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柯志明反972法案之論述

1003954_656383754401212_212207693_n

出處

前言:我常常看見許多人流傳柯志明的「台灣同性婚姻法制化之調查研究」焦點座談會發言稿,並稱讚其論述非常之有力。因為我還沒有決定要站在哪個立場(雖然是有比較傾向某一方),因此隨時都歡迎任何一方提供良好的論述來說服我。既然有人提供柯志明的文章給我,那麼我就來作出一些回應。剛好柯志明有用逐點的方式來排列他的論證,那我也用同樣的方式來逐點回應。

1. 若能夠從「婚姻」的定義來直接否定同性婚姻的可能,未嘗不是一條出路。可是很可惜的,婚姻從來都是人去賦與意義,而不是它本身就客觀的指向某個實在的人際關係(就好像人到達哪個年齡才算「成年」也都是人去定義,而不是自然界客觀就有一個確切的分野讓人都可以觀察的到)。即使宗教人士會認為婚姻是由神所定義的,那還是取決於大眾是否要接受。而既然台灣並不是基督教立國的國家,基督徒所主張的來自聖經的定義,並不能自動的跟法律所定義的婚姻畫上等號。否則,回教徒豈不是也擁有同樣的權利要求法律要把一夫多妻包含進去法律所定義的婚姻?

柯志明身為台大哲學系副教授,當然不會落入這樣的陷阱,所以他就訴諸別的理由,嘗試要證明「婚姻」就是「一夫一妻制的婚姻」。他的其中一個理由,就是「生養兒女」的功能。可惜的是,這個論述並不充分。

首先,柯志明嘗試用拆文解字的方式來說明:「婚姻」中的兩個字,其部首都是「女」; 英文的婚姻,marriage,頭兩個字母是ma。柯志明拿這兩點來說明婚姻有生兒養女的功能。問題是我完全看不出來,這到底有何關連。「女」為何會跟生兒養女有關?如果要拿這點作為理由,那麼說婚姻是由女性所組成的關係,豈不是更加有理?而英文的拆字更是無厘頭。Marriage中的ma並不是字首。真的要拆,也只能把marri跟age拆開,前者就是「結婚」的意思,後者就是字尾,表示這個字是名詞。

生養兒女的確是婚姻一個很重要的目的,但是柯志明過度放大了。婚姻能夠保障兒女在一個比較穩定的環境下成長,沒有人會否定這點,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生養兒女,邏輯上來說,並不是非得要透過婚姻才能夠做到。近年來,在英國的嬰兒,有一半是處於父母沒有結婚的狀態之下出生的。其他西歐國家也有類似的潮流。或許這個潮流會帶來社會更加不安定,但是肯定證明了婚姻不是唯一生養兒女的媒介。父母沒有結婚,兒女依然要叫父母爸爸媽媽,依然要叫手足弟兄姊妹,因此柯志明所說的「(婚姻)是一切倫理關係的根源,所有人倫關係都從婚姻關係衍生出來。」確實是誇大了。

另外,如果婚姻的主要目的是生養兒女,那麼柯志明要拿什麼來反對一夫多妻呢?一夫多妻也同樣可以生養兒女啊。那麼柯志明是否就承認一夫多妻也在他所建構的「婚姻」的範圍裡面?

柯志明引用大法官解釋字第554號解釋文,更是匪夷所思。此解釋文的目的並不在於悍衛婚姻是一男一女(而非兩個女性或男性),而是在於回答這個問題: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對通姦、相姦者處以罪刑,是否違憲?在2002年之際,同性婚姻還沒有進入社會議題中,法官自然會使用「夫妻」這兩個字來形容進入婚姻的兩個人。換句話說,這個解釋文根本就不能夠被拿來證明台灣法律高舉「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而且不容改變。

柯志明又提到大法官解釋字第352號與552號解釋文,問題是這兩篇解釋文雖然提到一夫一妻,但是主旨是在解釋「重婚」的問題(為什麼不能一夫多妻)。而且解釋文沒有提到需要維持一夫一妻的理由(不能夠允許多人或是同性結婚)。解釋文僅僅是表達一個「現況」,那就是台灣當時的狀態是一夫一妻。柯志明不應該把「實然」解釋為「應然」。換句話說,解釋文當中並沒有提供任何理由,為什麼這個現況不能夠被改變。

如果柯志明要強調,法律上對於婚姻的定義是不容修改的,那麼我就要問,是「哪一個定義」不容修改?是1928年之前容許重婚(一夫多妻)的時候,還是禁止重婚之後?按照柯志明的思考路線,我想他應該不會認為在法律容許一夫多妻的年代,婚姻的定義是不可以修改的。所以我的問題是,為什麼只有在「一夫一妻」的定義之下,才不能修改?

2. 既然我們能夠證明,不是只有在婚姻當中才能夠生養兒女,那麼婚姻在這方面的功能,就不應該被放大。確實,生養兒女是婚姻中一個很重要的目的,這是不能否認的,但是如果要把無法生養兒女的同性婚姻當成是婚姻的類比,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們需要問,如何判斷某個關係是「婚姻」或是「婚姻的類比」?按照柯志明的文章,就只有「生養兒女」作為判斷的標準。那麼我要問,柯志明是否也把老年人結婚,看成是婚姻的類比呢?因為生理缺陷而無法生育的人的婚姻呢?雙方都不打算生養兒女(頂客族)的婚姻呢?

這就帶出另外一個重點,現今的台灣人,是不是所有的人步入婚姻,都是為了要生養兒女?顯然不是。許多戀人步入婚姻,是把婚姻看成一個愛情的里程碑,在公開的彼此承諾之後,可以在旁人的贊同之下,更加穩定的一起生活、彼此照顧。有沒有小孩,已經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選擇,不會影響到婚姻存在的事實(儘管大多數人還是選擇會生)。

柯志明說:「作為一個正常人,沒有人會喜愛由自己的婚姻所生養的兒女締結所謂的「同性婚姻」」。這是一個非常沒有禮貌而且侮辱人的言論。柯志明怎麼能夠因為自己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小孩進入同性婚姻,就認為只要是正常人都會這樣想?難道那些能夠接受自己小孩進入同性婚姻的父母親,就都不正常?我盼望柯志明在選擇用語時,能夠更加小心!

3. 這是明顯的滑坡繆論(slippery slope fallacy)。為什麼當社會承認同性性關係是正常,就代表其他的不正常性行為,自動失去了被稱為不正常的理由?柯志明並沒有解釋此因果關係,而只是「宣稱」(claim)。難道柯志明真的不曉得為什麼強制性交,亂倫或是人獸交之所以會被視為不正常的理由嗎?難道柯志明視這些行為為不正常,僅僅是因為他認為異性性關係是正常,因此推論出其他模式是不正常?如果是這樣,那麼對柯志明來說,這個滑坡就是真實的(既然異性性關係不再是唯一正常的關係,那麼其他形式的性關係就通通都是正常)。可是這種想法未免也太小看社會結構和大眾的思辨能力了吧? 強制性交罪之所以不被接受,是因為此行為是違反受害者的意願。請問允許同性婚姻,就代表允許違反人的意願與之性交嗎?這完全是兩回事。與未成年人性交,是因為未成年人還沒有性自主能力。請問允許同性婚姻,跟允許人跟沒有性自主能力的人性交,有什麼關連?

柯志明說:「鼓吹「同性婚姻」的同性戀運動者常辯稱,他們沒有要否定異性婚姻,而只是要爭取自己的婚姻權,與異性戀者一樣享有結婚的權利。此言不真實,嚴重誤導大眾。要求國家社會認同甚至法制化「同性婚姻」本身就是對兩性婚姻的否定,即否定兩性婚姻是唯一的婚姻形式」。柯志明在這裡偷換概念。同性戀者並沒有要否定異性婚姻,意思是說他們並沒有要否定「異性可以結婚的權利」,而不是說他們沒有要否定「異性婚姻是唯一的婚姻形式。」不是同性戀者誤導大眾。柯志明才是誤導大眾的始作俑者。

沒錯,同性戀者的確希望打破「異性婚姻是唯一的婚姻形式」這個觀念,但是請問打破了這個觀念之後,除了從此之後讓異性戀者覺得他們不再是唯一壟斷婚姻的群體之外,他們到底有什麼實質的權利上的損失呢?「優越感」恐怕不算是「權利」吧?女人在可以投票之時,男人的確失去了「身為男人才能夠投票的優越感」,但是這並不構成否決女人可以投票的理由。

4. 誰決定什麼是「天地法則、自然秩序與倫常價值」?別人所認為的天地法則,如果跟柯志明不同,為什麼我們要聽柯志明的?

柯志明又說:「國家必須根據普遍人性、共同理性與整體國民福祉(或人類福祉)來理解婚姻,而不是根據文化潮流、多數民意或自由言論來解構婚姻。」誰決定什麼是普遍人性,不就是根據文化潮流嗎?誰決定什麼是共同理性?不就是多數民意嗎?怎麼這些會變成是對立起來呢?難道柯志明不知道,現今所實行的一夫一妻,也是近一百年來才有的「潮流」?我們偉大的國父孫中山,就有好幾個太太呢!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以來,並沒有什麼法律禁止人納妾。真的要講傳統,允許納妾才是傳統呢!

5. 請柯志明先用研究和數據來顯示被同性婚姻所領養的小孩,其心理和生理發展,平均來說,會比異性婚姻所領養的小孩來的差。如果柯志明只能夠用「推測」來駁斥同性婚姻領養小孩的可行性,那麼可以說是十分薄弱。

其實現在的異性婚姻也沒有好到哪裡去。那些有待領養的小孩,就是異性婚姻或是異性性行為所造成的。諷刺的是,正好是一些同性婚姻想要來領養這些小孩,給他們一個有愛的家來成長。

6. 如果同性婚姻合法化,自然會在國民教育中教育小孩有這種類型的家庭。但是這不代表非得要灌輸小孩這些「實然」就是「應然」。我記得我在國高中時,老師也會教導各種類型的家庭,包括單親家庭和隔代教養。我們從來就不覺得一定要接受單親家庭或是隔代教養就是好的形態。為什麼柯志明就一定要有這種恐慌呢?難道柯志明對於自己家庭的「宗教教育」這麼沒有信心?就算柯志明沒信心,也不代表其他人就沒信心。畢竟基督徒在台灣長久以來只佔了總人口的5%以下,也從來就沒有幾個基督徒會覺得一定要把其他宗教都立法禁止掉,才會覺得小孩能夠長大後繼續持守基督信仰。

7. 權利不是沒有限制的,但是當你要給予限制時,就需要說明理由。如果說不出一個正當的理由要來限制某人的自由,那麼這個自由就應當被允許。如果硬要禁止,那麼就構成歧視。目前為止,柯志明所提出主要反對同性婚姻的理由,都是可以被反駁的,因此就沒有理由限制同性婚姻被合法化!

8. 為什麼同性戀者在財產、繼承、醫療、工作、娛樂、受教育等等方面可以跟其他人享有同樣的權利,獨獨結婚卻被排除在外?滿足同性戀者奇特的性愛觀有什麼關係?會傷害到誰?相對化已有的兩性婚姻制度,有什麼問題?優越感也是一種權利嗎?(參照第三點)

9. 「同性婚姻」所帶來唯一的改變就是同性可以結婚,說其他的價值觀都會一併解構,是誇張化了。許多人以為同性婚姻通過之後,其他所有的傳統價值觀都會加速解構,這是誤解。根據各國在婚姻相關的法令上的資料整理,可以證明這些所謂的滑坡論證,並沒有事實基礎。比如俄國最近一直積極的反同性戀,可是近親性交一直以來都是合法的。葡萄牙允許同性婚姻,而合法性交年齡是14歲(14-16歲間性交是否有罪,由法院解釋),可是中國大陸的合法性交年齡也是14歲,日本是13歲,而這兩者都沒有通過同性婚姻。在所有同性婚姻已經通過的國家中,沒有一個是允許重婚的。反而對於同性婚姻採取最保守立場的伊斯蘭教國家,允許一夫多妻。

結語:

我並沒有要刻意針對柯志明。我乃是希望藉由這樣的交流,可以幫助柯志明和我自己,在思考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議題上面,能夠更加成熟和完備。如果柯志明能夠因著我的反駁,而修正自己的論證,之後寫出一個能夠說服我的文章出來,那麼我也是很開心的。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公共神學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6 Responses to 回應柯志明反972法案之論述

  1. 小安 說道:

    謝謝你。

    其實我進入教會後感到蠻失望,許多信仰上的疑問,不但得不到解答,還被硬灌輸一些信念,告訴我說,聖經上這樣寫,聖經上那樣寫,我要順服,我要順服,我要順服。再有疑問,就被以一種"你怎麼都講不聽"的眼神看待。難道信仰就是放棄所有的思考和理性,只要信不要問嗎?這樣的人為組織,我真的非常非常失望。
    我理性上可以接受信仰有其不理性與純情感的部份,因為愛本來就太廣大太無法被某種固定形式所拘束,上帝是愛,神是愛,耶穌是愛,我拿不出這個證明,但人人都知道愛是真實存在的,基督信仰就是信仰愛,愛自己愛鄰人,願意關懷陌生人。
    因此特別喜歡你logo旁的註記「信仰的每一個層面都需要省思」。我會省思我是要照聖經字面去活出基督精神,還是要按照基督精神活出聖經教導。
    我相信每個牧者都是因著基督的愛而成為牧者,願他們不忘信仰的初衷幫助每一個需要上帝,需要神的人。

  2. guest 說道:

    Btw…柯志明其實是靜宜教授。他在台大只是兼任。一般學術上會以正職當頭銜只有一些沽名釣譽的人會把兼任當頭銜在外面使用。

  3. 路人 說道:

    剛剛仔細過去看了一下柯志明原文下的討論串:「異性是被assign這樣的任務的,然而不生小孩的家庭、不孕的夫妻、為了愉悅而用保險套等等的這些關係,本質上來說完全是符合被assign婚姻任務的 首要條件的人,只是基於現實的不完美、人的不完美、世界的不完美,他們未能達成美好婚姻的狀況如此而已。簡單的說,這類例子依舊都是正當婚姻,只不過不是 「好的正當婚姻」。」

    這一段非柯志明回應的,而是由一位署名「student」的人回應。只是想提醒一下版主,在您的這段回應文中的部分論述有誤植。

    但整體而言是很好的一篇回應文,謝謝。

  4. Amy 說道:

    是因為整場座談會只有他備發言稿,所以才會有人拿來討論吧,要不然他實在是整場中最鬼打牆的教授。

    他是下半場第一位,後面幾乎都是心理學教授,最後一位發展心理學趙教授的最值得一聽,她統整大量study而不是單一個案去發表結果,完爆那些用單一個案or道德觀念說同志婚姻會影響下一代的教授們。而提問發言時間,大部分人包括台大社會系副教授都針對柯的發言提出反駁。
    那場座談會蠻精采的,網上有人放錄音檔,有興趣的話可以找來聽^^

  5. student 說道:

    恕難一一回應此邏輯錯亂的反駁文章,可能您未讀懂發言稿要表達的概念,如同您其他文章開頭說的:希望讀者讀懂文章要表達的意思,和沒有要表達的意思。這句話很適合用在您身上。(雖然柯教授發言稿上未附註這句話給您)
    首先我必須澄清一件事,「平等」指的不是對所有人給予一樣的權利和義務。在法律上、現實上它指的是對同一件事相同處理、不同的事不同處理。回頭看同性戀婚姻,同性戀婚姻與異性戀婚姻相比有一個根本的差異,就是異性婚姻可以生出人,人可以組成社會、社會形成國家、國家再回頭保障人民實現其做為人之價值與穩當社會生活,基於男女婚姻所做成的,國家用法律給予特殊地位毫無無理之處,反之,同性戀婚姻除了個人自由意志之外別無其他,為何可以享有等同的婚姻模式?這已違反平等的最基本原則。或者,其他社會有許多關係,也因無法在婚姻關係中實現特定價值所以被限制,這顯現在諸多的婚約及婚姻法當中,是可受公評之事實。然而濫用平等的概念其實只是為私欲找個冠冕堂皇的藉口,並藉機挑起社會對立。
    剩下來的或許您可以讀柯老師的發言稿讀個十遍,或請教其他人,或許這可以幫助你和其他人找到正確並真實的價值與方向,然後修正自己的論述。即便您再也不會理解、改口、並認我等為坳口,我也將慶幸自己讓您失望。

    • andrewtsai 說道:

      那為何要讓無法生育的老人享有平等的婚姻模式?為何頂客族不會被政府罰款或是註銷婚姻狀態?為什麼政府從來沒有規定那些要登記結婚的人一定要生小孩,要不然就ooxx?

      法律的設立從來就不是每項批准的行為都是要給國家帶來利益。很多時候,只要此行為不給國家帶來整體性的傷害,就會允許。有時甚至雖然帶來傷害,但是法律也不會完全禁止,比如抽菸或嚼檳榔。請問同性婚姻會給國家帶來甚麼實質性的傷害?

      恐怕不是我邏輯有問題或是我沒有把柯志明的理論搞懂,而是你並沒有看懂我的反駁。

  6. 吳宗燐 說道:

    逛到這篇也提一下自己的意見~~我是站在整個社會的角度來看這些事

    其實每個議題分開就單純了….

    1.同志婚姻:不影響正常家庭,有經濟能力,減少人口數和資源消耗,會領養小孩減少社會負擔,不是同志的就不是,已經是的阻止也沒用….SO支持

    2.推廣同志教育:老鼠屎,別人挺你,結果挺完你之後,你去教育他的獨子獨女變同志,只是為了增加同志配的偶數量,搞不好他小孩只是雙性戀還可以成家,結果變成斷子絕孫,正常人不反對才奇怪了,要會察言觀色

    3.人獸XX:不影響正常家庭,不造成社會問題,減少人口數和資源消耗….SO自己爽就好,只要不出來推廣教育,晃瞎別人的眼就沒人管,也沒法律條文禁止,這些人出來抗議什麼==

    4.低年齡婚姻:雙方都沒經濟能力當然反對,一方有經濟能力,又是真愛的話,沒理由反對…..而且真愛的婚姻更穩定,比那些玩累了才結婚,老了隨便找個對象結婚,結婚離婚好幾次之類的還強的多…贊成

    5.多元家庭:一些不完美的人在一起,可能是婚姻有缺塊,或是經濟能力不好,某方面有缺陷等等,講直白點~賣相不好的人捆一捆變成特價買一送一,買一送二,於是有人心動買了…..本來不完整的人聚合之後變的完整,活不下去變成活得下去….不影響正常家庭,兼顧解決社會問題…..支持

    6.代理孕母:各取所需,對懷孕有缺陷的夫妻,窮到快燒炭的人很有必要….除了會增加人口之外,不影響正常家庭,反對的人是豬….

    7.通姦除罪化:已經不是老鼠屎能形容了,最好全拖出去宰了(這段請略過XD)一堆腦袋長肚臍下的肉食男女,ㄧ切萬惡之源,不幸的開關…..如果是肉食男女圈成一圈自己人在那通姦除罪化,當然沒人反對,但這些人就是只有欲望沒有道德,只會到處危害正常家庭的人類公敵…..其他訴求的人還笨笨的和這些傢伙為伍,活該被其他人反對到死….要抱團也該挑對象==

    這樣應該就很清楚了……有反對的聲音吵沒差,但別太激烈^^”

    • andrewtsai 說道:

      通姦除罪化是刑法除罪,民法還是有責任的。

      • agape 說道:

        人獸交應該不會過的,這應該會違反保護動物法。
        低年齡婚姻是多低呢?法律上未成年人應該是不被允許的,需要監護人同意吧!
        老實說我不知道法律上對婚姻到底有什麼實質上的好處(減稅?申請什麼補助?),應該還是卡在一個觀念問題。
        比較混亂的會是下一代的教育吧,眾說紛紜的,孩子們辛苦了。

  7. student 說道:

    您的回覆在我預料之中,很顯然我的理解沒有錯。
    您說的很好,例如嚼檳榔、抽菸(雖有菸害防制法)這些對國家無益的事情並沒有禁止,可是您是否注意到了,國家「更不會立法保障」,這些只與個人比較相關而與社會國家較無利害關係的行為一般給予尊重,也就是,即便不會立法保障,也不會禁止,這是基於平等原則的另一個主張,也就是主張人的生命從天而來是平等的,國家無意指導、干涉這些行為,因其個人生命各自負責。
    然而,為何兩三個人之間無法形成法律,而要多人至社會、國家才有法律呢?這彰顯法律的來源與意義,因人多、人有差異、為求社會穩當我們當引用律法在社會生活,於是(台灣的)法律不會阻止您今天是否嚼了檳榔、但它關心您是否隨地亂吐檳榔汁傷害市容;法律不會阻止高齡男子與一個妙齡女子是否能生出小孩而准許其婚姻,但它會關心高齡老先生是否為了增產報國而多娶幾個妻子努力做人。
    法律判斷的「價值」而不是判斷「人」。很顯然您不懂這個基本的法學道理,這樣說,希望您不會因此動怒。
    其實您仔細觀察不難發現,我們在討論的是兩性婚姻與同性婚姻的價值與保障意涵,而不是「同性戀者」、「異性戀者」,前者關乎價值、後者關乎人。雖然討論他們婚姻的價值必然牽扯他們的人,但還是有根本上的不同。
    那些高齡、頂客族不需要被限制的原因是,他們若選擇進入的是男女婚姻,那麼也就是法律認可的價值,這理所當然在保障之內,雖然他們或許無法實現生育或其他的價值,但是他們確實是在這個價值底下。或許這樣說您會更明白,法律根據價值、功能(它從來都不是根據「人」)來給予一個總體的權利義務與限制關係,形成一個「標準」,但是對於進入這種保障價值而無法實現相當功能的人,就如同嚼檳榔一樣,不會禁止,因為這個行為人在我們訂的標準之內,雖然他可能無法具體展現功能,但這是人的不完美、社會的不完美所造成,與法律要保障的價值無關。這一點也不矛盾,因為法律不會管您生活的芝麻綠豆,它是道德的最低限度,它是一種「標準」。
    否則,照您的回應的邏輯推演,同性婚姻應當受保障,因為它雖無法展現異性婚姻的等同價值,但還是個人進入婚姻的意願,所以應該保障。接著,戀父者戀母者的婚姻也應該保障,因為它雖然無法實現婚姻價值(很可能遺傳變異、胎兒畸形),但還是他們自己想進入婚姻的自由意志,所以應該保障。再來,戀獸者意與動物性交且結婚,雖然無法展現婚姻價值,但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性欲望,基於人人平等,我們也該保障這種婚姻。根據這種邏輯,還有無限多的再來,請問,除了婚姻的例子以外,社會上的各種行為,有哪些不可以?為什麼不可以,根據什麼所以不可以?
    因此,您的敘述在我看來更加地歧視人。您無視價值最基本的差異,只是尋找社會上各種現象來否認事實,這無形之下顯露了您對人的不尊重與漠視法律的自負。
    說真的,個人認為如果您真的對此很有見識,應該是寫出一篇您對法律的理解,再根據這樣的理解去說明為何同性婚姻符合法律的保障,並且再深入地比較您對婚姻家庭、法律、道德倫理和反對者(如柯志明教授)的價值差異,讓外人一眼明辨誰對婚姻、法律、道德、權利的理解較為恰當、合理,那才是有格調的評論文章。提不出整體看法,然後斷章取義並把所學知識放進來質疑一番,實在不知道能表達什麼。是表現的似乎高人一等居高臨下的批判嗎?還是其他什麼廉價而容易的正義感?不如在神底下做最深層、最困難的思想吧。

    學生建議

    • andrewtsai 說道:

      我想詞彙的定義很重要。何謂「立法保障」呢?你覺得台灣法律沒有保障抽煙(或嚼檳榔)人士的權益,在我看來,沒有立法禁止,就是一種保障啊。允許菸品流通,並且在開放空間,讓人有權利可以抽煙,別人也不得禁止(只能夠消極的走遠一點),並設立菸害防治法,這就是一種保障,或是管理。同性婚姻也是一樣,是一種保障和管理。(管理什麼呢?只能兩人進入婚姻,只能成年,需要有性忠貞等等的義務)
      你說抽煙對國家社會較無利害關係。這要看你是用什麼標準來看待。抽菸而造成的生理疾病,給健保帶來多少負擔呢?不抽煙而常常會吸到二手菸的人,權益也有某種程度的受損啊。如果仔細計算下來,那我就必須問,為什麼允許同性婚姻,會對社會造成很大的傷害,以致於你可以很嚴肅的說,抽菸雖然有傷害,但是不大,所以允許(個人的生命各自負責),可是同性婚姻傷害是很大的,所以不應該允許(「個人的生命各自負責」不能套用進去,需要加以干涉)。

      我要的就是這類「同性婚姻如何具體的傷害到社會,而且傷害還不小」的論述。

      你對於保障頂客族或是高齡結婚可以得到保障的說詞,有偷換概念的嫌疑。我指出這個毛病出來,是要反駁「婚姻的目的是為了繁衍下一代」的理由。你宣稱我的反駁無效,但是理由卻是因為這些case符合「婚姻是男女組成」的定義。這已經是假設你要爭論的點是正確的,有循環論證的嫌疑。我要指出的是,如果高齡或頂客族都可以有結婚權,而這些case都是沒有生育可是依然享有結婚的權利,那麼就不能夠拿「同志不能生育」作為理由而禁止他們結婚。事實上婚姻法也不是真的那麼care進入婚姻的人是否會生育,要不然應該要規定夫妻要先生育才能夠註冊結婚,或是結婚後如果沒有生育,就注銷他們的婚姻。即使我退一步來說,以生育與否來做為是否擁有結婚的權利來判定,是ok的,那問題在於,現階段的婚姻法,是這樣嗎?還是只是某些團體自己想像婚姻法就是如此(如同有些不懂法律的人想像法律就是最低的共同道德標準一樣,是毫無根據的說法)?

      至於亂倫或是人獸交的「滑坡繆誤」,我已經在別處談過。我就不重複了。

      對了,既然你提到滑坡,你要不要幫柯志明回應一下,按照他對婚姻的定義,請問他拿什麼來反對一夫多妻?

      • 路人丙 說道:

        基督徒在建構一個反同性婚姻的公共論述時,常受困於一個根本現實,那就是反對的原因是「聖經說」,而非從經驗歸納出同婚合法化可能造成的傷害,也非從法理演繹出來的結論。也就是說,我們先有立場,再找論證。也因此提出的公共論述都捉襟見肘,法理辯證法學家不買單,實證敘述被搞科學的圍剿。We can only preach to the choir。全球民意的轉變,實為一個「說服-被說服」的過程,人權法治與教育普及是催化同婚合法化的基本要素。對教會而言,這最終將是一場釋經之戰。就如在十九世紀,美國教會因奴隸制度而經歷了空前的神學危機,當時的爭議是聖經曾經允許背書過的社會制度,在今日社會有可能是罪嗎?而在同性婚姻之爭,我們則面對聖經曾經定罪的行為,有否在今日可以是被接受祝福的社會制度?相對於當年美國的奴隸爭議,現在要處理的經文較單純、較少,也沒有糾葛的政治經濟利益,相信教會與社會要爲這進程付出的代價,將相對低廉,至少沒有國家需爲此打一場血腥的內戰!深願各方都有學習,愛與公義也得成全。

  8. Terry 說道:

    我看了好幾次這種文..我發現兩方都一直在用機車文互凸..何謂機車文互凸,就是逐字句的邏輯攻擊,而不以要表達的概念討論。唉…

    我以這篇文舉例..
    “生養兒女的確是婚姻一個很重要的目的,但是柯志明過度放大了。婚姻能夠保障兒女在一個比較穩定的環境下成長,沒有人會否定這點,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生養兒女,邏輯上來說,並不是非得要透過婚姻才能夠做到。近年來,在英國的嬰兒,有一半是處於父母沒有結婚的狀態之下出生的。其他西歐國家也有類似的潮流。或許這個潮流會帶來社會更加不安定,但是肯定證明了婚姻不是唯一生養兒女的媒介。父母沒有結婚,兒女依然要叫父母爸爸媽媽,依然要叫手足弟兄姊妹,因此柯志明所說的「(婚姻)是一切倫理關係的根源,所有人倫關係都從婚姻關係衍生出來。」確實是誇大了。
    另外,如果婚姻的主要目的是生養兒女,那麼柯志明要拿什麼來反對一夫多妻呢?一夫多妻也同樣可以生養兒女啊。那麼柯志明是否就承認一夫多妻也在他所建構的「婚姻」的範圍裡面?”

    作者自己講 ”婚姻能夠保障兒女在一個比較穩定的環境下成長,沒有人會否定這點”

    作者又講 “或許這個潮流會帶來社會更加不安定”
    作者自己都說重要又一直凸?社會現象當然都沒有絕對100分對0分的阿,所以社會問題的討論結果通常都會以較好的做結論,社會議題沒有絕對對的,因為不是一加一就必定等於二的問題啊….所以看起來原作者大致是對的阿不是嗎?

    好..再來… ”父母沒有結婚,兒女依然要叫父母爸爸媽媽,依然要叫手足弟兄姊妹”.. 是啦這一部份是這樣叫啦..那爸爸和另一個人生的怎麼叫他的叔叔和你的嬸嬸什麼關係..我舉的例子很簡單了..啊..財產怎麼處理..如果沒有婚姻基礎的話?這些都是倫理啊..沒有婚姻就整個大亂了阿(台灣是這樣..西方國家當然又不一樣)…作者聽起來親戚不多啦..

    再來 ”那麼柯志明要拿什麼來反對一夫多妻呢?一夫多妻也同樣可以生養兒女啊。”….吐這個有關聯性嗎?現在的婚姻體系是因為要兩性公平產生的..作者是在吐什麼?

    再來… ”其他西歐國家也有類似的潮流。”..對啦近來西歐是有這個潮流啦..只是奇怪耶..近來這個西歐潮流起來時..同時爆發一堆事情啊什麼金融風暴啊..歐豬風暴啊…國家生產力都大幅降低啊…這些歐洲人是不是因為花太多時間在…所以…奇怪啊..真巧…像作者講的帶來社會不安定性?

    以上發言純屬亂凸….重點在那裡..就是大家都可以亂凸啦…回家養兔子..兔兔樂啊…唉

  9. Jurio 說道:

    來講個故事,假如某一天的夜晚
    有個人拿著一個發光的燈泡站在路邊一動也不動
    請問大家覺得這個人在幹什麼?
    有個好奇的路人就去問他啦
    接著他回答,他說他現在是盞路燈…要大家同意他現在是盞路燈…
    這樣的情況各位會怎麼想呢?

    沒錯阿,他手中的燈泡確實發揮了照亮路面的功能
    而且他這樣也沒有妨害到任何人
    要說他不是路燈好像也說不過去…
    如果有人罵他神經病並且不贊同他是路燈的話
    那不就是在歧視他?侵害他的人權了?

    唉…
    我想正常人都知道真的路燈跟扮演的路燈的差別
    一般路燈的主幹都是用金屬,木頭之類的非生物構成的
    要把拿著燈泡的人當成真的路燈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更別說去宣導路燈這東西不一定是要非生物構成的這樣

    那麼
    請問各位什麼叫做結婚?該不該用人權去宣導怎麼樣的事情呢?

    要我說嘛..在有人想一輩子演路燈這一點我不反對…
    但是要我去被部分人宣導怎麼樣的東西也叫路燈的話…那不是…
    …強加在個人身上的痛苦嗎?

    • andrewtsai 說道:

      讓法律通過同性婚姻,跟你認不認為兩個同性在一起可以算是婚姻,不一定要綁在一起的。

      你可以不認同,但是在沒礙到你的情況下,給予其他人自由去做出他們想做的選擇,不行嗎?

      • Jurio 說道:

        法律是他們的喔?明明法律就是具有強制性
        憑什麼為了他們的自由拿來要求所有人指鹿為馬
        他們是胡亥在世不成

        • andrewtsai 說道:

          法律有強制你要認為吸菸很正常很美好嗎?沒有。但是法律給人吸菸的自由。法律有強制你要認為墮胎是一件很美好的選擇嗎?沒有。但是法律給想要墮胎的人有墮胎的自由。

          更何況,你用的比喻和成語,都已經假設了婚姻就是一男一女所組成的。可是這不正是爭論的焦點嗎?你不能只是假設大家都同意這個定義,而需要證明。婚姻並不是科學,而是一種文化。既然是文化,就沒有科學的標準或定義。你覺得表兄妹可以結婚嗎?你覺得不行,但是歐洲長久以來,貴族和王室常常在做這種事情。你覺得一夫多妻算是婚姻嗎?伊斯蘭國家可以。你覺得一妻多夫算是婚姻嗎?可是西藏卻盛行這樣的文化。

    • Yuan 說道:

      這故事我看了一遍又一遍 很難理解有什麼關聯性在?

      因為同性想要結婚 希望大家同意同性可以結婚
      因為有個人想要當路燈 希望大家同意他是一盞路燈
      所以
      因為異性可以結婚 大家都知道異性都可以結婚
      因為正常人可以是路燈 大家都知道正常人都是路燈?

      可否稍微解釋一下這個故事的比喻對應關係在哪"?
      照這樣解釋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 Mario 說道:

      你真的明白什麼叫做強加在個人身上的痛苦嗎?

      如果套用你的故事,你們更像是強迫一個人去做一個路燈,告訴他你應該站多直,燈應該舉多高。逼問他為什麼你跟其他路燈不一樣!你是不是故意選擇不做好路燈!

      請你告訴我,若是同志可以結婚究竟會讓你多痛苦?我相信你一輩子認識的同志伴侶絕對沒有多到讓你痛苦到哪裡去。
      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一直以來被各種歧視、污辱,就只因為自己喜歡的性別和一般人不一樣有多痛苦!

  10. Miomeo 說道:

    人類就是男、女兩種性別,由男女連合繁衍下一代。這是造物主已經定好的自然律。男與男、女與女要建立婚姻打破這個由自然律而來的法律制度,請便。但違反自然律而得到的後果,請自付。但如果因此而影響其他人的權益,其他人有權表明立場。吸煙有害健康,要吸的人自付後果;但吸煙的人影響他人健康,因此要立法禁止在公眾場合吸煙。

  11. ruby 說道:

    哇 筆者的邏輯真的很強,感受到您的知識充足,以及熱切關心公共議題!
    其實在台灣同性戀朋友可以結婚啊,只要到政府機關去登記就可以成為伴侶或說配偶,畢竟台灣是講自由講人權的國家,我很盼望國家可以為同性戀朋友另設相關法律保障他們的婚姻權益,讓他們感受到被接納被尊重,不過個人比較不讚同直接修改民法972,我認為這是繞遠路,而且是條艱辛的路,況且異性戀朋友&同性戀朋友都各自擁有保障,不是皆大歡喜?  我覺得平等是不要侵犯到別人的權益,這就好像有男/女廁所分開,都各自擁有上廁所的空間和隱私(雖然有時候尿急我會看看男廁有沒有人,而跑到男廁上一下~哈哈,所以盼望友善廁所的推動,可以對不同需要的朋友帶來幫助)又好比政府在捷運站上設置女性等候區,用來保護女性(我覺得這個作法很有智慧) 

  12. 引用通告: 基督徒應該比別人更渴慕認識真理 | 蔡昇達的神學園地

  13. doctor 說道:

    菸害防治法是保障吸菸?明明就是限制和懲罰吸菸,包括禁止公共場所吸菸,甚至買菸就要課徵菸害健康捐等稅費,那同性戀者必要的肛交行為帶來新增愛滋患者有八成多為男同性戀者,有肛交防治法來限制和和懲罰嗎? 例如徵收肛交稅費? 當然必要不是我個人說的,是同性戀團體的主張,並且被香港法院列入判決理由。事實上除了愛滋還有梅毒淋病菜花B肝C肝等眾多疾病,對公共衛生等威脅恐遠勝吸菸,主張向高危險群同性戀者收稅費會被說歧視,但無法可收的情況下就是花費大量健保和政府預算,帶來嚴重的負面外部性,開放他們結婚還享有稅額合併申報和減免等好處,恐加重我國財政負擔,不能做為公共利益禁止結婚? 如果開放同性結婚,那麼雙性戀者原僅能與異性結婚,還有繁衍後代的可能,其中一半轉去和同性結婚? 那少子化不就更嚴重了? 最後一點你說:在所有同性婚姻已經通過的國家中,沒有一個是允許重婚的。有反例哥倫比亞就是同婚又允許重婚(或同時婚)的國家,該更新資料了,資料來源如下: http://www.storm.mg/article/283125

    • andrewtsai 說道:

      如果你真的在乎愛滋病,那就請允許同婚制度成立,因為婚姻制度會限制婚姻內的人只能有單一性伴侶。你不給他們法律的單一性伴侶約束,又要批評他們愛滋病氾濫,這邏輯很有趣。
      同性戀和雙性戀只佔人口1~3%,少子化罪魁禍首是異性戀。異性戀自己先提高生育率,再來嘴別人好嗎?

      哥倫比亞有三個男的「合法結婚」,更證明我的質疑是對的。哥倫比亞早在2001年就取消重婚罪。五年後才通過同性婚姻。因果因素先弄清楚好嗎?我在本文也說過,很多歐洲國家本來就沒有亂倫罪,一些基督教媒體還編故事,說同性婚姻通過後,連亂倫都合法。德國甚至是在最近才通過獸交非法化,以前德國人要搞獸交,法律管不到。

      再來,雖然哥倫比亞沒有重婚罪,但法律上並沒有把群婚制度化。這三個男的只是簽署民事契約,有律師為證。他們雖然不會被法律制裁(因為沒有重婚罪),民事契約也有法律效力,但這是不是在法律上跟傳統婚姻效力一樣,有一樣的保障,還是未知數。這情況跟唐鳳有點類似。

      有空多看其他的報導,才不會被一篇文章誤導。

  14. G 說道:

    婚姻的定義與目的, 各個文化國家宗教個人, 都有不同。

    國家的婚姻法律是根據婚姻的定義與目的來制定的。

    臺灣社會過去對婚姻的定義與目的, 有

    一男一女
    穩定社會
    生養下一代

    但是臺灣法律並沒有明確的把這些目的定義寫出來, 只是在背後有這樣的思想

    老人或不孕是生理上有缺陷, 頂客族無法測量, 並且在結婚前若額外去測量是否不孕, 停經, 不願生育等, 不甚合宜。

    這個是說, 沒有強迫婚姻必要生育, 但是國家期待婚姻有生育來制定法律

    同性婚姻不需要測量就知道「生」的期待不會有.

    所以得把婚姻的定義與目的改變!

    既然改了,法律上的制定理因由新的目的與定義出發, 重新制作

    把生養下一代的期待拿掉!

    但如此對於符合生養下一代的, 是否要額外獎勵?

    簡單來說, 生養是期待而非強迫, 老人, 頂客族, 同性, 在這結果相同的點上, 是有所不同的。

    不曉得這樣是否回答老人頂客難題?

    • andrewtsai 說道:

      1. 台灣社會在更早以前,是容許重婚的。重婚也可以達到生育的目的,所以如果要訴諸「過去」,是否請你一併認同一夫多妻?
      2. 你列出來的婚姻定義,你自己都承認沒有明確的寫出來,既然沒有寫出來,又何需更改?如何更改?
      3. 既然你都說結婚的人不強迫生育,只是鼓勵,那就是說生育並不是結婚的必要條件。那為什麼談到同性,卻把生育看成是必要條件,因而否決同婚的合法性?

  15. Jurio 說道:

    同性模仿男女結婚是模仿得贏男女近親嗎?
    男女近親是被禁止結婚生育還是禁止結婚模仿夫妻裝不孕症?
    結婚是什麼
    男女生育的許可前提而已,不知為何同性這麼愛他們的模仿行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