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耶穌》一書中文翻譯的讀後感

《製造耶穌》(Misquoting Jesus)是由巴特﹒葉爾曼(Bart D. Ehrman)所著,原文於西元2007出版,中文翻譯則是2010出版。此書一出版,即造成一股騷動,因為作者藉著此書挑戰了保守基督徒對於聖經本質的理解。有許多學者紛紛撰文批評此作品,可見它所帶來的爭議性。

Misquoting Jesus

《製造耶穌》所表達的主要論點,就是我們沒有可靠的聖經文本來理解經文的原意。聖經在經過多年的傳抄後,早已失去了它原本的面貌。許多保守基督徒以為這些文本的錯誤,並不會影響教義,但是作者卻嘗試證明,事實剛好相反。

許多人誤以為,發現聖經文本的不可靠,是促成作者從福音派基督徒轉變成為不可知論者的理由。許多非信徒,也嘗試使用此書來證明基督教不可信。可是,作者自己在書中卻宣稱,他著作此書不是要以此來證明基督教不可信,而只是要證明「聖經無誤論」並不可信。[1] 他說:「一旦我理解到我們沒有原本的《新約》原文,甚至沒有任何原文的第一手資料,我不得不放棄過去相信《聖經》包含上帝無誤話語的信念。但我仍是個基督徒,相信基督是救贖的道路。」(282頁) 幾行之後,作者說明他成為不可知論者的原因,其實跟本書的內容無關:「使我成為不可知論者的最大關鍵,跟《聖經》無關,而是跟世上的痛苦、苦難有關。」由此可見,對作者來說,「聖經無誤論」並不是基督教核心的價值。他說:「事實上,關於《聖經》無誤,這完全是個現代觀點,而非自古以來的「傳統基督教」觀點 … 今日福音派和基要派基督徒所秉持的《聖經》無誤觀點,只不過是上個世紀由於美國基督教界的紛爭發展出來的。」(283頁)

葉爾曼寫作此書,並不是要把教會多年來隱藏的祕密公佈出來。他自己都承認,他所寫的東西,在學術界並不陌生,而是通識。他寫此書,是要讓學術界所討論的東西,用簡單的表達方式,讓非學者也能獲知一二。由此可見,這本書的出版引起騷動,其實是沒有必要的,反而揭露出保守派基督徒對學術界的陌生。

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葉爾曼在書中用了許多論證,簡單述說如下。我們今天所看到的各種語言的聖經,並不是翻譯自聖經的原稿,而是原稿的第N手抄本。在抄寫的過程中,常常會出現刻意的和非刻意的錯誤。非刻意的錯誤不難想像,比如漏抄一行,字母拼錯,等等。要分辨這類錯誤並不難。但是刻意的錯誤就不見得是如此。抄寫者有時會善意的改變經文內容讓它意思表達的更清楚,或者是為了要讓經文支持自己的神學立場,就刻意的去更動它。這些傳抄上的錯誤或瑕疵,很遺憾的,只要發生一次,就會被複製下去。雖然大部分的錯誤都無關緊要,但是有一些重要的經文,學者卻無法決定什麼才是原文。與許多人所想的不同,傳抄新約聖經最重要的時期,第一到第四世紀,是抄寫者的素質最差的時期,因此雖然我們有大量中世紀的手抄本,以及各種不同語言的翻譯本,但是這些手抄本的母稿極有可能已經含有許多錯誤是我們都無法發現的。除此之外,學者也發現,就連經文最初始的原稿(比如路加所寫的路加福音原稿),也都是作者用自己的角度去重新詮釋當時他手邊的資料。而新約不同的作者有不同的神學觀點,所以寫出來的書卷內容自然有所衝突(比如路加沒提到耶穌的復活有救贖的功效,但是保羅卻強調此點。214-215頁)。結論就是:想要還原聖經的原貌,是不可能的任務。對於葉爾曼來說,這些發現意味著:「既然我們沒有最初啟示的文字,就表示上帝並沒有為我們保留這些話語。既然祂沒有展現這項神蹟,我們也就沒有什麼理由相信,祂在更早的時候曾透過神蹟啟示這些話語。」(27頁)

《製造耶穌》這本書所呈現的學術水平是紮實的,寫作方式也很流暢,讓讀者能夠清楚的明白他的論證。我認為這本書最重大的貢獻就如同作者自己所說的,是讓一般人能夠接觸到學術界老早就已經知曉的事情:我們沒有聖經的原稿。對於基要派和福音派信徒來說,此書無疑對他們的信仰是一大衝擊。但是這個衝擊,在我看來,是好的。當我們越早認清我們手上的聖經的本質,我們就越能夠讓聖經「作它自己」,而不是用不實際的概念去套在它上面,進而產生出錯誤的解經。比如,當我們發現原來哥林多前書14:34-35在原稿中可能並不存在,我們對於女性在教會中的角色,就可能會有所調整。但是當我們不理會這事實,而按照手邊的聖經來設立教會規矩,結果可能反而會變成違反了聖經的原意。

我們沒有聖經的原稿,是事實,但是葉爾曼根據這個事實所作出的結論(聖經不是神所啟示的),我卻不能苟同。以下舉出幾個理由。第一,情況並沒有像業爾曼所描述的那樣糟。我們的確沒有聖經原稿,但是現今的文本鑑定法已經相當進步。當葉爾曼花了許多篇幅來證明某經文xx不是原文,oo才是,他就是在證明,當我們有了充足的證據,還原大部分經文的原貌是可能的。雖然他說:「有些經文異文對於整段經文的意義至關重大。」(287頁) 但是他自己都承認:「[麥茨格教授]的意思應該是,即使一、兩個用以證明信仰的經文段落有爭議,仍有其他經文可用來證明同樣信仰。我想這大多是真的。」(286頁)。葉爾曼推導出結論的方式,似乎是用一種非黑即白的方式:就算我們可以大致確認99%的經文,但是因為有1%不確定,而神不會讓自己的啟示讓人不確定,所以聖經不是神的啟示。如果今天是只能還原50%,那麼作者的結論是很容易讓人接受的。然而事實並不是如此。我不禁要問:一定要100%才可以嗎?99%不行嗎?這帶到下一點。

第二,關於神的啟示的概念,我懷疑葉爾曼並沒有想的太仔細。基於他沒有解釋的理由,他認為神若是啟示給人,一定會用神蹟來保存他的話語一點都不會失真。這個假設的問題就在於:它就只是一個假設。誰說神要啟示給人,一定要保守原稿在傳抄的過程中一個字都不會錯呢?這是一個高得不切實際的標準。聖經很清楚的教導,神要使用教會來完成祂的工作。當教會有份於神的工作,出錯是必然的,因為人都不完全。然而,在人的錯誤中間,神的旨意依然能夠得到成就。這不是聖經故事中一再出現的信息嗎?神所呼召的人,個個都有毛病,但是神依然使用了他們完成祂的工作。因此我們可以說,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透過人類進行完美的工作,但是工作依然可以完成。從這個角度來看,聖經的傳抄出錯是很正常的,但是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可以看到,聖經的原意可以大致清楚的被傳遞下去。

第三,葉爾曼對於知識論欠缺思考。雖然他在書的最後有談論到閱讀的過程對於文本含意的傳送所造成的問題(「閱讀文本,必然會更動文本。」274頁),可是他沒有把這個理解放入他作結論的考量範圍中。即使神使用神蹟讓他的話毫無損害的傳遞下去,每個人對於聖經的理解還是會有錯誤。難道作者要因為讀者沒辦法完全吸收聖經的話,就斷定聖經不是神的啟示嗎?如果不會,如果讀者讀錯聖經是不可避免的事實,那麼為什麼神非得要一開始就提供每一個世代有一份完整無誤的聖經呢?顯而易見的,作者要求神如果要啟示給人,就非得要完美的生產出來,完美的傳遞下去,是一個沒有必要的條件。

第四,葉爾曼不斷的強調聖經是人為的作品,但是他把聖經作者之間的差異誇張化了。以我之前提到的路加福音沒有記載耶穌的死和復活有救贖的功效為例子。雖然路加的確沒有這樣說,但是他也同樣沒有說耶穌的死和復活沒有救贖的功效。因此嚴格來說,這不算跟保羅相斥。雖然聖經作者之間的確有寫作風格和角度的不同,但是難道這不是我們該期待的嗎?套用Philips Long的比喻[2],四福音作者好像四個人在給同樣的風景作畫。四個畫家各有各畫作的風格和角度,所以成品自然會不太一樣。難道我們可以說:「因為這四幅畫並沒有完美的一致性,所以這風景是他們自己想像出來的,並不存在」?不!難道我們不會說:「大自然真美,美到沒有一幅畫能夠將此景色完全的呈現出來」?大自然是如此,更何況是神的道?

筆者攝於Rockridge Canyon, 2009年5月

第五,葉爾曼沒有把聖經超越時空的智慧考慮進去。比如,他在書中花了一些篇幅討論為什麼後來的基督徒要把原本講男女平等的經文修改成貶低女性的經文,但是他似乎沒有想到,為什麼一開始就會有男女平等的觀念在聖經中?既然新約時期是男女不平等的時期,初代教會也有許多不希望女性興起的聲音,那麼神的啟示不就是最好的理由來解釋這樣的觀念為何會出現在聖經中嗎?雖然葉爾曼或許不會同意,但是聖經中的信息,的確不是一般宗教家或是哲學家可以想出來的。

「聖經本質是什麼?」對基督徒而言,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我們不能夠繼續像某些保守基督徒一樣,無論事實如何,總是要相信聖經沒有任何錯誤。我們要知道,承認聖經有錯誤,不代表基督信仰就會崩盤。《製造耶穌》這本書雖然有令我不認同的結論,但是它所闡述的許多聖經抄本的事實,的確逼使讀者要面對聖經有錯誤的事實。我推薦基督徒應該要看這本書,尤其是依然抱持著聖經無誤論的信徒,更需要看。

 

推薦文章:

關於Bart Ehrman 《製造耶穌》(Misquoting Jesus) 中譯出版的一點迴響

 

[1] 中文的書名《製造耶穌》就容易造成誤解,讓讀者以為基督教的耶穌是被「製造」出來的。但是原文僅僅是「錯誤引用耶穌的話」(Misquoting Jesus)。這個微妙的差別,卻可能造成中文讀者一開始先入為主錯誤的理解作者的用意。

[2] V. Philips Long, The Art of Biblical Histor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4), 17-26.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護教學, 書評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4 Responses to 《製造耶穌》一書中文翻譯的讀後感

  1. 反感 說道:

    你对『圣经无误』很反感,是吗?

  2. 反感 說道:

    你若反感,表示你已经戴了有色眼镜,评论时自然有偏差!

    • andrewtsai 說道:

      如果因為反感,會導致評論偏差,那麼請問偏差在哪裡呢?先能夠指出我的偏差在哪裡,才有理由說我可能是因為其他個人因素而導致我評論偏差吧?

    • andrewtsai 說道:

      你要不要順便說說看,你是不是對我批評聖經無誤論的文章,感到反感呢?

      • 鬼島誌記 說道:

        這些缺乏反思能力的基督教徒們真要出來護教打壓一切異見能不能先做點功課再來啊…戰態度?
        喔,網上流傳的離教者見證的確特別刊錄了「護教心切」而做了功課導致離教(不是離神喔)的案例啦,但是這不妨礙你們學學基本的溝通方式吧。

  3. xuemei 說道:

    好文章。如果我们能证明圣经每一句都是神的话。那我们的信仰就不是信仰,而是逻辑推理了。

    神给我们一本不完美的书,我们才可以用到信心。经上不是有云,人有信,神才喜悦吗?

    如果神定义要赐给我们一本圣经来引导信徒,为什么在圣经预言中没提过?只提过有派圣灵来?

    早期的教会还没有新约圣经,但他们发展的也很好。

    • 不應反感 說道:

      早期教會亦尊重使徒的權威,以他們的話為準則,他們「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徒二42)﹕「我們也不住的感謝 神,因你們聽見我們所傳 神的道,就領受了,不以為是人的道,乃以為是 神的道。」(帖前二13)

      使徒的話寫下來(或者他們自己寫),就是新約聖經。

      • xuemei 說道:

        圣经是神的默示,还是每一句都是神的话。这之间是有区别的。使徒的教导的中心是神的教导,并不等同使徒的教导的话都是神的话。

  4. xuemei 說道:

    我之所以关注这个问题是因为一天和十三岁的女儿聊起圣经里的约伯记。女儿说没有人会象约伯记里的人那样讲话。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我还一直以为圣经都记的是事实呢?!

    如果我们不能真确对待这个问题,连青少年都会对信仰发生质疑。

    前天,在amazon.com上查读者对“Evidence demand a verdict"(铁证待判)的书评。其中一个人讲,他本来是基督徒,后来看了这书,变成非基督徒。因为觉得以前人家讲圣经无误,现在才发现靠不住。觉得受骗了。

    教会为了发展而产生的一些不实之言,会吸引一些人,也会带走一些人。就象圣诞节那个假节日一样。

    • 不應反感 說道:

      又真奇怪,《鐵證待判》是支持聖經無誤的!

      • xuemei 說道:

        我影响中:
        『铁证待判』一书是支持圣经可靠的,不是支持圣经每一句都是对的。
        如果一个人以前在教会听人家说:圣经上的话的每一句都是神的,都是对的。后来却发现不是,有些是有出入的,当然会引起人对基督教信仰的怀疑。

  5. 引用通告: 質疑「聖經無誤論」-哪本聖經?哪種無誤? | 信仰。不再河蟹

  6. 引用通告: 質疑「聖經無誤論」-哪本聖經?哪種無誤? - 信仰百川

  7. 江田翔 說道:

    您好 我是召會的弟兄 我有些聖經的問題想要請教你 所以你是要告訴我聖經有錯誤 如果是這樣 那麼我們要怎麼過教會生活? 總要以聖經為標準八 我稍為看過這本書 但我想問的是 就算有更動好了 但是應該也不是很重要對八 因為使徒不可能偽造不是嗎 求解

  8. 江田翔 說道:

    我想要表答的是 在神凡事都能 就算主耶穌沒有做那些事 沒有說那些話 但難到他就不能做 或是他講這些話就顯的不合理嗎 我個人覺的聖經都是神的呼出 過去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們其實不一定很清楚 想請教一下這本書的作者有說他一定知到過去發生什麼事嗎 我覺的應該從不同的眼光來看 看這本聖經是不是恩我也不知到怎麼講 這樣問八 你覺的神會怎麼看這本聖經 也許從生命的腳度看才有意義對嗎簡單說就是不用看這本聖經是不是真的有講這樣的話 而是看這樣合不合理 如果有講呢 如果真有其事呢

    • 江田翔 說道:

      還有 難到 寫聖經的人會改造或是杜賺嗎 不會八 他們不可能造假才是阿 我是對神學不太懂的人 但我認為當時寫的人不可能會去固意造假才是 而且我計得後來還有很多古教父 學者我不清楚 去整理始徒的教訓整理了一下 最後才變成我們現在的聖經不是嗎 所以我覺的如果我們看這本聖經寫的合不合理 就夠了 如果合理就證明他是真的 服合神的心意的聖經才是真正的聖經不是嗎

      • 江田翔 說道:

        我不認為會有人寐著良心去竄改聖經 也許會有錯物 但不會無中生有 就算有錯又如何呢 而且我記得我不清楚拉 有很多古教父慎至甘願為主殉道 這證明他悶所整理出來的真理都是真的 否則他們又為什麼要為主殉道 就只為了杜賺的故事 當然 也有可能聖經有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假的 但是 我不相信古教父 會竄改聖經 我想了解的是 為什麼這本書的做者會這樣說 (我比教沒空看他的書)

  9. 江田翔 說道:

    也許你們可以去看看台灣福音書房的 聖經是神所默示嗎這本書來參考一下(補充)

  10. 江田翔 說道:

    假若有部醫書,也是六十六卷,也是由歷代四十餘位專業醫師,經過一千六百多年著成,內容包括各種醫療方法,順勢療法、針灸法、物理療法、不藥療法等。若將此書訂成全部,然後照書醫治病人,請問對醫務上能合理麼?能有成效麼?有人採用麼?不要說由不同技術的人,在不同時代,合寫一本書為不可能,即使你自己獨寫一封信,若是今天未寫完,明天接下去寫,語氣就不易一致了;或者另換一人接下去寫,更要看出顯然的不同與不聯貫來,何況一本傳留古今中外的聖經呢?
    正如我作一張桌子,若不叫一個木匠製造,乃叫幾個木匠各造一部分,卻不給他們圖樣,也不許他們彼此商量,完全隨各人的意思,在不同地點工作,他們所作出的各部分,必定大小、形式、榫頭、木料都不相同,無法配成桌子。但我若將圖樣事先發給他們,又親自指示他們如何作法;作成之後,各部分必能配合,成為一張精美的桌子。聖經之組成也是如此,乃是由一位真神默示各人所寫的。
    聖經每個字皆可用七除得盡:聖經的組成還有一個奇蹟,就是聖經每個字皆可用七除得盡。數十年前有位俄國有名數學家,名叫愛文配寧(Ivinpanin),他知道希伯來文之每個字母,同時又是代表一個數目字,每一字之字母,所代表的數目合加起來,必產生一個數目。所以他曾試以七來除聖經中每一個字,所加起來的數目。結果發現,聖經中每一字之數目,皆可用七除得盡;而且每卷也可用七除得盡;就是全部聖經,每個字母合起加起來所得之數目,也可用七除盡。在愛氏發現此點之後,有三位俄國信徒不願貿然相信,又來試除一次,結果完全符合證實。
    聖經實在不是人杜撰的,乃是神默示一班虔誠敬畏祂的人寫成的。大衛、摩西、保羅等人,不過是神的代筆人,他們所寫皆為神所指示。例如以賽亞自己承認說,『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叫我傳好信息。』又彼得後書說,『豫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先知所寫的,先知自己並不明白,也不知道其中的意義,因為多係未來的事,多年以後纔被應驗出來。這點證明他們不過是神手中的工具,用以寫成聖經。因為他們敬虔忠心,故神樂意使用他們,叫他們寫出神自己的意思。 這個借分享 這是我們福音書房的一部份信息

  11. 江田翔 說道:

    聖經是由舊約三十九卷和新約二十七卷組合而成,由四十幾位作者,經過一千六百年之久所寫成的,作者有君王如大衛,有政治家如但以理,有祭司如以斯拉,有哲士如摩西,有法律家如保羅,也有牧羊人如阿摩斯,又有稅吏馬太,也有漁夫彼得、約翰,還有醫生路加,先知以賽亞、耶利米等類人物。論到這些作者的地位、學問、性情、見解、風俗、習慣,則迥然不同。他們寫作的地點,更是各在一處:有的寫在西乃曠野,有的寫在亞拉伯的峻嶺,有的寫在巴勒斯坦的山中,有的寫在耶路撒冷聖城的聖殿之內,有的寫在伯特利的先知學校,還有的寫在波斯國的王宮裏,和巴比倫的河邊,更有的寫在羅馬的獄內,拔摩的海島上。試問四十幾個不同的人物,上自君王哲士,下至牧人漁夫,在各國各地、各種不同環境之下,經過一千六百年之時代更迭,如何能合編一書,且能成為一本寶貴的聖經呢?試問世上豈有第二本書,是經過一千六百年纔寫成的麼?世人用最長時間寫成的書,就是韋氏大辭典,也不過用了三十六年光陰;世界最著名之吉朋(Gibbon)的羅馬帝國興亡史,也不過用二十年的時間。你看聖經若非
    由於神的靈引導而寫成,則別無其他解釋之可能了。

  12. 江田翔 說道:

    教父的見證。當我們研究這幾卷舊抄本之後,我們看見這本所失掉的,那本沒有失掉。(除了創世記的幾頁以外,別處又有古卷可以補足。)所以我們手裏現在所有的聖經,與主後三百年時聖徒所有的是一樣的。然而只是這樣,還不能證明到底這聖經是否和古時使徒所有的相同。這又可由古時教父的著作證明,古時他們所有的聖經,和我們的聖經是一樣的。教父就是在使徒死後,那些代替使徒作教會領袖的人。這些教父的著作,現在還有許多保存著。

    前十幾年有一名叫大弱浦者,查出一件出名的事情,就是在教父的著作和書籍中所引的新約經文,與我們的新約都是一樣的。

    教父俄利根(Origen)生在主後一百八十五年,在他幾本的書籍中,曾引用全部新約三分之二。教父太土林(Tertullian)生在主後一百五十年左右,他的書籍曾引用新約的經節二千五百處,並逐章引用馬太、路加、約翰三卷福音書。以蓮尼亞斯(Irenaeus)生在主後一百三十年,在他的著作裏,曾引新約一千二百次。亞歷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生在主後一百六十五年,在他的著作裏曾引用新約三百二十次。

    羅馬的革利免、玻雷卡、和波皮亞斯等教父,都是生在各使徒未死之前的,他們皆認得各使徒,並也曾和他們談過話的。使徒保羅在腓立比四章三節講到革利免是與他一同作工的人。革利免是在使徒約翰死後第五年死的。革利免曾寫一封信給哥林多教會,在這信裏面,他引用使徒彼得、雅各、約翰和路加的話;他並引到羅馬書、哥林多書、帖撒羅尼迦書、提多書、雅各書、彼得書、希伯來書和使徒行傳。玻雷卡是使徒約翰的門徒,曾寫一封信給腓立比教會。這封信是很短的,用十分鐘就能讀完。在這封信裏,我們能找出馬太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使徒行傳、彼得書、羅馬書、哥林多書、加拉太書、帖撒羅尼迦書、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提摩太書和提多書的話。波皮亞斯認識安得烈和約翰,並同腓利的幾個女兒是很熟的。他告訴我們,馬可曾寫一卷福音書,馬太也用希伯來文寫了一卷福音書;他也曉得啟示錄,並且說這卷書是神所默示的。

    所以看這幾個教父的著作和書籍,我們就曉得使徒未死以前,新約就已經存在了,並且他們所引用的新約經節、內容、字句,與我們現用之新約相同。

    (六)比氣徒和舊拉丁:我們也有個事實的記載,就是在使徒死後,第一世紀裏新約就已經譯為兩種的文字了,第一種名為比氣徒,特意繙給敘利亞人用的;第二是舊拉丁文,繙譯給北非洲人用的。將這兩種的新約合起來看,我們就曉得除彼得後書以外,其餘都是與我們現在所有的相同。這能證明,新約聖經不但在第一世裏就已經有了,並且已經繙譯為別國的話語了。

    (七)古卷抄本:除了上述幾本著名且較完全之古卷以外,倘有數千卷希伯來文及希臘文之聖經抄本。如果發現某古卷抄本上有一錯字,立刻可在其他古卷中找出其正確之點,使聖經不至錯誤。聖經古卷常有新的發現,與舊抄本幾無不同之處。一九五四年讀者文摘記載:一班埃及商人,前往猶太之耶路撒冷,路經山下休息,發現一洞,洞中有一封密瓦罐,內藏古卷聖經以賽亞書,外用麻布纏包。經猶太人買來,送往美國化驗,將麻布燒灰,用原子能測驗灰質,證明那個麻布是二千五百年前之物,間接證明那個古卷確是真品。

    (八)主耶穌的引經:以上所說新約,是使徒寫的證據。凡存心研究真理的人,自然都要滿意;但是舊約到底如何呢?你看基督耶穌在世時,常引用舊約的話,就可知道那時候舊約已經有了。我們也曉得舊約在基督降生二百八十五年以前就已經存在了,因為那時候埃及人已經將舊約從希伯來文繙為希臘文了,這就是『七十士譯本』,因為是由七十個學者共同譯成的。我們也清楚曉得,基督和祂的使徒所有的舊約,和我們現在所有的舊約聖經完全相同,因為他們所引用的經文話語,和我們今日所用的舊約完全相同。他們總共引用舊約六百三十九次,其中引摩西五經有一百九十次,引詩篇有一百零一次,引以賽亞書有一百零四次,引其他先知(所謂的小先知)的書有三十次。這樣看來,我們老舊的聖經,乃是神用祂的大能大力,用奇蹟保存、看管、保護,經過了這長久的時期的。

  13. 江田翔 說道:

    這些都是 我在台灣福音書房所看到的借來分享 只是我不懂的是為什麼製造耶穌的作者會說聖經有錯物 剛好看到你們的網站 想進來問一下

    • andrewtsai 說道:

      你的問題很多。我建議你先去看《製造耶穌》這本書。你先看完了,我們再來討論作者的意思到底是如何。關於聖經無誤,你也可以參考我一系列回應《聖經真的沒有錯嗎?》的書評。

      • 江田翔 說道:

        謝謝 但是我不會看的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要認真鈔先認假鈔 我直接一句話問你 神會錯嗎
        我要先弄清楚聖經是神的話 我才有能力去分變清處 如果可以我希忘你能先回答我剛剛所問的問題 我不想看 因為我不希妄被先入為主的關念誤導 我問你如果聖經真的是錯的 那我們信的又是什麼呢 以前先人信的又是什麼呢 最早的教會 羅馬時代的教會 信的又是什麼呢 古教父信的又是什麼呢 難到信的是假的嗎 求解 不能這位人士怎麼說 我们 就怎麼想 這可能會誤導人的判決 所以我想要先認清楚狀況在看也不持 但我比教希忘你先對我提出的問提 提出回應 謝謝

        • 江田翔 說道:

          而且我真的沒空

        • 鬼島誌記 說道:

          神不會錯人會錯啊,你問廢話幹麻?
          既然沒空,那說白了點你講的一切都是廢話…如同網誌作者說的,你要問,卻又說沒時間聽人回答,也沒時間去看真相。
          你是來發問還是來搞笑啊兄弟。

  14. 江田翔 說道:

    我比教希望你能對我提出的那些舉證來提出回應

    • andrewtsai 說道:

      既然你都不願意看了,那還要討論什麼?沒有看過他的書,又想要批評?哪有這麼方便的事情!

      至於你問聖經無誤的問題,我已經請你先去看我的書評了。如果你連書評都不想看,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 江田翔 說道:

        你可以先對我所提出的例子來反博阿 我也只是稍為看一下 不如你告訴我簡單的說那本書裡面想表答什麼好了

        • andrewtsai 說道:

          「不如你告訴我簡單的說那本書裡面想表答什麼好了」

          書評裡面不是已經有寫這本書的大意了嗎?如果你還覺得不夠,請你自己去找書來看,你又不要。你很難伺候耶~

  15. 江田翔 說道:

    必敬 為什麼作者要更動 怎麼想都不可能阿 難到神不存在嗎嗎 怎麼可能放認這種事發生 為什麼你會認為做者有更動過 而且說真的他們也是有良心的人怎麼可能做改聖經的原音解釋 必敬聖經是由不同的人寫成 但這樣子還能成為一本書 還能連慣在一起 完全沒有暇疵 如果我說錯請告訴我 這不就證明是神這一位做者寫的嗎出這種事 聖經都是神的呼出 是神透過人寫的 所以做者其實是神 請你給我一個可以證明 是有心人試竄改的 必敬 舊約不就印證了新約嗎

  16. 江田翔 說道:

    我又沒買 你就現在告訴我就可以了阿

  17. 江田翔 說道:

    而且還有 聖經的預言有很多都實現了 這點你要怎麼解釋呢 求解

  18. 江田翔 說道:

    我把你上面的書憑交給一個我的弟兄看了 小弟才梳學淺 所以也不太懂 我比教擔心的是說 那位做者表示 聖經有遭到有心人士竄改 我的意思是這樣 難到聖經作者會竄改? 我的問題在這裡

    • mattgene 說道:

      這位江弟兄可以先冷靜一下,我相信上帝絕對喜悅你對他單純的信心,然而你想要長進的話,就必須開始去了解聖經是怎麼形成的。聖經是上帝在1千多年的時間內逐漸透過人寫出來,如果上帝要我們都讀到100%相同的版本,那豈不是從天上直接丟一本書下來就好了呢?上帝沒有這樣做,上帝容許一些誤差存在,這是事實。那麼該如何看待這些誤差,這就是要討論的點。有誤差不代表「被竄改」,有誤差也不代表影響我們相信的教義,所以你可以冷靜一點,多找點參考資料來讀!

    • 鬼島誌記 說道:

      「達爾文死前悔改推翻進化論並改信主」我們希望這位弟兄不會把這件事以及一切類似事件當成真的。
      伽利略在地(ㄊㄧㄢ)獄(ㄊㄤˊ)搞不好跟愛因斯坦相處很融洽呢。

  19. Sammy Ting 說道:

    容許誤差存在, 是上帝成立教會的目的. 讓信徒能在教會(神在地上的國) 在謙卑跟從神上付出,和鍛鍊屬靈能力, 才能煉淨自己為神所用. 否則, 如果教會一開始就完美地成全所有義和律法, 主就立即回來, 不用等到今時今日.

  20. 無名氏 說道:

    有些人的邏輯真的不能苟同 笑死了 一直跳針
    剛好路過 看到江先生真的笑了˙

  21. barang diskon 說道:

    經過這麼長時間地傳播,內容會有變化也是無可厚非的

  22. 無名氏 說道:

    看到江先生回應,真可惜.他没看過這書,卻反對作者的論點,別人叫他看時卻推說没時間卻有很多時間寫回應.同時又說一堆没有求証過及邏輯有問題的所謂反對. 資料只是從台灣福音書房裏.這就己經有偏差.因它只會提供基督教的看法. 公正的方法是除了基督教的看法,也要同時看非基督教的看法, 比較兩方的論根後, 才作結論. 這才叫理智.

    其實聖經要求信徒要有理智及講事實,不像江先生那態度 彼前3:1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