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柯志明所寫《宗教信仰與公共意見》一文

Christians protecting Muslims

在埃及的基督徒保護穆斯林聚會的安全

出處

柯志明的原始文章《宗教信仰與公共意見》

前幾天柯志明又寫了一篇關於同性婚姻法案的文章。不過我看來看去,實在是犯了太多偷換概念的繆誤。我把我所看到的寫在這裡,讓讀者自行評斷。

這一次,我也是逐點的回應,請讀者自行參照柯的文章。

1. 通常在某一議題上立場不同的雙方陣營,在辯論時都應該要把對方「最佳」的論點提出來反駁,而不是把焦點放在對方陣營中某些不理性的聲音,以為批評了這些不理性的聲音,就等於駁倒了對方整個陣營。

現在法案在台灣鬧的沸沸揚揚,當然會有一些不理性的聲音出現。可是我們要公平來看。抹黑對方,鄙視對方發言權的,豈是只有伴侶盟那方?護家盟豈不也是把支持同性婚姻的人,貼上「支持性解放」的標籤,指責他們支持同性婚姻等於是支持多P、人獸交、亂倫等脫序行為呢?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如果柯志明的確提不出經得起考驗的論述,那麼被批評或挖苦,為什麼要感到奇怪呢?

2. 這裡有一個偷換概念的嫌疑。我想支持修法者並不會天真的認為討論公共事務不可以帶入自己的信仰或是堅持的信念。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支持修法者自己就是一百步笑一百步。支持修法者事實上應該是認為,討論公共事務不可以帶入「只在自己的價值體系(信仰)中才有效」的信念,而不是不可以帶入「所有個人的」信念。詳細請看我之前寫的文章。這兩者差很多。

弄清楚兩者的差異之後,柯志明的問題:「我們怎麼確定一個人的公共意見是直接出自他的宗教信仰?」便不是問題。重點不在於這個人的公共意見是否來自他的宗教信仰,而是他的公共意見是否只在他的信仰中有效。舉個例子,猶太教徒可以根據他的信仰來支持全民健保,因為讓每個人都有醫療保障的價值觀,並不限於猶太教當中。人不應該因為此教徒支持健保是基於他的信仰,就直接否定他這個意見。可是猶太教徒不應該根據他的信仰,來嘗試立法規定所有的醫院都要在男嬰出生的第八天給他行割禮,因為割禮乃是猶太教的價值,而非世俗社會也承認的價值。

因此,焦點不在於提出一夫一妻制的人是否是基督徒,而是捍衛一夫一妻制的「論述」,是否是基於基督教,還是基於其他非基督徒都可以接受的價值觀。柯志明認為自己發言時「完全沒有提到上帝、耶穌基督、聖經等基督教關鍵詞,而且全都以日常理性可以理解的一般語言陳述己見」,可是並不是沒有提到關鍵詞,就等於沒有偷渡基督教的觀念。當柯志明空泛的說「倫常秩序」、「文化價值」、「正常人」,讓人不免要問,所謂的倫常秩序,是「誰的」倫常秩序?所謂的文化價值,是「誰的」文化價值?所謂的正常人,是根據什麼標準去判斷?這些問題,在柯志明的文章中,缺乏了詳細的論述,因此大家懷疑柯志明偷渡了基督教的價值觀進去,是很正常的反應。

3. 在這裡,柯志明又犯了一次偷換概念的繆誤。柯志明問:「基督徒又怎樣?出自基督教信仰又怎樣?基督徒是臺灣公民的少數又怎麼?難道基督徒不可以公開表達自己的思想嗎?難道基督徒沒有資格與其他公民公開爭論嗎?難道臺灣這個民主社會應排除基督徒參與公共事務嗎?」若要我回答,我會說,基督徒當然有權利可以表達自己的思想,可以與其他公民公開爭論。但是爭論點並不在這裡。我還沒聽過哪個支持修法者真的認為基督徒沒有發言權。發言權,人人都有,但是擁有發言權不等同於言論的合理性或正當性。每個人都有權投票,但是不代表每個人投票給某候選人的理由就通通都是合理或是正當的。一個人有權利因為某候選人喜歡吃榴槤,所以投票給他。但是他不能夠說,因為他有投票的權利,所以他選擇的理由就一定是正當的。同樣的。基督徒有權利發聲,有權利公開辯論,有權利辦遊行,但是這種權利並不意味著其論述自動就是合理的。反過來說,基督徒也不應該因為自己的論點被批評,就反駁說對方是在剝奪他表達意見的權利。這根本就是兩碼子事情。

柯志明又假設他被批評是因為自己身為基督徒就被批評,而不是他的論點不合理,因此要喊冤,說對方「因人廢言」。如果柯志明真的遇到這種人,那麼他這樣喊冤,是合情合理。可是並不是所有反對他言論的人,都是如此。至少我還沒遇過哪個支持修法者,會排斥其他也支持修法的基督徒!(反而我的確遇到有些基督徒會因為其他基督徒支持法案就否定他們是基督徒,此等因言廢人的案例~)我所觀察到的,是許多人也在嘗試用理性和邏輯來反對柯志明的言論(當然我不是他,不能完全知道他的經驗)。

4. 再一次的,柯志明又犯了偷換概念的繆誤。支持修法者要爭論的焦點並不在於他們才是中立,而基督徒都有預設立場。在公共辯論中,我很少看到有支持修法的人,會在不給予任何理由的情況之下,明示或暗示認為他們自己就是客觀中立,而反對修法的基督徒就是主觀或偏激。他們要爭論的乃是:你可以有你的終極信念,但是也請保障其他少數人的終極信念。換句話說,支持修法者當然也知道自己有終極信念,只是他們並沒有一定要說服所有的社會大眾要「贊成」(approve)同性婚姻是正常和沒有道德問題的(當然如果大家都贊成他們是更開心),而是希望社會大眾至少能夠「容許」或「包容」(permit or tolerate)同性戀者可以有法律保障他們的生活方式,甚至可以進一步的捍衛(defend)他們這樣的自由。就好像基督徒不需要贊成其他的宗教是真理,但是卻可以容許他們受到法律的保障有行使宗教儀式的自由(甚至更進一步的捍衛他們這樣的自由,如同文章開頭的圖片,基督徒保護穆斯林聚會時的安全)。在這之中,基督徒所失去的,只是基督教會被當成「眾宗教」中的其中一個,而不是唯一的真理。基督徒在這方面適應的挺好。不曉得為什麼許多基督徒卻不能夠適應「法定婚姻」被定義的更廣泛之後的社會?

因此,當柯志明說:「要求基督徒不可公然表達其關乎世界與人的信仰,而卻容許現代主義分子、人權分子、同性戀運動分子、科學主義分子、達爾文主義分子等公然對世界與人大放厥詞,才是更可恥的公開歧視!」是一個很典型的打稻草人的行為。幾乎沒有人要打壓基督徒表達自己信仰的基本權利(這侵犯到了公民權利),也幾乎沒有人自動認為其他那些主義的論點就比基督教還要高明。支持修法者是希望社會在沒有剝奪其他人權利的同時,能夠給予同性戀者享有權利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反而是屬於柯志明這一派的反對修法的陣營,正在打壓同性戀者,使他們無法按照自己的心意跟同性伴侶結婚。到底是誰在打壓誰呢?打壓的人,到底有沒有足夠的理由呢?

5. 最後一個偷換概念的例子,在這一點出現。抗議基督徒把自己的教義強加在別人身上的意思,是指基督徒對法律的影響。如果基督徒發揮影響力,阻擋民法972被修改,使同性戀者還是無法結婚,那的的確確就是一種「強加」。但是柯志明把「基督徒影響修法來強加自己的信仰在別人身上」的概念偷換成「基督徒表達自己的公民意見就是強加自己的信仰在別人身上」,然後打倒了後者之後,就自以為打倒了前者。

6. 基本上這點是總結其他五點。這點所犯的毛病,在上文已經提及,不再重複反駁。

總結:

希望柯志明不要「柿子挑軟的吃」。既然要博得社會大眾的認同,就要挑戰對方陣營最優秀的論述。只是因為被許多不理性的人謾罵或抗議,就寫出這篇文章,把自己打造成輿論受害者,並不會使柯志明的論點自動變得更加有說服力。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公共神學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回應柯志明所寫《宗教信仰與公共意見》一文

  1. bkiehls 說道:

    您的文章真是擲地有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