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飾太平還是反省悔改?

「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

耶利米書 6:14

     耶利米被聖經學者稱為淚眼先知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常常為他的祖國猶大流淚禱告(耶9:1; 另參考13:17; 哀2:11; 3:49),禱告到連神都吩咐他不要繼續為他們禱告(耶11:14)。耶利米是何等愛他的同胞,這是我們這些現今讀聖經的人都能夠確定的。遺憾的是,因為耶利米所傳的信息是責備和呼籲悔改的信息,這種刺耳的諫言沒有人愛聽,因此幾乎所有他周圍的人都不信任他、誤解他,甚至更進一步的陷害他、控告他(比如 耶37:13-16)。我們只能夠想像耶利米是承受了何等大的壓力,心中又受到何等大的創傷。

除此之外,耶利米在進行先知事工的時候,並不是只有他一人自稱先知。還有其他的先知傳遞跟耶利米相反的信息,宣稱猶大國會平安無事,神不會審判。哈拿尼雅就是其中一個(耶28:1-17)。他奉耶和華神之名預言,神會擊打巴比倫,使那些被擄到巴比倫的猶大人在兩年之內就會歸回。這種好消息,顯而易見的大受歡迎。連耶利米一開始在還搞不清楚的狀況之下,也跟他一同阿們(28:6)。後來神的話臨到耶利米,他才指出哈拿尼雅亂傳神的旨意。但是百姓會聽誰的?一個講兩年內被擄的人就可以回家,一個講七十年(耶25:12)。哪一個的預言比較動聽?當然是報喜不報憂的哈拿尼雅。但是誰對?是報憂不報喜的耶利米才對。

falseprophets

來源

最近台灣的教會界接二連三的爆出不光采的新聞。郭美江牧師批評同性戀的言論信耶穌得鑽石的「見證」,以及林進泰牧師說媽祖遶境造成水災和孟憲梅牧師說某些神明是低級邪靈的言論等等,都是很容易引起教外人士反彈的偏激言語。不只是教會的言論被拿出來檢驗,教會領袖的誠信在近日也受到很大的挑戰。在台灣教會界非常有影響力的康希牧師(請看這裡這裡這裡)和趙鏞基牧師(請看這裡這裡這裡這裡這裡這裡這裡),雙雙都被司法起訴,罪名都是背信。另外還有一件比較少人知道的事情。蒲公英基金會涉嫌抄襲其他出版社的刊物,整理成自家的刊物並出售營利,被抓包之後姿態還是很硬(請看這裡這裡這裡)。

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台灣的教會如何反應呢?在言論的部份,被牽連的教會通常都不太回應,就算有回應,也只是講一些場面話,似乎希望大家趕快忘記這些事情。很遺憾的,教會錯過了機會跟媒體和非信徒解釋基督信仰的內涵。他們沒有藉著澄清誤會來趁機佈道,反而看起來有意築起高牆,要大家尊重他們小圈圈內的言論和信仰自由(參考此篇文章)。在這樣的局面中,我似乎也看不到幾個耶利米站出來呼籲教會要反省自己的言論,以免讓教外人士不明所以而產生反感(盧俊義牧師可以說是例外)。而在知名教會領袖涉嫌背信的事件爆發之後,同樣也沒有看到哪間教會公開作出任何的反省。城市豐收教會似乎清一色的支持康希牧師是無罪的。純福音教會則有發表聲明,但是其內容完全沒有提到趙牧師犯罪是否屬實或他是否認罪的問題,而是不斷強調自身的虧欠,沒能好好「輔佐」這位元老牧師這類的場面話。

670px-Repent-Step-1

來源

聖經對此有什麼樣的教導呢?其實一點都不複雜。真的有犯罪,就承認並悔改。如果罪行很大,而且牽涉到別人,就應該公開悔改,並且用實際行動來作出補償。若犯法了,就樂意背負刑責,如果情節嚴重,就算沒有被警察盯上,也應該主動自首!周遭的人也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如果知悉當事人真的犯了罪,就應該鼓勵他負上責任,而不應該包庇他(像天主教包庇性侵的神父那樣)。當事人如果悔改了,就協助他負起該負的責任,並陪伴他走回正路。就是這麼簡單。保羅對於哥林多教會中犯罪的人和旁觀者,就是這樣處理和教導(林前5:1-6:8)。有人搞亂倫,旁人就應該要呼籲他停止並悔改,而不是放任他成為教會中的壞榜樣。

有趣的是,保羅吩咐要哥林多教會的信徒把亂倫的人趕出教會,其理由是「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教內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嗎?」(5:12)。意思就是說,教會應當要優先處理自己信徒犯的罪,而不是去批評教外的人如何。結果現今的教會,犯的錯誤跟哥林多教會沒什麼兩樣,批評同性戀和同運團體批評的很厲害,羅織莫需有的罪名和不良動機在他們身上,甚至不惜花重本上凱道來反對他們,但是面對自身教會的醜聞,卻是到處滅火,並要大家不可以論斷、不要破壞合一,說只有神才能審判人云云。正是因為教會有這樣的雙重標準,才使得同運團體積極要來找教會的碴,要讓大眾都看清楚積極批評同性戀的教會,其內部的言論和行徑竟是如此荒誕不經。這其實都是台灣教會自找的。

不但沒有幾個耶利米發聲,我看想要息事寧人、輕輕忽忽要醫治百姓損傷的哈拿尼雅還不少!比如這篇報導的作者就直接說神告訴他:「我是呼召揀選他的主,唯獨我有權評斷管教他。」那麼意思是說連法官都不該判他有罪囉?除此之外,我認識一個人,在他的教會臉書群組轉貼了趙牧師被起訴的新聞之後,就被許多組員和小組長圍剿,責備他說不要轉貼這種東西,會引起紛爭和論斷。完全沒人理會是否這件大新聞值得基督徒反省他們的神學取向或是教會體制。另外一個更明顯的例子是張茂松牧師的粉絲網頁。他寫了一篇對趙牧師得到有罪判決的回應。內容中不中肯,讀者可以自行決定。我要請讀者留意的是底下的留言,幾乎清一色都是為趙牧師護航,要大家不要論斷,為趙牧師守望禱告云云。甚至有人把趙牧師類比為舊約的約瑟,沒做錯什麼事情 卻被關到監牢裡面。我和幾個網友寫了幾篇留言,質疑張牧師的文章是否公允,特別是他說「讓我們集中力量對付外面的敵人!!」這段話。誰是「外面的敵人」 呢?在公開場合說出這樣煽動仇恨的言論,實在是不妥。我花時間寫了一篇中規中矩、沒有謾罵的回應文,請網管轉交給張牧師,

螢幕截圖 2014-02-25 22.56.39

結果卻被網管刪除了。不只我的回應文,幾乎所有「非讚美張牧師言論」的留言都被全數刪除。而其他幾個網友也不斷的呼籲大家停止論斷和攻擊。我不清楚網管是否按照張牧師的指示去刪除跟張牧師意見不同的留言,但是對比張牧師文章中所說的:「位高權重者,一定要愈發的謙卑、愈發的簡樸、愈發限制自己的權柄」,實在是何等的諷刺!

同樣諷刺的是,很多人呼籲大家不要論斷趙鏞基,因為那是他兒子的問題。比如這篇報導說:「趙牧師的兒子過去一直製造問題,對趙牧師的家庭其實有很大的困擾,教會也對趙牧師兒子很頭痛。」按照這些人對於「論斷」的定義,他們自己就已經在論斷趙的兒子了。為了要讓給自己心目中的偶 像脫罪,就把罪怪在別人頭上。我實在不清楚這些人到底是不是認真的認為不要論斷「任何人」,還是只是認為不要論斷他們所崇拜的對象就好?

這些是我自己和周遭人的經驗,略舉一二,但是我相信大環境的確是如此。大家都想要聽、想要講「平安了~平安了」的言論,卻不願意面對呼籲反省的言論。

也許有人會說,康希和趙鏞基都還不確定是否真的有罪(趙一審有罪,可是還可以接著上訴),我們這些不明真相的局外人本來就不該直接判定有罪。我不否認這樣說有幾分道理,但是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夠「足夠確定」(我們不是神,當然不可能100%確定)這些人是有問題的,是不值得繼續看齊和跟隨的對象?台灣某前總統已經被判決有罪,也已經在服刑,但是我還是在某教會看到公告欄上面貼為這個前總統伸冤的海報,直到前年為止(之後沒有再去那間教會過)。那些相信康希和趙鏞基牧師無罪的人,真的願意在司法最後判決有罪之後,就承認他們真的犯錯了嗎?會不會到時候又說司法不公?

重點是,為什麼不能夠談論他們是否犯罪?為什麼不能夠不相信他們?為什麼一定要尊重和讚賞他們,而不可以有質疑的聲音?我們是不是要多反省一下,是否有太多「牧者崇拜」的心態在作祟,以致於無法承受此牧者會犯罪跌倒的可能性?其實接受人人都會犯罪的事實,不正是肯定聖經中的教導嗎?大牧者犯罪跌倒的事情,歷史上比比皆是,從來沒有停止過。到底有什麼好驚訝的呢?我們會驚訝不正顯示出我們不明白聖經的教導嗎?

為何不透過這起「可能的」犯罪事件,來探討自身的教會究竟該怎樣「輔佐」牧師,以防止牧師落入犯罪的試探中呢?為何不探討,當牧師真的犯罪了,應該要如何處理,使的公義和恩典可以同時彰顯呢?教會的領袖體制又是否有彼此監督的功能呢?如果這些很實際的問題,我們都不討論、不反省、不理會,那麼即使趙、康兩位牧師真的沒做錯事情,我看台灣的教會也很快會冒出牧者真的犯罪的事件!

附錄:《教會,一個願景(二):傳道人與教會的關係》

自以為是的傲慢,關上了基督徒與世界溝通的門

寫完這篇文章的隔天,劉曉亭牧師就發表了一篇反省文。值得參考。

完美的結束

從學者到行者:此篇文章告訴我們,認罪悔改才是最好的見證。

為何一些基督教領袖會趨炎附勢而變成河蟹?一個心理學的分析

本篇發表於 基督教倫理, 教會文化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53 Responses to 粉飾太平還是反省悔改?

  1. timmakoto 說道:

    還有這個能恢復處女膜的禱告

    如果教會都可以只講道而不講理的話,這信仰是會有很大問題的…

  2. Daisy 說道:

    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是否問過自己的心態是否為神所喜悅的?

    • andrewtsai 說道:

      為什麼很多人老是喜歡問這種沒有意義的問題?如果你認為我寫這篇文章不是神所喜悅的,你直說然後給出理由就好了。我自己認不認為我的心態是神所喜悅的,跟這篇文章的內容有沒有道理,是兩回事。

      你為什麼不問問自己,你這樣質疑我的心態,又是否是神所喜悅的?

      • Cat 說道:

        我是傳道,牧會多年。我見有分析力的信徒實在太少了,只要認識少少教會歷史和認真研經,便明白「不要論斷」的用法。所以現在積極訓練新一代信仰要情理兼備。
        按這些信徒的思維,若回應邊祈禱邊寫/看你的文章,感到神很喜悦,他們便滿意。

      • Yua Yua 說道:

        是不是信教的知識份子比較少,因為這些教徒很傲慢,總以為自己的觀點是神所喜悅、跟他相左就是神不喜悅。直白一點,沒有內容的人,也只能掛著神不喜悅來壓別人…….

  3. Cat 說道:

    同意,不止台灣,香港教會也要反省

  4. Kenny 說道:

    你和邱慕天同時從不同的方式,論述了近期基督教在台灣社會,所產生出負面能見度的議題
    我也認同台灣的教會需要更多這樣的聲音,需要深深的反省,
    願我們都能如以斯拉為眾以色民的罪而深深驚懼憂悶,以致真正面對許多的罪,向神認罪悔改。

  5. Rae 說道:

    我在我臉書頁面上對您這篇文章表達贊同,結果引來了另一位基督徒與我熱烈的討論
    只能說他試圖讓我了解此些事件為屬靈爭戰範疇,而我企圖讓他明白就算是屬靈爭戰,人也必須要負責任,不是卸責給靈界,自己卻什麼都不反應,有問題了就要面對跟檢討,建立更好的監督機制去改善問題。他給我的回應是:你怎麼 到這是神的心意?
    當然最後沒有結論,不過也沒有不歡而散。只是過程中我很氣的去跟神禱告、讀聖經,問神說難道我這樣想有錯嗎?去面對、建立更好機制有錯嗎?讀經禱告過程中,我感受到現在的確不是好時機去建立制度,因為人心態還尚未成熟,很可能依靠制度過於依靠神。上帝有祂的計畫我猜不透,但是我還是會為此禱告,因為我認為人既然軟弱,就還是要有一個機制去保護。
    經過此番討論,我冷靜思考後,慢慢覺得觀點沒有對錯,就是看的角度不同而已。當然,我跟他們的觀點不太可能變成一致,不過我盼望能找到共通點,並有更多溝通、了解,才能合作、合一(我是否太理想化了啊XDDDD)。

    • andrewtsai 說道:

      我是這樣看,在這件事情上面,沒有觀點是一定顧及到全面或是100%正確,但是我相信還是可以區分哪個觀點「比較」正確,比較「有幫助」,比較「符合聖經的精神」。
      改革制度當然不是一夕就能夠完成的。如果是在恐慌或是思想根本跟不上的狀態之下去做出改革,那可能弊多餘利,但是我想一個心態的轉變是很重要的。我們需要知道,牧師也是人,雖然是神所呼召、所揀選的僕人,可是並不會對犯罪的事情免疫,還是需要透過問責和監督的機制來防止犯罪發生,以及適當的處理已經發生的犯罪行為。
      至於那些因為最近這些事件而大受打擊的基督徒,我認為他們真正需要的不是粉飾太平,不是把過錯都推到別人(比如趙的兒子)或魔鬼的身上,不是拿這些牧者過去的豐功偉業來「遮蓋」他們所犯的過錯,不是叫大家都不要討論,以為這樣就沒事(sweep it all under the carpet)。他們現在需要的是有人正確的教導他們,信心應該建立在神身上,而不是在人身上。讓這些受到打擊的基督徒,能夠停止「牧者崇拜」,而開始對聖經所說的人性,能有更多的體認。要不然趙、康之後,大家只會把「崇拜」轉移到別人身上(比如慕約翰),而不會轉移到神身上。

    • Will Chen 說道:

      謝謝Rae的分享,我就是那另外一位討論的人。先釐清一點,我不贊成現在建立制度來避免類似問題的原因是:神的教會應當是由神來帶領,就如耶穌說祂看見父做事祂才做,所以我們的態度應該是先去尋求神的帶領,而不是因為有事件發生而產生反應。所以我不反對建立制度,只是覺得我們的動機和方式必須要是正確的。

      至於信心需要建立在神身上這件事,原則上我是同意,但是我不認為維護牧者就代表在「崇拜」牧者。牧者是神在地上設立的代理人,是教會的屬靈家長,會愛護、擁戴、敬重家長都是正確的。所謂失信案的意思,就是家長濫用了家人對他們的信用,但是自古而來,本來如果處理家務事,很多人他們不在乎家長犯的錯誤,並且願意原諒他們,在他們認錯之後(就我所知趙牧師的確有向會友認罪了)願意給他們自新的機會,當然也有人不願意諒解的。但是總之這是一個家裡面的事,外人到底有多少權利置喙我覺得有待商榷。

      但是拋開外人評論的問題不談,我們真的覺得教會的作用是要確保人們(牧者也是人對吧)完全不犯罪嗎?還是我們覺得教會應該是要營造一個即使犯錯也能夠以健康正確態度面對的場域,讓「罪人」都可以自由加入,不用害怕被指責,也不用覺需要達到完美才能進來?我覺得當我們對牧者犯罪有了過度的反應和解讀,或是有過高的期待的時候,我們是不是在傳遞以下信息?基督徒是害怕罪的、基督徒是不會犯罪的、或是基督徒如果犯罪是需要自己承擔後果的。這些信息到底有沒有合乎我們所傳講的福音?我們能不能就像耶穌一樣選擇赦免,因為我們已經被賦予赦罪的權柄,而且牧者其實也需要赦罪之恩,他們也是人,不是嗎?

  6. 愛呢? 說道:

    如果你犯了罪,我大聲斥責你,痛罵你,請問有讓你感受到愛嗎?耶穌的教導也是痛罵行淫的婦人???聖經也說要罵你的神,罵人如己???

    約翰福音 8:10-11 CNV

    耶穌挺起身來,問她:“婦人,他們在哪裡?沒有人定你的罪嗎?” 她說:“主啊!沒有。”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走吧,從現在起不要再犯罪了。”

    馬太福音 22:37-39 CNV

    他回答:“你要全心、全性、全意愛主你的 神。 這是最重要的第一條誡命。 第二條也和它相似,就是要愛人如己。

    • andrewtsai 說道:

      我有說應該要「大聲斥責」和「痛罵」犯罪的人嗎?

      你會對同性戀者說「我不定你的罪」嗎?

      你講愛人如己。你希望當你自己犯錯的時候,沒有人提醒你要悔改嗎?

      • 愛呢? 說道:

        羅馬書 1:27 RCUV

        男人也是如此,放棄了和女人自然的關係,慾火攻心,男的和男的彼此貪戀,行可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逆性行為當得的報應。

        這裡說的是指男性與男性行淫,才稱為罪,異性戀或雙性戀也有可能犯罪,聖經裡面沒說性趨向犯罪

      • 愛呢? 說道:

        馬太福音 18:15-17 RCUV

        「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犯罪) ,你要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指出他的錯來。他若聽你,你就贏得了你的弟兄; 他若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個或兩個人同去,因為『任何指控都要憑兩個或三個證人的口述才能成立』。 他若是不聽他們,就去告訴教會;若是不聽教會,就把他看作外邦人和稅吏。

        如果你在趙牧師的教會,那才合宜,但你在這邊講,效用好像是沒有的。

      • 愛呢? 說道:

        約翰福音 16:8 CUNP

        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

        我想,每個基督徒,都有聖靈的同在,我們應該用不著,搶聖靈的工作

        • andrewtsai 說道:

          所以也不需要法官來給他判刑?所以檢舉趙牧師的三十位長老也都是壞榜樣?

          • 路人丙 說道:

            那三十位長老可能犯了第十一誡:「你不可當抓耙仔」。我也是很好奇,張茂松牧師如何看待這三十位長老?

    • timmakoto 說道:

      我現在了解為什麼一堆做奸犯科和沒羞恥心的最後都要跑去信耶穌了… = ="

  7. 愛呢? 說道:

    我認為你的文章,都著墨與別的基督徒崇拜牧師,但如果你只愛耶穌,定晴在祂身上,為什麼還會看見別的?我倒覺得,你比較重視別人與主的關係,而不是自己與主的關係,看起來更像是忌妒,而非愛主與愛羊群。請記得,我們被托付的是,合好的職份,察驗一下自己的心,有出於愛嗎?

    路加9:51-56

    • andrewtsai 說道:

      我忌妒?現在是在論斷我囉? 不想看見別人論斷大牌牧師,所以就論斷他們是在忌妒?如果你只愛耶穌,怎麼會看見別人忌妒呢?
      和好的職份包括勤勞地粉飾太平,然後當別人不願意粉飾太平,就指責他們忌妒嗎?
      你要不要查驗一下自己的心,這樣指責別人又是出於愛嗎?

      p.s.為了避免誤會,我還是講清楚。以上的回應是使用你自己的標準,而不是我的。就我個人而言,你的心到底如何,跟你的話合不合理沒有直接關連。你講的對,就算出於忌妒,我也會承認你說的對。

      • 愛呢? 說道:

        你都承認你論斷了!!!

        我只有說好像,很像忌妒,並請你察驗,沒必要這麼激動以及對號入座!!!!

        我沒粉飾太平,他該認罪是他與上帝的事,我又不是上帝,他沒必要跟我交待。

        我沒牧者崇拜,所以我才敢向您直言,並且我也都這樣對待我們教會的牧者,以及您談論到的牧者。

        會這麼認真的回文,也是你未來要帶領羊群,也是期盼在主內能有許多滿有愛心與聖靈的大能的牧者,因為我是台灣人,台灣也有很多還沒得救的人,我們是接受(合好的職份),不好用強硬的態度或是類似彼得求主降火(路加9)的心態,讓人都跑光阿!

        • andrewtsai 說道:

          你真的理解什麼叫做「論斷」嗎?
          用「好像」就代表不是論斷啊~~ 那我也說你「好像」一個XXX(自行輸入各種難聽的形容詞)的xxx(自行輸入各種難聽的名詞),這樣就不算論斷了~~ 好方便啊~~

          我有說希望神降火嗎? 我的文章有這麼難懂嗎?

          如果你真的很在意人跑光,那麼不就更應該深切的反省?一直說國王的衣服很漂亮,大家就會乖乖待在教會?

  8. Yua Yua 說道:

    我覺得有些教徒邏輯真的怪怪。
    你談西,他在講東。整篇回應看下來,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交集。
    所以我覺得跟有一些教徒說話很累,有點像對牛彈琴…
    真的非常的詭異….

    還好我不是教徒,但我真的很認同你的文章。

  9. Ast 說道:

    1. 這篇文章看了標題就知道全文是在說甚麼, 在說粉飾太平和沒有反省悔改.
    2. 你會到華航的櫃台說我覺得你們航空公司跟長榮比起來應該怎樣怎樣嗎 ? 你要說, 是不是該上媒體說或是像這自己開個版來說, 當然, 你開放討戰, 不見得每個人都跟你一樣要開放討戰.
    3. 你摸著自己的心說, 在你評斷這些事情的時後, 你除了網路上抓些文章, 看看那些記者寫的文章外, 你飛去韓國, 又或是如同張牧師文章所說對方教會核心親自說明真實的解釋嗎? 還是只有記者跟媒體說的才是對的,只要是趙牧師相關人等說的都是找理由,粉飾太平,不知悔改 ?
    4. 你當然有資格說東說西, 從亞當而來不就是這樣嗎 ? 所以我們才會需要耶穌, 耶穌來本來就不是為了義人, 不過別忘了死在曠野的那些人都是一直 murmur .
    5. 我跟本不想跟你談屬靈, 省得又被歸那甚麼派甚麼派, 不過若你仍相信聖經上所談的遮蓋, 請問你是法官, 你是檢察官, 你是牧師還是你是羊 ?
    6. 以上, 若你全部摸著良心老老實實的回了這五個問題, 我想你窗外的太陽照在你身上時, 必定格外溫暖!

    祝安好

    • andrewtsai 說道:

      好像只有第三點到第五點值得稍微回應。
      3. 我文章的最後一段已經說明了。
      4. 死在曠野的人抱怨的是什麼事情?抱怨在曠野的待遇沒有比在埃及的好。這跟我文章中的呼籲有什麼關連?我在murmur; 那你這篇留言呢?
      5. 你確定聖經中的「遮蓋」跟你理解和應用的是一樣的嗎?你要不要去查一下聖經? 至於問到我的身分,你不是已經在第四點說我有資格了嗎?那為什麼還要在第五點自相矛盾呢?

      • Zoey Chen 說道:

        弟兄你有很強的邏輯及說理能力,這是一種恩賜,可以幫助基督徒們盡可能更深入的理解 神全備的真道,因為祂是如此長闊高深。我們每個人都有點像瞎子摸象,往往只能從自己的角度去領受片面的觀點,若覺得對某項真理(如包容,不論斷)很有領悟,很容易就把它無限上綱,成為反射性“制式化”的反應,然後就對有不同看法的人定罪,這種表面及片面的解讀聖經話語及各種“硬拗”的混亂神學,我以為正是今日教會走偏,墮落紛爭的原因之一。我相信 神既然賜給我們理性思辨能力,因該不是只為了試探我們是否夠“聽話順服”,而是要透過祂所賜給我們的靈性悟性理性,來認識祂的豐富偉大,透過祂所賜給我們的自由決擇,對祂真摯的愛和心悅誠服來榮耀祂。真的很欣賞你清晰的立論,願 神保守你,可以更平和,更對事不對人的,來和更多渴慕真理的人分享你寶貴的領受。真理越說越明,千萬不要被激怒而說出爭議的話語字句,那只會模糊了你很精闢的論述和焦點,那就太可惜了。願你永為上帝在世上的鹽,教會的防腐劑。

  10. 引用通告: 「不要論斷人」的意思 | 蔡昇達的神學園地

  11. 小小信徒 說道:

    因為朋友臉書轉載張牧師一文,我把張茂松牧師回應下的留言都看了,一路讀都有,嗯,不意外的感覺,直到看到您寫的評論,突然眼睛一亮。但是,一陣子以後又回去想指給朋友看,不見了,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心裡想,是否是因為覺得發言敏感或是身分問題(我不認識您,只是猜測),作者自己刪去了。
    原來是被刪掉了啊。
    我是個在台灣的大型教會裡度過年輕歲月的一個小小信徒。其實過去十年一直在反省一些東西,但就像是在之前基督徒圈內激烈化的多元成家討論一樣,對於這幾個年輕時曾經讀過他們的書、聽過他們講道的大牧者違法事件,心裡是有許多想法的,但是基於很多原因沒辦法說出來。(講出跟大家不一樣的真心話在基督徒的圈子還會有顧慮,這可有趣了。唉)
    謝謝你寫下這篇文章。

  12. 路人丁丁 說道:

    個人相當同意筆者這裡的論點. 耶穌在馬太福音18章裡, 也提醒我們要特別小心不要"絆倒小子們".

    的確, 我們每個人到見主面的時候, 個人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任; 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有任何的藉口開脫, 不論你是殺人犯還是百萬信徒的牧師. 但是身為一個屬靈長輩, 需要背負的責任是很重大的. 當我們在這裡看牧者犯罪的問題時, 必須強調的是這件事有沒有真的發生, 是不是該負責任, 而不是拿這個人過去的"形象"來幫忙解釋開脫. 將這種事情完全歸咎於出於魔鬼攻擊的想法更是令人無法理解.

    同時最重要的, 我們不應該用這個犯罪的事實(不論到底有或沒有)來貶低這個人的價值. 就如同耶穌對淫亂的婦人一樣: 祂並沒有掩蓋這個女人犯罪的事實. 祂指出她的罪(“從此不要再犯罪了"), 但祂卻用完全的愛接納她. 而同樣的原則不只該運用在教會弟兄姐妹身上, 更是該運用在非信徒身上 (同性戀的問題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律法是要定罪人, 叫人死的. 但耶穌基督是叫我們擁有復活的新生命的. 因此重點不在定罪, 乃在悔改.
    但若要叫人悔改, 律法(定罪)是絕對不可或缺的.

    至於個人認為某些對於趙牧師一事, 真正有論斷性的言詞 是類似"晚節不保"之類的形容詞. 最近聽見許多人喜歡用這個詞彙來形容趙牧師. 我個人對這種以"一件事情毀了一個人終生"的想法感到悲哀.

    非常謝謝你的文章! 相當的發人省思.

    • andrewtsai 說道:

      謝謝你的回應。我是覺得趙牧師是否會晚節不保,還可以繼續觀察,但是如果他真的在這些事情上面有意識的將自己牽連在當中(而不是被陷害或是別人幫他決定,他傻傻的信任而已),但是又死不認錯,那我的確認為可以算是「晚節不保」了。

      畢竟牽涉的金錢數字,不是幾萬塊美金而已,而是幾百萬,甚至幾千萬美金。
      對一個牧師來說,這已經夠毀了他一輩子建立起來的形象了。

      但是如果他願意悔改,願意認錯,並且想辦法補償,那麼也許還不至於太糟糕。

      • Kenny 說道:

        請問一下,蔡大使用「晚節不保」一詞,是單從人的角度(一世英名,毀於一旦),還是也有神學上的意義,例如新約中的猶大本為神的十二門徒,卻因犯罪而離開神的國,舊約的掃羅可能也是相同例子,如果是當作後者使用,使用「晚節不保」可能就是較為嚴厲的一種用詞,不知道蔡大你怎麼看?

        • andrewtsai 說道:

          這個詞我沒有在文章中使用,是路人丁丁提到的。我回應他的時候,並沒有特別去想到掃羅或是猶大。其實這兩個人都沒有活到很老。我只是單從人的角度去思考而已。

    • 路人丙 說道:

      教會裏小子們被絆倒確爲真實的風險,版主分析牧牧相護的背後,直指了教會裏權力結構下的陷阱,而讀者嗆聲的回應也反映了教會內彌漫的焦慮。公開討論或許真的會讓軟弱的肢體失望冷淡,但若能提高預防的意識,應該還是有長遠的益處。

      在這風風雨雨的一個多月,教會裏的大人們對外來的檢驗都採取冷處理,網上撿鑽石的影音、問候媽祖的錄像、或談處女膜再生的講章全一一下架,當作從沒存在過。好不容易聽到有牧者就趙鏞基事件做了公開回應社會,但內容卻似要信徒買韓國「南線專案」的單。一路走過來,大家辛苦了!

      從危機控管的角度看,也許教會領導人也有「不得不」的苦衷。若要正視問題的癥結,就得面對家長式治理的弱點,而這可能直接挑戰許多牧長們的教牧權柄。由明星級傳道人所帶領的教會,常有兩大現象:(一)「掌門人」的權力不受監督和制衡(有「掌門人」就有「接班人」,常是父傳子);(二)許多信眾的信仰是由神聖代言人所仲介。美國八〇年代末的一些例子顯示(Jim Bakker, Jimmy Swaggart等),魅力四射的傳道人出事後,若無成功的鞏固領導中心,一人的跌倒可以立即拖垮整個事工和眾人的信心。也因此,發展出有別於社會共識的另類敘事(仇敵的斷章取義、吳鳳般的父愛等),還有逆勢抬轎的核心同工就顯得格外重要。什麼錯都可以認(用詞不小心、決策沒智慧、認賊做子等),但就是不能承認主流認知的過犯,因為接受外界的指控,就可能是內部崩盤的開始。威權式的教會大量繁衍或認養子教會與孫教會,所以這連鎖反應可以是驚人的。

      希望版主起的頭,大家的討論反省,能帶來改變的開始,如何認真建構健康的教會治理(church governance),又如何讓信心扎根在基督上,是我們的挑戰。

  13. 靠主剛強 說道:

    我覺得樓上的大家都辛苦了。我們也不要互相在言語上較勁。在主裡乃是有平安有喜樂。為著可能犯罪涉法的牧者們來禱告是一定要的。求神幫助他們察驗自己的行為言論,並勇於悔改認錯,靠著主的力量與慈愛再次重新站起來,脫去舊人,成為新人!認錯並不丟臉,更不會丟神的臉,這是一個我們願意戰勝軟弱的見證,同時也給教內會眾一個很好的示範,不論我們是什麼職分,我們都會跌倒,但靠著主我們要再次剛強站立起來,對外也是一個很好的見證。相信許多非信徒會看到這篇貼文以及留言,我們要讓他們了解雖然我們不能完全展現神的美好,但我們要在愛裡互相扶持成長互相提醒,當然也提醒著在犯錯的時候不要懼怕認錯,因為雖然我們會面臨各種懲罰,但神的平安會讓我們勇敢面對。

  14. 小小信徒 說道:

    我是因為有人貼了這篇文章的連結才過來這邊看的。此時回去看,那則附連結的留言又被和諧掉了。

  15. Sunny Chang 說道:

    我认为你这篇文章写的真正针针见血,把基督徒的偏离都指出来了.生活化的基督徒不是光截章取意的表态,是要在行为中散发出基督徒的芳香,使接触之人们都感受到神的爱.粉饰太平就是成功神学的骨子,为了要维护教会的名誉和利益,把一切不顺不好的事都归为撒旦,因为认罪已是自视甚高的基督徒不能考虑的行为.不认罪则无柔顺之心,谦卑自然也不见了.你的文章出发点甚好,大家看了各自深省,各自按神旨意行自己该走的路.我很受益.

  16. abcde 說道:

    1.對於牧師的言論引起社會的批評
    我認為不是言論出了問題, 而是這些影片需要被管制及保護, 不能隨意放上網
    這些偏靈恩的教導, 或是醫治釋放, 或趕鬼等等,
    這些針對的族群是基督徒而不是非基督徒
    牧師當然需要在一個被保護的環境下可以放膽的講道
    我相信就算跟社會解釋,不相信的人只會有更多的曲解
    (郭美江的事件, 已經有很多牧師出來做回應, 但帶來效果並不大, 反彈的依然反彈)

    2. 康熙及趙鏞基牧師的事件
    趙牧師在幾次的公開場合已經承認自已的錯 , 甚至下跪
    康熙和趙牧師雖雖然犯錯, 無論是有意的還是無心的由神來判定
    神教導我們不要論斷, 因為我們真的不知背後的真像為何
    然而教會也應該要保護教會, 更應該要為神的僕人禱告, 而不是槍口對內
    我並不認為教會的沉默是想讓大快遺忘, 而是在還沒有完全的明白真象為何
    寧可靜默也不要隨意發言

    3.張牧師所說的讓我集中力量對付外面的敵人
    教會的敵人永遠都是撒但, 魔鬼, 仇敵, 是人背後的黑暗杈勢
    張牧師沒有特別去強調這點, 是因為這已經教會教導的基本知識

    4.同性戀的議題
    社會及媒體把基督徒反對多元成家法案, 都歸類於岐視同性戀, 不重視人權
    上凱達遊行是“反對多元成家法案“
    我必需承認基督徒處理這個議題並不成熟, 造成更大的對立,
    這是我們要學習的
    如何持守神的真理 , 和愛人如己, 更謙卑的學習更像耶穌而不是法利賽人

    從你的文章看的出你對於現在基督教在社會上的負面形象擔憂,
    所有的危機都應該是讓我們學習化為正面的轉機的機會
    但也希望你可以平衡報導,
    你的文章是有影響力的,
    是帶來正面改善的影響力?還是帶來對教會負面批評的影響力?

    • andrewtsai 說道:

      1. 在這個高科技的時代,想要保守自己在講台的言論不被突然的公開並受到公共的檢視,是一種搞不清楚狀況的想法。難道你能夠制止人帶智慧型手機進入會堂嗎? 與其想盡辦法掩蓋,倒不如一開始就好好思考要如何表達才適當。許多牧師都有解釋郭美江的言論依然不能得到大家的認同,為什麼呢?說不定並不是因為人家歧視基督教(批評者也包括基督徒啊,甚至有牧師發聲),而是那些本身就是不恰當的。
      2. 趙鏞基認甚麼錯?說自己在[苦難]中學到功課,或是說自己現在知道除了健康以外,其他都是身外之物(這道理好像連不識字的阿婆都曉得),這是認錯嗎?下跪的事情,是好久之前了。那是為了甚麼事情?之後有改變嗎?有做出彌補嗎?
      3. 你不是張牧師,你怎麼知道這就是他的意思?有許多人在他的板上問這個問題,他的不回答還有請同工幫忙刪除質疑的回應,這本身的做法就已經有失見證了。
      4. 法利賽人指的是誰?在這件事情上面,什麼樣的作法或言語是屬於法利賽人?

      什麼叫做負面,什麼叫做正面?如果轉貼公開的新聞,提出大家都已經知道的問題並呼籲反省,會帶來負面的影響力,那也許我認為帶來負面的影響力是一件好事。

  17. mmm 說道:

    基督的教導本來就是不要去論斷人,對於自己犯錯要深刻檢討,要多為犯錯的人禱告,所以張茂松要信徒為趙牧師來禱告也沒甚麼不對。基督教把偶像是為邪靈,是因為他們只相信獨一真神,加上當時地中海沿岸的偶像崇拜多士跟淫亂雜交有關,只是這些套用在台灣的民間信仰是否是用舊有待商榷了,基督教本身就相信靈恩,相信醫病趕鬼的恩賜,也要講述耶穌的道,並且去傳福音,因此靈恩和福音本來就分不開的,我只是覺得一直強調信耶穌得鑽石,會使得人們忘記信仰的本質是犧牲、奉獻,轉而去追求勢利。

  18. Miula 說道:

    蔡傳道,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

    我認為鑽石跟處女膜的部分不論的話,請問你對於媽祖是邪靈的看法是什麼呢?

    不談尊不尊重其他信仰的層面,而光就以下這個問題討論

    媽祖是邪靈嗎? 如果不是,那是什麼?

    很有興趣聽聽你的看法

  19. 引用通告: 「不要論斷人」的意思 » 信仰百川

  20. 閒人 說道:

    事隔多日之後,回頭來看我覺得樓上諸位不需要扯這麼多。

    從圖可得這只是國語課時有些人太混,有些人沒在混的差異而已。
    太混的自重一點真的那麼難嗎?

  21. Cheng tseng 說道:

    因為張牧師杯弓蛇影心虛的不得了。所有的檢討,他都以為是指一九六八年農曆新年的性侵事件。我讀文都有對號入座的真理正義的感動,何況是說謊難以遮掩的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