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聖經真的沒有錯嗎?》八

第九章:聖經無誤的聖經經文根據

 

作者 黃穎航

 

在這篇文章中,黃穎航(以下簡稱「黃」)嘗試用聖經經文來證明聖經無誤論。在開場白,他首先宣稱無誤的聖經,其範圍是正統教會歷來都承認的66卷書。他指出這66卷書確實記錄了神的話語,並引用多處經文來說明。例如先知的預言常常以「耶和華如此說」作為開場白。接著黃便說明,既然神的屬性是真實的,那麼祂的話便不會有錯誤,因此聖經作為神的話,就是無誤的。黃也訴諸耶穌對聖經的見證。在約翰福音10:35,耶穌說:「聖經是不能廢除的」。耶穌自己也常說他來到世上,就是要成就經上的話。接下來,黃引用提後3:16和彼後1:19-21指出聖經是神所默示的,是人被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因此可以用來教導人。若聖經有錯誤,就無益於教訓、責備了。

這篇文章最主要的問題在於,黃的思維邏輯過於非黑即白,過於直線而忽略議題的複雜性,也運用太多跳躍式邏輯,或是沒有根據的宣稱。黃動不動就說,因為OOXX,所以聖經是無誤的,讓人感覺通篇文章就是一台壞掉的唱片機,不斷的重複一樣的邏輯,無限迴圈。其實這種話一多,反而會減少說服力,因為讓人感覺很不嚴謹、不細膩。

舉幾個例子來看。黃的文章,第一句話就說:「正統教會歷來都承認新舊約聖經的六十六卷都是神所默示的,因此聖經原來的版本具有『屬神的權威』,是『無繆誤的真理』。(269頁)黃講的正統教會是哪個正統教會?從初代教會開始,一直到馬丁路德改教的時期,聖經都不是66卷。基督徒常常以為,天主教舊約聖經多出來的七卷書,是他們私自增添的。殊不知,天主教從一開始,就在使用那七卷。是馬丁路德等改教人士,把那七卷給刪掉的。事實上,馬丁路德還曾經一度想把雅各書、希伯來書、猶大書和啓示錄等書卷從正典剔除呢!耶穌的時代,猶太人所閱讀的希臘文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LXX),就包含那七卷書。在第十一世紀跟天主教分家的東正教,也承認這七卷書為正典。甚至英文聖經,英皇欽定本(KJV)的最早版本,也有這七卷,一直到主後1885年,才被移除。所以,若要講「歷來的正統教會所用的聖經」,恐怕至少要多七卷(東正教多十卷)。那麼,黃認為這七卷,也是神所默示,而完全無誤的聖經嗎?如果不是,為什麼呢?是誰有權決定哪卷書無誤,哪卷書有誤?

在主耶穌的時代,猶太人對於正典的範圍並沒有統一的認知。法利賽人接受先知書,但是撒都該人只接受摩西五經作為聖經。我們現在所看到的猶太聖經,跟基督教的舊約聖經範圍是一致的。但是現在的猶太聖經,跟耶穌時代的猶太聖經,並不相同。猶太聖經一般被區分成三部分:律法書、先知書和聖卷(The Writings)。律法書和先知書在第一世紀,算是穩定成型了,但是聖卷則尚未定型。[1]然而,黃卻認為,當新約提到「律法和先知」,就是在「暗示」(290頁)所有後來被歸類為聖卷的書卷,都包含在內,這是很粗糙且不負責任的推論。黃是唯一在這本書中有提到正典範圍議題的作者,但是卻只有不斷的宣稱和毫無根據的推論,讓有「哪個版本的正典才是無誤的聖經?」的問題的人,得不到解答。

黃引用聖經中關於神的話語是真實無誤(詩119:160; 約17:17等)以及神的話語往往以歷史為根據(出20:1, 11)來說明聖經的無誤,不只是信仰和道德上經得起考驗,連歷史紀錄也是無誤的。黃接著又引用提後3:16說,如果聖經有科學或是歷史的錯誤,那麼就需要接受責備,但是聖經是「責備」和「矯正」的準繩,因此它本身就必然是無誤的,否則就無法作為準繩。所以無誤的範疇,又多了「科學」一項。總之,黃認為「聖經是完全無繆誤的,絕無內部矛盾,也無神學、倫理、歷史或科學的錯誤的」(270頁)。這些論述涉及多項跳躍式邏輯。我在上一篇已經提過,聖經是神的話沒錯,但同時聖經也是人寫的。我們不能忽略聖經所蘊含的人性。十九世紀提倡聖經無誤論的B. B. Warfield,自己都承認:「全部的聖經是出於神行動之下的成果,可是神在生產聖經的行動中,並沒有越過人類作者的行動,而是與他們同工,因此聖經是神和人共同行動的成果,兩者的行動都觸及聖經每一處。兩者和諧同工的結果就是生產出這個著作,不能說神寫了這邊,人寫了那邊,而是在每一部分、每個字、每一處,都是神和人同工的結果。」[2]

黃的論證方式,其實只是個循環論證:因為聖經說聖經是無誤的,所以聖經是無誤的。這只是信念,但是信念能不能接受的起考驗呢?至少張達民有嘗試去解釋幾個一般人可能會認為聖經有錯的經文,但是黃卻提都不提這類的反駁,只是不斷的說,聖經必定是無誤的。就算聖經真的是無誤的,有沒有可能黃的解經是有誤的呢?有沒有可能所謂的「錯誤」並不是黃所理解的那樣呢?這些黃都沒有仔細去探討,抓幾處經文就直接下結論,聖經什麼錯誤都沒有。

聖經沒有歷史上的錯誤嗎?其實是有的。舉一個例子,耶穌出生的年代。馬太福音告訴我們,耶穌是在主前6-4年出生(根據大希律王死亡的時間判斷),可是路加福音提到耶穌出生時,是居里扭作敘利亞巡撫的時候(路2:2),這是主後6年的時候。這樣的矛盾,目前沒有任何的解套方式。迄今為止被提出來過的解釋,都被證明是不能成立的。[3]因此要不就是馬太或他的資料來源弄錯,要不就是路加或他的資料來源弄錯。堅持聖經無誤的結果,就是當非信徒呈現這類資料時,就可以由此質疑整本聖經的可信度。而這個質疑的邏輯,正正就是聖經無誤論者自己設立的。是聖經無誤論者自己要把聖經的可信性跟歷史的無誤性完全套在一起的。

Layout 1

聖經沒有科學上的錯誤嗎?Peter Enns寫了一本書,叫做The Evolution of Adam。這本書鉅細靡遺地列出聖經中許多不合現代科學的地方,例如我在書評第一篇提過的,古代人的宇宙觀。但是此書的目的不在於證明聖經如何的不可信,而是要說明,神的啓示是在古代人能夠理解的知識框架之下去顯明出來,所以必定會有科學上的錯誤,因為古代人的科學觀的確就是錯誤的。儘管如此,這並不影響聖經的可信度。畢竟聖經主旨本來就不是作為科學教科書。相反的,一定要把科學綁進去聖經無誤論的範疇中,就等同於挖了一個坑給自己跳下去,開了一條路讓不信聖經的人有多一條理由不信聖經。

聖經沒有數學或統計上的錯誤嗎?請看列王記上7:23-26和平行的歷代志下4:2-5。這裡說,所羅門下令所鑄的銅海,徑十肘,圍三十肘(咦?圓周率不是3.14嗎?),在列王記是說,「可容兩千罷特」,在歷代志卻是「可容三千罷特」。兩者不可能同時正確。當然,要硬凹的話,可以有很多種方法,例如說,可以容納三千罷特的容器,當然也可以容納兩千罷特(裝三分之二滿)。但是這種說法,沒有解釋為什麼列王記要形容銅海的容量,是講它裝三分之二滿的容量。

對於「非常有信心」的聖經無誤論者而言,這些資訊恐怕都「嚇不倒他們」。他們大可以說,這些錯誤,都有可能是抄寫過程所出的問題,畢竟我們找到的錯誤,都是在抄本上,而不是原稿上。既然我們沒有原稿,那就不能拿這些抄本的錯誤來質疑底本無誤。邏輯上這是沒錯的,但是聖經無誤論者如張達民,又要說現存的抄本品質和數量都很優,所以可以信任現在手上拿的聖經,跟原稿幾乎沒有二致。可惜的是,魚與熊掌,不能兼得。如果要信徒對自己讀的聖經有信心,那就不能逃避從現有的抄本中去懷疑底本的客觀論證。如果要拿抄本不是底本來閃躲對底本無誤論的批判,那就不要強調現存的抄本或是文本鑑定法是怎樣的優質,並要承認我們不知道我們從有誤的抄本中所建立起來的教義是否正確,因為不知道抄本是否正確地反映底本。

接下來,我想指出一個過於二分法的論述。許多聖經無誤者如黃穎航,都宣稱,如果承認聖經有誤,那麼等於承認聖經不可信,而且會把人導入迷途(294-5頁)。問題是,事情並不是如此黑白分明。在我們平常的經驗中,我們一定有碰過某個專家、某位老師,或是某個我們所崇拜的人,並且我們樂意從他們身上學習。我們也一定有經驗,在學習的過程當中,發現他們所教的東西,不完全都是對的。但是這是否代表,他們就完全不可信?當然不是!這並不是二分法的問題。一個無誤的資料來源,固然可以100%信任,可是這不代表有一點錯誤的資料來源,就只配擁有0%的信任度。

也許也人會說,信仰的議題跟平常的事情不同。我們不會把靈魂的歸處,寄託在有誤的人或書上面,但是我們是把靈魂的歸處,寄託在聖經所啓示的教導上,所以這麼重要的事情上面,自然會要求聖經無誤,才能夠信任。這似乎有一些道理,但是為什麼會要求聖經連科學、歷史、數學都要無誤,才能夠信任呢?為什麼不能夠接受有限無誤論呢?畢竟聖經的目的不是講述這些事情。聖經在這些事情上有誤,到底有什麼大不了?如果要用滑坡理論,說如果聖經在其他的事情上面有誤,那麼就不能保證在信仰的事情上面不會有誤,那按照如此的滑坡理論,我們也不應該信任目前教會的基要真理,因為所有的基要真理,都是建立在有誤的抄本之上。可是本書的作者群,卻又宣稱抄本有誤沒什麼大不了,不會影響信徒正確的認識神,因為那些錯誤不影響重要教義的傳遞。所以到底聖經無誤論者要採取哪種標準?是要接受滑坡理論,還是不接受?無論如何,不該雙重標準。

黃說,聖經有益於「責備」和「矯正」,所以如果聖經本身都要接受「責備」和「矯正」,那豈不是說聖經不能作為「責備」和「矯正」的準繩嗎?這個二分法,也同樣是不正確的。聖經在信仰和神學的事情上,是信徒的準繩,但是聖經主旨並不是要作為科學或歷史的準繩啊!事實上,幾乎沒有任何人,包括最極端的聖經無誤論者,會完全不使用自己的理性去評估聖經的內容。我從來沒看過哪個聖經無誤論者,會說根據聖經,太陽繞地球轉,所以現代的天文學是錯的。我也從來沒看過哪個聖經無誤論者,會說根據聖經,圓周率是3,而不是3.1416….,所以現代數學是錯的。所有的人,在讀經的過程中,都會自動篩選掉他們已經十分確定是錯誤的資訊,不去按字面接受。要不就是說,那數字只是大約的數字,而不是精準的數字,要不就是說,那種描述只是肉眼觀察的描述,而不是說實際就是那個樣子。這些不知不覺中所作出的「詮釋」,不管是聖經無誤論者,還是其他人,都會做的。所以聖經無誤論者大可不必以為自己完全接受聖經所講的都是正確的,所以自己是屬靈人,然後指責其他不接受聖經無誤的人,是沒有信心、是屬世界的人。

最後我想要講一下個人感想。很多的神學議題,並不是那麼黑白分明。我們需要有寬廣的心接受議題的複雜性,並且樂意詳細探究思考。重要的是,不要過於把自己當成是正義的使者,以為自己站在神聖的一邊,然後另外一邊就是邪惡的化身、撒但的黨羽。如果我們是用這種心態,那就很難去公正的評估雙方的論述了。因此,我非常不能夠同意黃所說的:「此基本問題關係著中國教會之興衰。」(269頁)聖經無誤論者沒那麼偉大,可以靠推廣聖經無誤論來使中國教會興盛。反對聖經無誤論者也沒那麼可怕,能夠靠著反對聖經無誤,來使中國教會衰亡。謝謝!

 

 

推薦閱讀:

基督教聖經舊約正典歷史問題

 

[1]參考我第一篇的書評。

[2] B. B. Warfield, “The Divine and Human in the Bible," in Evolution, Scripture, and Science: Selected Writings (ed. Mark Noll and David Livingstone, Grand Rapids: Baker, 2000), 57.

[3] http://infidels.org/library/modern/richard_carrier/quirinius.html 如果讀者認為找到某個解釋方法,可以來這邊看看是否已經被駁斥了。如果沒有,歡迎在底下的意見欄留言。我當然也希望聖經在這方面沒有弄錯。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教義探討, 書評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書評:《聖經真的沒有錯嗎?》八

  1. 引用通告: 書評:《聖經真的沒有錯嗎?》九 | 蔡昇達的神學園地

  2. psyum 說道:

    1. 提摩太後3:16 聖經都是 神所默示的
    這經文的兩個關鍵詞語「聖經」和「默示」都沒有清楚的定義。而「默示」更可能是無意義的,因為無法在且具體的事情上運用,究竟一個人怎樣知道自已在被默示呢?如果一個人自已都不知道自已是否被默示,旁人憑甚麼說他被默示呢?旁人又憑甚麼來分辨某人的說話有被默示或沒有被默示呢?當一個詞語無法規範它的應用處境時,它就是無意義的詞語了。

    2. 馬太福音9:18和平行的馬可福音5:22、路加福音8:41。兩邊都是記載同樣的事件,在馬太福音,管會堂的是說他的女兒「剛才死了」,可是在馬可和路加福音,卻是記載「快要死了」。

    這樣的錯處其實無傷大雅,也不影響信仰,但否認這錯處,並為此作一些更不合理的理由來護教,卻有違信仰精神——真誠。

    相對於耶穌出生年代問題,則是個較大的問題,因為不單是記錄朝代錯誤,而是朝代加上相關的一連串事件錯,即如果耶穌不是在希律王時期出生,那麼耶穌就沒有被希律王追殺的事。所以,無論是馬太福音或路加福音錯,讀者都會問究竟故事是否虛構出來的,這就涉及作者的誠信問題。

  3. 引用通告: 書評:《聖經真的沒有錯嗎?》九 - 信仰百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