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看哪,新的已經來臨”(哥林多后書5:17)

    [2014年]
    你在6月24日說,你不願意做測謊證明你的故事。但是你還是在撒謊:說我繼續跟你有性關系….

    Truly unthinkable!

  2. Florence 說道:

    I fully admired chai’s courage to confront Mr. Yuen. Mr. Yuen should own up responsibility and admit his crime if he’s a real Christian.

  3. Yuanhui Xiao 說道:

    请注意,测谎仪的结果是不能用来作为证据的!

  4. Florence 說道:

    Should take him to court, otherwise he can deny or accuse Chai for making wrongful accusation,

  5. Michelle 說道:

    To encourage both of you**there is power in the forgiveness**
    It’s time for our Chinese church to be united.
    Just to thinking about what JESUS done for US,that’s more than enough.

    • Froggy 說道:

      No, that is not enough. Forgiveness is based on repentance. What Jesus has done is for sinners who repent, not all sinners. Unless you are into Universalism, this view is generally accepted. Whatever happened, Yuen has the responsibility to give an account of the incident, silence is not a defence in any court of law, let alone the court of media.

  6. John 說道:

    我不知柴玲的用意為何?我希望能和緩處理此事,不論如何遠牧師信主之後所做的事工,對華人世界的影響不可說不大,保羅在信主前是殺害司提反的共犯,逼迫了多少的基督徒,神尚且用他。撒旦魔鬼最大的計謀,就是毀掉遠志明牧師,因為他太可怕了,使得全世界無數的華人,棄絕黑暗,歸向耶穌。

    • andrewtsai 說道:

      因為牧師的事工做的大,所以就不需要講公義了?
      如果保羅信主後,卻不去面對信主前做的壞事的後果,你覺得他傳的福音能信嗎?

      • wei zhang 說道:

        遠牧師在《十五的月亮》中就說過他對不起他的妻子了,為什麼要搞的這麼大條呀!教會內解決就好啦為什麼要把基督教變成這樣呀!我們不是講愛的嗎!大家不要再從聖經中摘經文出來指責對方了愛他就為他禱告就好啦!

    • 远志明认赔杀出是上策 說道:

      保羅在使徒行傳22:19-21向主承認信主前的罪行,讓他之後的文字語言,能力經久不衰。

  7. Serena Liu 說道:

    远牧师和柴玲的事是在他信主之前的事。信主之后,我相信他对自己的过去跟神有认罪悔改。他讲道时说到自己的过去,都是以一种忏悔的态度讲的。虽然没有讲具体的事,但他承认自己是个大罪人。如果柴玲现在不是基督徒说这件事,倒是可以理解的,但她信了主后还捅出这件事了,那就要问问她居心何在了。请问捅这件事能荣耀主名吗?有利于福音的传播吗?如果柴玲真象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已经原谅了他了,那他的那句道歉对你有那么重要吗? 柴玲如果你是真心信主,就谦卑下来,先关心一下自己的罪,好好读神的话语,低调安静自省一下,不要忘想用基督名义,再做轰轰烈烈的事,为自己赚世界人的眼球。如果你不谦卑自省,越做事越羞辱主名。

    • andrewtsai 說道:

      跟受害者到个歉都不愿意,这算哪门子的悔改?一个被强暴的女子,跟强暴犯讨个道歉,有什么问题?如果今天受害者是你妹妹,你也会要她安静吗?

      也许你也需要好好反省,对罪怎么是如此轻忽。

    • Mankit 說道:

      親愛的Serena,
      我只一个香港的小牧師,但对妳的推論很不苟同!為甚麽要推到“居心何在了”?

      有罪就要認。得罪神向神認,得罪人當然要向人啦!实在太簡單了。

      如有做过,莫一次过处埋,免得有破口给撒但嗎!

      香港文傑牧師

    • 鄧克保 說道:

      基督徒是否需要對付或面對得救以前所犯的罪?

      撒該站著對主說: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路加福音19:8)
      註:撒該,一個稅吏,主動的向主承認並對付他在認識主之前所犯的罪。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1:9)
      註:我對這處經節有幾點體會:
      1.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這裏的罪應該包括現在,過去(甚至還有未來)所犯的罪。
      2. 和今天多數人所強調的「神是愛」不同。若神沒有公義,就不需要獻祭。若神只是愛,不需要耶穌釘十字架。
      我們的罪得蒙赦免,我們得蒙洗淨,完全在乎我們是否承認自己的罪,包括得救之前所犯的罪。

      我實在告訴你,若有一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裡出來。(馬太褔音5:26)
      註:我信主在這裏不應該指我們在得救前所欠的債務就可以一筆勾消了。

      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得前書4:17)
      註:蒙恩得救的基督徒或許可以因為在生命冊上而逃避白色大寶座的審判,但基督的審判台是免不了的。

      十個童女的比喻(馬太褔音25章):
      註:
      1. 因為是去迎接新郎(基督的再臨),表示十位童女都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
      2. 其中有五個是愚拙的(不預備油), 五個是聰明的(預備油在器皿裡)去迎接新郎。
      3. 若一個基督徒不肯承認,不肯了結,不肯對付包括在信主之前所犯的罪,有可能「預備油在器皿裡」?

      神可以因著摩西的代求而原諒以色列民:「耶和華說:我照著你(摩西)的話赦免了他們。」(民數記14:20),
      但他們並不能因此脫離行政的管制:「他們斷不得看見我向他們的祖宗所起誓應許之地。凡藐視我的,一個也不得看見;」(民數記14:23)。
      所以除了約書亞,迦勒並婦女孩子以外,沒有人得以進入神所應許的地。

      參看“輔導個案”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B%83%E6%98%8E%E9%8E%AE
      註: 台灣更生團契得著了不少犯人,包括死刑犯;這些主內親愛的弟兄己經得救悔改,重生變化,甚至變成完全不同的一個人。但這並不表示他們能脫離世界的法律,並且還必須為他們在得救前所犯的罪付出代價。

  8. Serena Liu 說道:

    你是基督徒吗?这是光采的事吗?他们私下就不能解决吗?有必要要全世界人都知道吗?我们的敌人是这个世界的王,不是基督徒自己,中国的古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基督徒自己在咬来咬去,让非基督徒笑死了,更影响非基督徒信主。如果你不是基督徒,算我没说。

    • andrewtsai 說道:

      想必你根本連文章都沒看。柴玲已經嘗試私下解決,但沒辦法解決。
      會讓非基督徒笑死的事情是基督徒包庇牧師犯罪,而不是把罪顯露出來。
      聖經也把屬靈偉人的罪行都記錄下來,讓全球幾十億人看。你覺得這樣是給非基督徒笑死嗎?聖經作者應該把那些段落剪掉才對,是嗎?

      • wei zhang 說道:

        冷靜,上帝有他的計畫。我們不要站在任何「人」的一邊,交給上帝吧,不要發一堆自己的意見應為我們不配,不配替上帝做判斷呀為他們,自己和教會禱告吧。這是個要警醒的時代!

  9. Serena Liu 說道:

    每个人先关心一下自己的罪,学圣经是为自己学的,不是去批评别人的。 审判人是神的工作,不要抢神的工作。

    • andrewtsai 說道:

      「不是去批评别人的」?那你在我這裡留言批評我做什麼?你自己都做不到「不去批評別人」了,還要求別人要做到?

      • CC 說道:

        你说到了点上!赞!

        • Mankit 說道:

          • eric 說道:

            当年天主教会保护性罪犯的事正在这里重演,刘彤就是这样在神面前跌倒了。
            基督徒决不应该保护罪犯,决不能以我们都是罪人就可以原谅人所犯的罪。如果能传插基督教就可原谅他,那这教会跟黑社会有什么区别。

  10. Serena Liu 說道:

    如果今天受害者是我妹妹,我更要在私下解决了,不会让全世界人都知道的。想想卢刚杀死的副校长的家人是怎么对待卢刚的家人的,就是我们基督徒的榜样。

    • andrewtsai 說道:

      如果盧剛沒自殺,但之後卻抵死不認帳,說不是他殺的,或找藉口說是副校長自己要求盧剛殺他的。你覺得還有必要對盧剛仁慈嗎?

      還有啊,把自己妹妹被性侵,說成是「家醜」,如果你真有這個妹妹,我還真為她有你這種哥哥感到難過呢!

      • Serena Liu 說道:

        家丑不是指自己的妹妹,是指基督徒之间的纷争。
        远志明,柴玲 我都认识,做为民运人士时,他们的人品,我懒得评论,但如今柴玲以基督徒的名义发言时,就想评论一下了。柴玲就是不甘寂寞,用这件事情来吸引人们的眼球,想再次成为人们注视的中心。
        我在google里找到了关于远志明 柴玲事件的报道,不多,你的link在最上面,所以进来看看。看来对这件事情愿意做评论的人也不多。如果是你的领地,我也不再来了。

        • andrewtsai 說道:

          對一個被性侵而想要討回公道的人,你的話真的是很不恰當。你怎麼知道她心理是怎麼想的?這種臆測的話,最好不要講出來。當事人看到,只是給她二次傷害。即使你認為一個有很好見證的基督徒,應該要忍氣吞聲,那她就是沒有那麼屬靈,所以想要討回公道,這又犯罪了嗎?

          你對受害者指指點點,卻沒有對加害者有任何批評,這是你的公義觀?

        • 鄧克保 說道:

          過度的確信會成為驕傲(取自於「活潑的生命」)

          約伯記第5:8
          以利法假設自己處在約伯的狀況,他會如何做。我們不能像以利法輕易說出這樣的話語。如果以利法真的遇到像約伯一樣的狀況,他能那麼容易照著自己所說的去做嗎?沒有好好理解他人的狀況與痛苦就說出的忠告,可能會成為單方面的說教。我們要知道這樣不但不能安慰對方,反而會成為加重傷痛的指責。因此在忠告或勸勉的時候要更加謹慎。

          約伯記19:1-6
          神只允許撒但傷害約伯的肉與骨,但絕對不能傷害他的生命(希伯來文稱為「nephesh」)。然而朋友們卻對約伯施加言語暴力,使他的內在自我-心(nephesh)感到傷痛。
          身體的傷痛會隨著時間而痊癒,心裡的傷口卻不容易癒合。壓制與虐待他人者應該感到羞恥,但約伯的朋友們卻不覺羞愧。

      • Serena Liu 說道:

        共产党要追捕她,她至今不能回国,至今有跟 柴玲道歉吗?但她单方面高调原谅中共,

  11. Slin 說道:

    假如被害人的牧者藉由客觀證據確認事實
    悔改並對被害人的道歉是必須的
    神仍會使用大衛 雖然他欺侮下屬妻子並殺害 因大衛深深認罪悔過了

  12. John 說道:

    首先為柴玲女士為維護民運人士的聲譽,忍隱了二十餘年的屈辱而不作聲,這樣高貴的情操值得欽佩。卻很訝異卻在信主之後,看到遠志明的福音事工大有成效之際,卻想盡辦法把神州的事工毀掉,信耶穌得釋放後卻反而充滿了報復和仇恨,甚感不解與婉惜。倘若遠牧師現今仍舊一面傳道,一面犯罪,可謂天地不容也;但二十幾年前遠志明未信主前的老帳,現在搬出來大肆炒作,不知柴女士的動機為何?

    遠志明不願公開可能有幾種可能:
    1. 遠志明仍在欺世盜名,怕假面具被拆穿
    2. 遠志明不敢面對真相,怕茅廁愈挖愈臭
    3. 遠志明信主後,仍沒有對以前之種種罪惡、過犯,認罪悔改
    4. 遠志明或許為他人保留顏面,到底當眾公開互揭瘡疤,有損牧師形象,對基督教界只是更大的傷害

    而從我理性的分析,一個男人若要強暴一個女人,除非身材懸殊,或者拿著尖刀威脅,或者將之灌醉,或者有兩人以上的共犯,否則真是不易得逞。若我是她的父兄,知道後拼著老命也必定會馬上去討回公道,不知大家為何都忍隱了二十餘年。

    每個人都會犯錯,更何況信主之前,是否每個基督徒、包括牧師,都需要把他們信主前的每件錯事,都攤在眾人之下(更何況有些事也是說不清的)。例如:
    1. 不義、邪惡、貪婪、毒行;也充滿著嫉妒、凶殺、爭鬥、詭詐,和陰謀。他們造謠,彼此毀謗。(羅1:29 )
    2. 苦毒、惱恨、忿怒、嚷鬧、毀謗,並一切的陰毒(弗4:31 )
    3. 拜偶像、邪術、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異端(加5:20 )
    如果我們僅僅把信主後的眾多不可告人之事列出來,或許就已經罄竹難書了。我想我是否也該邀請Andrew先生、柴女士,一起同我做一下這個作業。

    來 10:30 「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西 3:13 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
    太 6:15 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求神饒恕我不恰當的言詞,僅此希望此事件就此打住,為著神的國度、為著福音的緣故、為著十三億的中國人,讓審判遠牧師的事,將來交給神吧!。

    • andrewtsai 說道:

      每個人都會犯罪,但是如果有得罪了別人,尤其是這麼大一件事情,應當要道歉和給予合理的賠償。如果有人向我指出我之前怎樣得罪他,而他所言屬實,那我身為基督徒(遑論傳道人),應該要賠不是,而不是避不見面或裝傻。

      被神饒恕是一回事,在世間擔上該負的責任,是另外一件事。

      你希望事情就此打住,但這由不得你,因為當事人就是不希望這件事情就此打住,而她是有權利這樣做的。想要她住手住嘴,其實就是在幫助加害者可以逃脫責任。

      你要作性侵犯的幫兇嗎?你認為一個性侵了別人的基督徒,可以不需要道歉?還是你認為,基督徒應該要道歉,但是名牧就不需要,因為會傷害福音事工?

      你應該要再想一想,你的考量,是否合乎公義,是否合乎聖經。

    • May 說道:

      很赞成弟兄的分析!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hc-04222014140249.html
      神既然能感动她信主,那还有是神不能做的。十字架的爱是肤浅的吗?有那么多的圣经知识就说明她爱神,认识神,认识神的做法吗?爱是什么?原谅是什么?事实是什么?我们最该的就是为他们祷告,交给神。神能调动万事,公开道歉或是事实错误谁的悔改,祂能做不到吗?祂是公义的却也是满有慈爱怜悯的。罪祂不放过,罪人祂从不丢弃,愿意悔改祂就接纳,并不纪念以往的罪孽。这是神的奇妙的爱。求神让我们局外人不以批判角度去看这事。更多的是为他们迫切在神面前祷告。让神做成祂的工作,不论是在远还是柴身上。因为神爱他们!

    • 鄧克保 說道:

      犯罪的,當在眾人面前責備他,叫其餘的也懼怕。(提摩太前書5:20)

      你們這自誇是不好的。豈不知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嗎?你們既是無酵的麵,應當把舊酵除淨,好使你們成為新團;因為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所以,我們守這節不可用舊酵,也不可用惡毒、邪惡的酵,只用誠實真正的無酵餅。(哥林多前書5:6-8)

      我知道你的行為、勞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惡人。你也曾試驗那自稱為使徒卻不是使徒的,看出他們是假的來。(啟示錄2:2)

      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哥林多前書5:11)

  13. John 說道:

    Andrew先生:
    對於我前文所述的種種疑問,您完全不做回應,卻只是一昧的斷定遠志明牧師犯強暴罪,您憑什麼可以定罪他人呢?請問您確定知道真相嗎?請問柴女士被強暴時您在現場嗎?我只是合理的懷疑二十餘年不申冤的事,反而在所謂信主得釋放後、遠牧師成名後、福音事工開始成效後,可以對鎮壓者的寬恕和原諒後,卻對遠牧師大肆攻擊,其動機何在?耶穌沒有辯解、遠牧師也可選擇不要辯解,將來每一個人都要向神交帳的。

    我回應的目的只是大家不要被仇恨沖昏了頭,不要落入撒旦魔鬼的詭計。我將不在回應這個事件了,再討論只是浪費我的時間。盼望我們都能反思,神渴望我們盡全力廣傳福音救人靈魂,還是互相攻擊,讓世人看笑話。我們既然從罪裡得了釋放,就當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以至於成聖;還是仍將身體、時間獻給那惡者,成為神國度的絆腳石。現今中國人心渴慕,十三億同胞,莊稼已熟,做工的人卻少。遠牧師以前確是將身體獻給撒旦,現在卻成了義的奴僕,遵行耶穌給我們的大使命,已對中國的福音事工產生了影響。盼望我們也能一起關心福音事工,一起興旺神的國度,這才是我們活著的目的。
    John Lin

    • andrewtsai 說道:

      重點不在柴玲的動機。在這方面,你我都沒有資格去談,因為你我都不是本人。所以我也根本無法回覆你這樣的猜疑。即使柴玲有不良的動機,也不代表遠志明就不需要面對柴玲的指控。這是兩回事。

      而且我也沒說遠志明一定犯罪了。我只是希望他趕快出面講清楚。
      如果他真的犯罪了,需要跟柴玲道歉。這有什麼不對嗎?難道你真的認為,因為他現在是名牧了,所以為了避免衝擊到福音事工,所以過去還沒有認過的罪,都不需要面對?請你自己想想看,為什麼你會有這樣的想法?這是出於聖經,還是出於自己?
      如果遠志明沒有犯罪,那請他出面說清楚,有這麼困難嗎?你引用耶穌,問題是耶穌也不是什麼都不回答。他對猶太人的官長說,他平時的教導就已經講過他自己是誰,而且沒有人可以指證他有罪。彼拉多也問他,是否是猶太人的王?耶穌也直接說:是的!

      說到互相攻擊,你也參了一腳,不是嗎?只是對象跟我不同。你攻擊的對象是柴玲和呼籲遠志明要澄清的旁人。我則是遠志明。請不要把自己說的那麼無辜。

  14. Phoebe 說道:

    蔡傳道,

    我同意你許多看法!

    遠牧師不當沈默!清者自清!怕甚麼?一個敬畏上帝的傳道人,假使能坦然面對上帝,面對眾人,就不怕在公眾面前敞開,為被指控的事情竭力伸辯!

    假使無辜,仍身敗名裂!那就等候天上還他公道公義!
    假使有罪,是上帝要揭露刑罰管教,就以悔罪認罪態度面對上帝,向柴玲道歉求恕!
    如此坦蘯蘯行出所傳所教的信仰,何來外邦人要笑談基督教?
    上帝能在肯認罪的大衛身上得榮耀,為何不可以在肯認罪的遠志明那裡得榮耀?(假使真犯所指控的罪)

    沈默無助事情!
    沈默並不會不了了之!

    地上不面對!
    天上審判台前再擔當不起了!

    柴玲早已勇敢豁出去!坦然面對人間對她作這一步的正負評議,她是緊緊地把自己故事交託上帝和大公教會了!

    求主掌管!公義顯出!
    使人敬畏上帝!

  15. Allen 說道:

    摘录自柴玲的信:“神終于在11月19日時,使我做了測試,我關于你對我強暴的話被專家的測試證明是完完全全真實的。我在第一次見你時被強暴,我之后也跟你沒有任何性關系。”

  16. 万达 說道:

    柴玲在美国国会作证说,她四次流产。从时间推断,四个孩子都是柴玲结婚前有的。她的前夫封从德回应说,这些孩子不都是封的。以那时的中国现实环境,我不相信杀死孩子的是中国的一孩政策,而是她自己。我从没看到柴为她自己的不检点认罪悔改。所以我相信柴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管事实的真相如何,我没看出她饶恕了远志明。

    这事公开不到两星期。我希望给远志明一些时间,可以做出回应。

  17. jiaohao 說道:

    完全同意andrewtsai. 道歉有那么难吗?如果远牧师真的像柴说的那样,他不配做牧师!令人发指!

  18. Forjustice 說道:

    大家都忽略一点了,柴玲为什么公开。因为远志明还强奸了别人。如果大家都沉默,罪犯岂不是可以继续胡作非为?

  19. Forjustice 說道:

    所以出来澄清是必须的。大家必须要问是非。

  20. Chris 說道:

    控告长老的呈子,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5210990102vcht.html

  21. charlie 說道:

    不论柴的动机为何,作为牧师,出来澄清是必须的。

  22. tw 說道:

    见过远。 有才, 但也傲。
    柴一面饶恕杀人犯, 一面声讨强奸犯,动机为何?

  23. Froggy 說道:

    Hi Andrew, I fully agree with your analysis. It is necessary for Yuen to publish his version, procrastination or refusal could only destroy his ministry. May God give him wisdom to face the music.

  24. 朱小燕 說道:

    親參看全文:
    …你們不鼓勵差領取法庭控告, 是他依法提不出證據來嗎? …
    ….你們中間雖是沒有罪的, 稅就先拿石頭打遠牧師吧!

    • andrewtsai 說道:

      1. 已經過了時效,沒法告了。
      2. 沒人要拿石頭打遠志明。柴玲只是想要他承認,並認錯而已。

      在你沒有仔細了解目前已公開的事件脈絡之前,請不要隨意批評別人。
      叫別人不要拿石頭打人,自己拿經文打人打得很愉快?

  25. 說道:

    [1] http://seminary-students.blogspot.ca/2015/01/blog-post_14.html?m=1

    雖不完全同意上址文章,但我對公開信的內容也有一些類似該作者的疑竇。

    [2] http://caochangqing.com/big5/newsdisp.php?News_ID=3594

    你對上引的這篇文章又有何看法?如果確實出自參與調解的牧師之手,是否應予以慎重考慮?

    不過,我同意如果由遠志明親自澄清,會更加有力。

    • andrewtsai 說道:

      我覺得Everybody Has A Theology的評論太過苛刻。她似乎把別人的誤讀(以為遠志明現在還有性侵),都算在柴玲上面。至於文筆不流暢,這個有什麼好批評的?事件的重點在於,到底有沒有性侵的事情發生。文筆重不重要不是重點,她應不應該,或算不算已經饒恕遠志明,其實都算其次。
      此文作者也猜測柴玲是想要透過這機會來宣傳她的女童之聲。我覺得這種猜測很傷人,也很不負責任。
      另外,柴玲從來沒說他代表民運份子饒恕中共。她只是說這是她個人的饒恕,但也希望其他受害者一起來饒恕中共。
      饒恕本來就可以在沒有溝通的前提下發生。是Xiwei自己眼光太狹窄。
      如果一定要有道歉才可以饒恕,那如果加害者沒法連絡上了呢(包括死亡)?那是不是自己就一生帶著苦毒的包袱,無法解脫?

      • 說道:

        這一篇原則上只是一口咬定徐牧的證言純為包庇遠志明而已,很難稱得上是客觀。直到現在為止,我仍然覺得雙方是各執一詞,很難判別對錯。

        幾位有份調解的教牧聽過雙方證詞,都沒有全盤接受柴玲的說法,我的詮釋是事件殊不簡單。

        當然,我同意遠志明若能親自澄清,應會大大有助理解事件。不過我可以想像即便如此,外人仍然只會停留於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結果。選擇相信柴玲的和選擇遠志明的,仍然會各自歸邊。

        對於華人教會能否設立有公信力的仲裁機制這一點,我是悲觀的。所以事件要得著完滿解決,我也覺得
        遙遠得很。

  26. jennyriener 說道:

    我很赞成andrewtsai,强奸是非常大的罪行,有些女性被性侵后,很多人日后都不能过正常的性生活。如果犯罪只需要说,在基督里我是新造的人的话,监狱都可以免了。

  27. 說道:

    为什么把这件事交给神却不放心呢?我们要在神的面前悔过,眼光盯在主耶稣身上,不要再为查罪折腾了,花精力去爱,去拯救,祷告。信神的信心足够大,那么这都不是问题。

  28. andrewtsai 說道:

    http://caochangqing.com/big5/newsdisp.php?News_ID=3600

    柴玲對於兩位見證人的言論,發表了回應。

  29. WaveWater 說道:

    感觉这里可以就事论事平和地进行探讨,先试试怎么发表意见。

  30. WaveWater 說道:

    以下摘自曹长青网站:

    徐志秋∶让真相曝露在阳光下(评柴玲指控远志明强暴事件)

    徐志秋博士(哥伦比亚国际大学神学院副教授 )

    【(原刊出网站)编者注∶此文首发于徐志秋牧师参与的私密微信群。在同时,徐牧师亦传给《举目》,授权发布。此文作了简单的编辑,并经过徐牧师的过目。】

    远志明牧师最近遇到一些难处,先是柴玲女士指控遭其性侵,事情发生在二十四年前的普林斯顿,这件事引起很多人的极大兴趣。远志明也被国内某些媒体指认为孙海英、吕丽萍的领路牧师,因而受到牵连与批判。甚至有人匿名编辑维基百科,添加不实内容,误导公众舆论。

    这些攻势汹汹而来,大有斗倒批臭远牧师的架势。从教会内部而言,一些现有的张力、伤痕也可能因此激化,造成更深的撕裂或和伤害。作为同在神国服事,并知道 一些内情的人,我感受到来自良知和圣灵的催迫,觉得有必要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为的是澄清事实,寻求公义,让真相曝露在阳光下。

    柴玲女士在公开信中,提及2014年6月24日在波士顿郊区斡旋双方和解的见面会上,有两位牧师参与并见证了整个过程,其中一位是波士顿生命河灵粮堂的周 爱玲牧师,而另一位就是我。我当时还在麻州Worcester地区牧会,此事大约一个月之后,我才携家人搬到南卡哥伦比亚任教。

    在人大擦肩而过

    我和远志明牧师的关系,不可谓很熟,也不可谓不熟。他当年在人大读博士,参加1989年事件而流亡海外;我是89年10月份进入人民大学读本科。在国内时 与远牧师并无交集,只是听说过他参与1989年的事件,并遭到通缉。后来听说他在海外信主,对于当时已是基督徒的我,在心理距离上与远牧师近了一步。

    97年后,我到费城西敏寺神学院读道硕,远牧师在加州服事,期间零星见过几面。大概出于对校友的关注,远牧师把我列入《海外学人献身系列》,采访了我的信主及奉献经历,拍了一集题为《义人的脚步》的见证短片。

    2008年,远牧师所在的神州传播协会也邀请我和其他三百多位委身奉献、在北美服事的大陆背景传道人,一起拍摄了《彼岸》系列。我在费城和麻州牧会期间, 曾邀请远牧师到我所牧养的教会举办布道会,也因此接待过远牧师。数度接触之后,彼此渐渐熟悉,并建立起一定程度的私交友谊。

    2002年夏季,远牧师女儿预备报考哈佛大学,由莉丽师母陪伴到麻州参观学校,在我家住了两天,因此也认识了远牧师的家人。她们母女给我们留下了极好的印像。

    令人佩服的赤诚与勇敢

    我在麻州的时候,听到柴玲信主、受洗的消息,很为她高兴。甚至一度打算邀请她到我所在的教会,分享见证。只是,由于教会同工对此意见不一,而未能实现。后 来读到柴玲的自传,很佩服她的赤诚与勇敢,也很认同她为女童权益而奔走的公益事业。柴玲给我留下的印像是对信仰很认真,也是一个性格泼辣、敢于直面问题的 人。

    不过,在参与斡旋此事之前,我们从未谋面,只是间接地知道她在信主之后,一直践行主耶稣关于饶恕的教导,发信公开声明饶恕当年镇压1989年事件的当权者,也愿意饶恕那些曾在她生命中造成伤害的人。

    在清理和饶恕过程中,24年前发生在普林斯顿的往事,让她无法释怀。她私下作过几次尝试,没有达到理想效果,才逐渐走向公开,形成今日之事态。

    成为调解人

    2014年6月初,我接到远志明牧师的一个电话,问我是否愿意参与帮忙调解他和柴玲之间的一些分歧。我当时正忙于搬家,但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关于远志明和柴玲二十多年前在普林斯顿发生的往事,旁人无从知晓,也不容外人置喙,我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客观地陈述他们彼此见面、寻求和解的事实,并在事实的基础上作出我个人的一些分析判断。

    2014年6月23日,远志明牧师为此事专程赶到东岸,晚上八、九点的航班,我去洛根机场接了他,把他送往一间旅馆安顿休息。

    第二天早上,我们大约提前十五分钟赶到约定的会谈地点,波士顿郊区生命河灵粮堂所在地。在那里,与周爱玲牧师会合,一起等待柴玲。

    由于柴玲前一晚刚从外地出差回来,晚到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会谈双方大致回忆当年的情形。

    双方自叙

    根据远志明的回忆,当年柴玲在普林斯顿期间很活跃,也很受大家照顾。有一次柴玲请远志明搬东西,在柴玲寓所,两个人有一些亲密举动,但没有实质的性接触;直到几天后一个深晚,柴玲打电话叫远志明,并穿著睡衣开门将远引到卧房,他们才发生关系。

    远志明甚至回忆起当时一些特殊的细节,让人觉得随意捏造的可能性较小。按照远志明的回忆,当时的情形更接近于两情相悦、一时冲动,并且这是仅有的一次,此后再没有此类接触。接著是柴玲陈述她的回忆,柴玲版本的细节在网上都能找到,无需在此赘述。

    由于双方对事实认定出入较大,无法达成一个共同接受的版本,为此经过一段时间的僵持。

    远志明态度真诚谦和,屡次向柴玲道歉,但柴玲提出必须依据她的版本道歉;由于远志明无法认同柴玲版本的许多细节,最终未能达成完全意义上的和解。半年以后,柴玲在网上公开发布她自己的版本,而远志明则保持沉默。

    分析与评论

    作为参与调停的当事人之一,我认为柴玲单方面公布自己的版本,对于远志明牧师并不公平。为了更真实地呈现事件的来龙去脉,我几经犹豫,才决定写下这些文字。

    我写此文,并未与远志明商量,也并不代表他本人的观点。此文立场纯粹是从一个旁观者、仲裁者的角度,尽量客观地陈述事实,并在此基础上作些分析与评论。鉴 于我在国内曾经受过三年正规的法学训练,也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实习助理法官,对于事实的分析认定或许也兼带一点专业特色。

    我认为以下几点值得关注∶

    一) 柴玲回忆二十多年前的某些细节,与她现今在波士顿所从事的女童救助事业惊人地吻合∶

    “┅ 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你随意地说∶‘柴玲,他们的天安门屠杀算什麽。你不知道中国的计划生育,那血淋淋的强迫堕胎,很多小孩堕下来还是活著的┅ 小孩子这样被堕掉的多的不得了。他们认为小孩的眼球可以做药,就把孩子的眼球挖出来,堆得像小山一样┅’”。

    从文本批判的角度来看,这种与现今处境高度吻合的二十多年前的“记忆”,不禁让人生疑。或许柴玲的大脑太过活跃,记忆发生了时间错位,把今天的生活内容植入过去的记忆。

    当年,计划生育开始推行之初,在知识界并未遇到很大反弹。远志明当时还未信主,他作为一个多年的政工干部,如此拒斥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有点难以置信。

    二) 柴玲的人生跌宕起伏,遭到许多人的拒斥与攻击,很有可能留下记忆创伤;在会谈过程中,柴玲也提到他自己时有失眠、焦虑、紧张等情形发生。对于二十多年前的记忆,出现这些年代倒置和细节混乱,也是可以理解的。正如柴玲叙述去年六月的会面,把我误认为是徐永海牧师。

    柴玲回忆半年之前的事情,记忆已经出现了一些偏差,更何况是二十四年前的细节,事实真相并不一定是她记忆的模样。即便她成gong地通过测谎,也不能排除她真诚的记忆错误。

    三) 远志明叙述中提到的一些亲密细节,柴玲未予否认。捏造此类细节的可能性不大。相比较而言,远志明的陈述可信度要高些。

    四) 从主观意愿角度分析,远志明足具诚意要与柴玲化解纠纷。他此专程从西岸飞到东岸,为的就是当面向柴玲道歉,取得她的谅解;只是由于事实认定差距太大,才徒劳无gong而返。

    五)远志明作假见证的心理动因不足。

    这些事情发生在二十多年前,已经过了刑事追诉期,而且都是在远志明尚未信主的时候发生的。正是因为远志明意识到自己的败坏,无法自我救赎,才彻底认罪悔改 (包括此罪),决定接受耶稣基督,并走上事奉的道路。承认自己信主前所犯的罪,并为之忏悔、道歉,是许多基督徒在圣灵光照之下都当作的,也是乐意做的事。

    远志明在过去的布道中,屡屡剖析自己的罪性,并带领听众一起认罪悔改。他在这件事上执意拒绝悔过的可能性,不大。他拒绝按照柴玲的要求,在柴玲版本上道歉,合理的解释,应当是柴玲版本的细节,与事实出入太大。

    六)参与处理此事的三位牧者,在深入了解细节之后,都对柴玲的说法提出不同程度的异议。

    其中,周爱玲是柴玲自己邀请的牧人。然而,与柴玲接触一段时间之后,周牧师也觉得很难与柴玲合作∶

    “连开始帮助我的牧师也最近承认她已改为开始相信远志明,又说,她不知道该信谁,并让我的美国长老牧师不再帮助我找到真相与公义”(柴玲语)。

    尽管我们三位牧者不足以代表教会,但我们的经验及常识都在不同程度上无法认同柴玲对事实的认定,并对她处理此事的态度持保留意见。

    总结

    总而言之,无论细节如何认定,柴玲认为自己受到了伤害,值得我们同情与支持。我们也对她所从事的女童救助事业深表敬意。远志明在此事上确实有过失,得罪神、亏欠人,应当悔改、道歉,寻求谅解。

    同时,这也是华人教会自我检省的机会。华人教会或多或少带有一些东方文化的威权色彩,有时出于“为尊者讳”,掩盖或淡化名牧的过失,这是极不应该的,我作 为参与仲裁的牧师,坚决反对这种做法。此外,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曾经遭受性侵的妇女,教会作为公义的代表,应当声张正义、替受害人伸冤,才是合神心意的做法。

    然而,这一切必须以事实真相为基础,因为我们的神是真的, 恨恶虚假。正是出于这些原因,我才决定写下这些文字,为的是寻求真相,并让真相曝露在阳光下。

    根据我和远志明牧师接触的直接经验,以及长期的观察,我认为远志明牧师已经悔改重生,他的生命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

    按照圣经的教导,悔改不单是口头的,更应该是内心的、行动的、生命性格的转化。二十多年前的远志明和二十多年后的远志明、信主之后的远志明与信主之前的远志明,已经不是同一个远志明。认识他的人都可以觉察出他悔改后所结出的生命果实。

    在过去的许多年间,远牧师为主奔走,四处布道,为神的国度尽忠竭力,带领许多人归向主,也造就了许多人的属灵生命。凡和他接触过的人,大都可以感受到他信仰的真诚、态度的谦和。

    他也是一个比较透明的人,坦诚披露过自己婚姻中曾经有过的张力,承认自己的过错,并勇敢悔改,改善婚姻关系,以至有今天这样美满的家庭。从这些行为和生命 的果实,都可以看出他已从内心悔改、遵从真理、成为新人。再揪住他二十多年前的过错不放,不是一个愿意实践饶恕的人应有的做法。

    主已经赦免了我们许多的罪债,我们不应该为了他人往日的罪疚,掐住弟兄的脖子不放。

    正如柴玲所言,我们永远可以找出真相。末了在上帝那里,一切都是赤露敞开的,“因为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了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太10:26)。

    我相信,此事对于远志明牧师已经无可隐藏,而且也不需要隐藏,因为基督赦罪的恩典就是在我们这些罪人的身上得以彰显。远牧师大可仿效初代教会的奥古斯丁, 在圣灵光照之下勇敢叙述自己的生平,剖析自己的灵魂,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部《忏悔录》,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让伤者得医治,让慕道者看见真理之光,让神的作 为显现,让神的名得荣耀!

    (P.S. 应柴玲的要求,会谈之后,我向远志明牧师所在的“神州传播协会”董事会主席谢文杰弟兄,汇报了会谈结果,报请该机构董事会参考备案。

    谢文杰表示,“神州传播协会”成立于1999年,而此事发生在1990年,董事会无法为机构成立之前的事公开道歉。他也表示,董事会将继续与机构所有成员合作,要求机构成员过得胜的基督徒生活,活出生命见证,荣神益人。)

    2015.1.1
    ——原载《万维读者》网∶
    http://bbs.creaders.net/rainbow/bbsviewer.php?trd_id=1022972#sthash.iMj8WFnx.dpuf

    2015-01-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31. WaveWater 說道:

    对徐志秋《让真相暴露在阳光下》公开文的看法

    作者∶曾用名不行

    相信我们都是主内的弟兄姐妹,很愿意和几位交流一下我对徐志秋博士那篇题为《让真相暴露在阳光下》公开文的看法。不妥之处,请几位斧正。

    1. 徐志秋博士首先在文章中指出,他写此文是以调节牧师之一的身份来说句公道话。但读过整篇文章,能感受到的就是他在全面替远牧师辩护并开脱罪责,而且还绕著弯子继续抹黑柴玲姐妹。徐博士或者徐牧师所讲的公道纯粹是他自己所定义的公道。

    2. 关于调解过程中双方的自述部分,徐对远牧师叙述的记录是,“几天后,柴玲打电话给远,并穿睡衣将远迎进卧室,才发生关系”。并说远志明“甚至回忆起当时的一些特殊细节,让人觉得随意捏造的可能性小”。在这里,远志明能够回忆起20年前的一些特殊细节成了他叙述可靠的依据。但徐博士为什麽在后面的文字中却指责柴玲不可能记清楚20多年前强奸发生后的细节,并断言柴玲的记忆出现了偏差。对待柴与远,同样的事例,却用截然相反的逻辑,并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徐博士所言的公道何在?

    3. 在徐的文章里,他有意引导读者认为导致远牧师性侵的很大原因是柴玲当时“只穿了睡衣,他们才发生性关系”,并讲当时的情形“接近于两情相悦”。似乎柴穿睡衣是招致远牧师性侵的主要原因。按照徐博士的思路,穿睡衣就可以导致远牧师欲望大发,原来是柴穿错了衣服。那麽如果这个逻辑成立,要是远牧师看到穿比基尼的美女,又该作何?而且这里有个关键的表述就是“接近两情相悦”,什麽叫“接近两情相悦”?从文字上来说,接近两情相悦就等于不是两情相悦,不是两情相悦就等于柴玲不愿意并予以拒绝,那麽在柴不愿意的情况下却发生了性关系的事实,不是强奸,是什麽?这是谁玩的文字游戏?

    4. 徐博士的记录里还说那是远“一时的冲动,并且就有一次”。远牧师以前不是说后来他们之间还保持了一段性关系吗?西西妈昨天还用这点来断定柴玲是诬陷远牧师呢!徐博士和远牧师,他们俩谁在撒谎?

    5.“远牧师态度真诚谦和,屡次向柴玲道歉”。徐博士从哪里得出来的这个结论?如果他们俩是“两情相悦”才发生了性关系,远牧师道的什麽歉?相反他应该严厉指责或制止柴的诬陷才对!如果不是两情相悦,强奸就成立,但远牧师至今还矢口否认,并试图说是柴玲勾引,这能叫态度真诚谦和?这是纯粹的无赖!

    6. 徐博士自己声称公开发表此文没有事先和远牧师沟通。 对此,我没有权利猜测这表白是否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但能够看出,徐博士也没有和柴玲及另一位调节人周爱玲牧师沟通。作为一个在弟兄姐妹间的调节者,知情者,而且又是牧师的身份,就这样凭一已之见,就公开发表如此评断,是否符合圣经的原则,我觉得作为牧师的徐博士比我清楚。他的这种做法是否超越了一个调节者的职责?是否侵犯了当事人的隐私权?

    7. 徐博士还自称学过法学,做过实习法官,并称他的文字很专业。从头到尾读来,我倒没读出来任何法学味道,反而从他对柴玲的心理主观臆测读出了徐博士更像心理学家或者精神病辅导医生的味道。不是吗?按照徐博士的分析,柴玲有记忆错乱或者神经病之嫌。这一点。我觉得徐博士实在是太过其责了。柴玲精神正常与否,要有他的医生来诊断,也可有她身边的熟人来见证。徐博士自称这是第一次见柴玲,而且只有短短的几小时,就能得出柴有精神错乱这样的结论?徐博士口口声声说自己“力求如实转述调解中的所见所闻”。但请徐博士自己认真读读自己写出来的文字,你已经加进去了多少自己的主观分析,并最后形成了一个结论。难道这就是徐博士的“如实转述”?

    8. 徐博士又写到,“远志明叙述中的一些亲密细节,柴玲未予否认”。所以“远捏造细节的可能性不大,远的陈述可信度更高”。对于柴坚决否认的“两情相悦”,徐博士却认定是柴的记忆出差错。柴的“不否认”,徐博士都可相信,柴的“否认”,徐博士一概不相信。这是什麽博士逻辑?

    9. 徐博士不但对柴玲的心理进行了深入剖析,也对远志明的心理进行了研究,说“远牧师作假见证的心理动机不足”,并说“合理的解释是柴玲的指控与事实出入太大,所以远不能为此版本道歉”。那个“太大出入”说穿了,就是“强奸”和“两情相悦“通奸的出入。这出入的确太大!如果不是强暴,那麽就等于柴是在诬告,如果是诬告,远牧师就该“心安理得”,“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要测谎就去测谎,然后公开出来指正柴玲的诬陷不就得了,还怕什麽呢?还需要徐博士出来为他做漏洞百出的辩护?

    10. 徐博士声称连柴自己请的周爱玲牧师“也对柴的指控提出异议并表示难以和柴合作”。这正好解释了柴玲为何将此事公开与中的原因。因为没有人为她主持公道,有的只有徐博士这样的偏袒,掩盖和对受害者的继续抹黑。

    11. 徐博士最后的结论以及对远牧师大力赞美,颂扬就不多评论了。一个从不公正心态开始,凭借不公正分析和评判,相信无法得出一个公正的结论。徐博士说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让真相暴露在阳光之下。难道徐博士的“最后仲裁”就是事件的真相?徐博士是试图把真相永远掩藏吧?

    12. 揪住弟兄过往的过犯的确不是基督徒该有的宽恕品格。但全盘否定受害者的指控和道歉要求,不去做真心的认罪悔改也同样不是一个基督徒应有的认罪得救的表现!如果是强暴,不能勇敢承认,并对受害者真心道歉。几十年后,就是写100本忏悔录,谁又能相信呢?

    13. 最后,作为基督徒,神学院副教授,知名牧师的徐志秋,写出如此不公道,而且越抹越黑的辩护文章来,实在让人心痛,汗颜!求主饶恕一切不义之人吧!

    2015-01-15

    原载∶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index.php?act=commentview&postid=3929425&id=3947529

    2015-01-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32. Silvermoon 說道:

    我看柴玲所写的,看一半就看不下去了。帶著很強的報復性。如果你說的事是事實,而且發生在遠志明信主以後,那值得探討一下。而這一切都是信主以前的,而你現在也信主了。現在提這事,我看了以後,真覺得你還是小人一個。我很佩服遠志明在佈道時,經常講自己信主以前怎麼壞,并經常舉例。他知道他曾經是個罪人,罪很重的罪人。是神拯救了他。柴玲,你覺得神會喜悅你這樣做嗎?反正我覺得有點惡心。你這樣做,給傳福音帶來很大的影響。

    • andrewtsai 說道:

      如果柴玲說的是事實,遠志明不需要道歉認錯嗎?這跟你說遠志明經常承認自己信主以前多麼壞,好像有矛盾。

    • Joshua Lee 說道:

      我們今日在這裡所行的是各人行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你們將來不可這樣行;(申命記12:8)

      撒該站著對主說: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路加福音19:8)
      註:撒該,一個稅吏,主動的向主承認並對付他在認識主之前所犯的罪。

      我實在告訴你,若有一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裡出來。(馬太褔音5:26)
      註:我信主在這裏不應該指我們在得救前所欠的債務就可以一筆勾消了。

      如果遠志明沒犯此罪,做為當事人,他是不是應該出面平息這事?就算不為了自己,也應該為了主的名,為了基督的身體,出面把事情說清楚?

      如果遠志明行了這罪,他過去的認罪是避重就輕,比完全不認罪還不好。記得使徒行傳5章裏亞拿尼亞同他的妻子撒非喇的例子?他們奉獻卻為自己有保留叫欺騙神,認罪又有保留,難到不是欺騙人也欺騙神?

      這世界,尤其是典型中國人的做法,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息事寧人,姑息養奸,粉飾太平。

      然而世界上的做法真是和聖經的教導相合?教會歷史兩千年,有墮落,有復興。但那一次復興是出於粉飾太平?隨便舉一個例子(這樣的例子太多了):1727年8月13日摩爾維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伯特鐸夫教堂的會前和聚會裏因為彼此認罪,而帶下神在那時代的復興和接下來福音的傳播。

      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也認識神,順從神,行事爭戰無往不利。但在「功成名就」之後,卻因驕傲而在幾件事上得罪神,包括姦淫和殺人罪(撒母耳記下11章)並數點百姓(撒母耳記下24章)。並且應這些罪,第一次大衛的兒子被擊殺,第二次以色列百姓被擊殺。猶太人是非常自負的民族。若非出於神,不可能把這些醜事記在聖經裏。但正因為記了這許多見不得人的事,更能堅定聖經是出於神的默示。

      出賣耶穌的猶大似乎是關心窮人,但卻為了錢出賣耶穌。若我們重視主的名,重視教會,金燈台,基督的身體,羔羊的新婦,我們會對神的家所發生的事視若無睹或者姑息養奸?想想下面的經文(這些可能都和息事寧人的做法相背):
      犯罪的人,當在眾人面前責備他,叫其餘的人也可以懼怕。(提摩太前書5:20)
      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的引到神面前。(歌羅西書1:28)
      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提摩太後書3:16)
      總要趁著還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勸,免得你們中間有人被罪迷惑,心裡就剛硬了。(希伯來書3:13)
      因為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教內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嗎?至於外人有神審判他們。你們應當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哥林多前書5:12-13)
      人子啊,我照樣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我對惡人說:惡人哪,你必要死!你─以西結若不開口警戒惡人,使他離開所行的道,這惡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倘若你警戒惡人轉離所行的道,他仍不轉離,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卻救自己脫離了罪。(以西結書33:7-9)
      約沙法囑咐他們說:你們當敬畏耶和華,忠心誠實辦事。住在各城裡你們的弟兄,若有爭訟的事來到你們這裡,或為流血,或犯律法、誡命、律例、典章,你們要警戒他們,免得他們得罪耶和華,以致他的忿怒臨到你們和你們的弟兄;這樣行,你們就沒有罪了。(歷代志下19:9-10)
      你們這自誇是不好的。豈不知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嗎?你們既是無酵的麵,應當把舊酵除淨,好使你們成為新團;因為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所以,我們守這節不可用舊酵,也不可用惡毒、邪惡的酵,只用誠實真正的無酵餅。(哥林多前書5:6-8)
      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哥林多前書5:11)

  33. Silvermoon 說道:

    總覺得柴玲的思維方式有點怪,偏執。喜歡製造轟動效應。還是好好禱告吧。不要老是 覺得自己一定是正確的。

  34. Kewang 說道:

    如果柴玲是一位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她就不会揪住以前不放了。主耶稣都饶恕了远志明信主以前的罪,柴玲为何还纠缠不放。远牧师有罪,他自己会跟上帝认罪的,为什么要和人 – 柴玲你认罪?有这必要吗?柴玲这样做,只能绊倒人,有损神的国,为撒旦帮凶。

    • andrewtsai 說道:

      真是有趣的見解。那我跟你借一百萬美金,然後不還你,我自己跟神禱告,求神赦免我不守信用的罪就沒事了。你也不要一直跑來跟我要錢。神都赦免我了,你還糾纏不放幹嘛?

      • Cao 說道:

        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 42有求你的,就給他;有向你借貸的,不可推辭。 (马太福音5:42) 你们倒要爱仇敌,也要善待他们,并要借给人不指望偿还,你们的赏赐就必大了,路加福音6章33-36节

        • andrewtsai 說道:

          借錢給人不指望償還,跟借錢的人應不應該還款,是兩回事。

        • Joshua Lee 說道:

          法利賽人通曉經書,甚至責備耶穌和他的門徒違背安息日。若不根據實際情況,只抓著聖經某處經節不放,事否和世界上的律師政客沒有不同?連魔鬼都可以對耶穌說「因為經上記著說…」(馬太福音4:6)。耶穌赦免那些釘祂十字架的人,但無法容納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和文士。彼得三次不認主,主卻回頭尋找他。猶大出賣主卻被置死。司提反原諒那些丟他石頭的人,亞拿尼亞和他妻子卻死在門徒腳前…

          我們處理一些事情,一是要看情況和真實的情形,二是要合乎真理,合乎聖經。三是要問問我們自己是否是個對的人,意思是我們的心如何,我們的靈如何?因為我們拜神是用我們的心靈和誠實…

    • Joshua Lee 說道: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1:9)
      註:我對這處經節有幾點體會:
      1.我們若認自己的罪,這裏的罪應該包括現在,過去(甚至還有未來)所犯的罪。
      2.和今天多數人所強調的「神是愛」不同。若神沒有公義,就不需要獻祭。若神只是愛,不需要耶穌釘十字架。
      我們的罪得蒙赦免,我們得蒙洗淨,完全在乎我們是否承認自己的罪,包括得救之前所犯的罪。
      我實在告訴你,若有一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裡出來。(馬太褔音5:26)
      註:我信主在這裏不應該指我們在得救前所欠的債務就可以一筆勾消了。
      撒該站著對主說: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路加福音19:8)
      註:撒該,一個稅吏,主動的向主承認並對付他在認識主之前所犯的罪。

      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馬太福音7:1-2)
      你這人哪,你論斷行這樣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卻和別人一樣,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嗎?(羅馬書2:3)

  35. April 說道:

    如果远志明牧师承并道歉,就变成刑事犯罪了。不管是不是强奸,柴玲三更半夜让一个男人进入自己的房间也太不小心了。她好像没有自我保护意识。如果柴玲真守身如玉,就不会堕四次胎。说明她对这种事不是太在意。现在何必对一个悔过自新的人苦苦相逼。求主怜悯

  36. charlie zhang 說道:

    真实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知道, 神知道。 从人的角度看问题, 我会认为是柴玲是撒谎。 她信主后马上原谅李鹏,邓小平这样的刽子手。为什么对主内弟兄20年前的事情现在拿出来宣布? 在自己的卧室被强奸? 有点让人难信。

  37. KYC 說道:

    已有18位獨立的牧者組成調查蒐證組織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3900

    調查小組也發現遠弟兄2013年也試圖在旅館性侵害(未成功)一位90年後姐妹。手法類似:先獨處孤立,播放電影三級片或色情片,然後暗示陪睡或肢體擁抱。

    這已經是慣犯,食髓之味而且成熟的做法,與當初遠弟兄未信主前,強暴柴玲手法一致。

    多方教會邀請遠弟兄測謊,他都不願意。
    也許不回應,大家吵吵一陣就過了,但未來的受害者將持續發生。

    • Froggy 說道:

      Is silence a defence? Only if what is to be said would further convict the defendant. Apparently this matter is near its closing stage. We may never have a perfect ending, but the judgment is already implied by the evidence presented and the reaction of all participants. The morale of the story is God is always in control, his justice prevails.

      • canfish1980 說道:

        Indeed I pray the whole drama is moving toward the closing stage. However, I believe all these are just the beginning. Yuan’s side is planning to bring the whole thing to the secular court.

        In that case, it will be a smart move for Yuan since the majority of the public won’t have access to the hearing, which means people won’t know the detail of victim’s testimonies and their witnesses.

        However, truly no matter what, God is in control, and He is for restoration, righteous and healing for both sides.

        • Froggy 說道:

          I fail to see the advantage of secular court litigation. Firstly, Yuan is not necessarily more resourceful in terms of funding. Secondly, the secrecy factor is definite, nor it is an advantage. Thirdly, a deliberate refusal to adhere to biblical teaching (not to take church disputes to a civil court) has to be backed up by very very good reasons, which is absent in this case. If Yuan chooses to go down that path, it is only strategical reason rather than a theological one. Dare we think God is happy with such decision? As for the judgment of God, it is for restoration, more importantly for His justice, which punishment is never understated.

  38. 聞名 說道:

    是魔鬼的激動破壞教會或是柴玲為利的關係 其真正的目的只有柴玲最清楚 不論如何各位都多多少少知道這不是一個單純的揭發! 而是存有重大陰謀.

  39. John 說道:

    馬太福音 10- 26所以不要怕他們;因為掩蓋的事沒有不被揭露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

    路加福音 8-17 因為隱藏的事沒有不成為顯明的,隱瞞的事也絕沒有不被人知道而暴露出來的。

    羅馬書 2.1-5
    人哪,每一個審判人的!你是無法推諉的,你在甚麼事上審判人,就在甚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審判人的,也行同樣的事。我們知道行這樣事的人,神必按真理審判他。人哪,你審判行這樣事的人,自己卻照樣行,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麼?還是你藐視祂豐富的恩慈、寬容與恆忍,不曉得神的恩慈是領你悔改?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在神動怒並顯示祂公義審判的日子,積蓄忿怒。

    羅馬書 3-4,10 神總是真實的,人都是虛謊的,如經上所記:“好叫你說話的時候,顯為公義;被人審判的時候,可以得勝。”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

    馬太福音 17,1-8 過了六天,耶穌帶著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約翰,暗暗的領他們上了高山,就在他們面前變了形像,臉面發光如日頭,衣服變白如光。看哪,有摩西和以利亞向他們顯現,同耶穌談話。彼得對耶穌說,主阿,我們在這裡真好;你若願意,我就在這裡搭三座帳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他還說話的時候,看哪,有一朵光明的雲彩遮蓋他們;看哪,又有聲音從雲彩裡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2祂。門徒聽見,就面伏於地,極其害怕。耶穌進前來,摸他們說,起來,不要害怕。他們舉目不見一人,只見耶穌。

    讀後感動:不見一人,只見耶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