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一個願景(二):傳道人與教會的關係

pastor-8590_640

來源

傳道人應該具備怎麼樣的條件和恩賜,相關的資訊和書籍已經有不少。網路上也有許多類似主題的短文可以給大家參考,比如「再思當代牧職」以及「蒙召傳道與相關恩賜」這兩篇就寫的不錯。我這一篇主要是想簡短的探討,傳道人跟教會的關係是什麼。

幾乎所有的大教會,都是把目光集中在領導他們的明星牧師身上,無論是美國馬鞍峰教會的Rick Warren,新加坡城市豐收教會的康希牧師,印尼唐崇榮國際佈道團的唐崇榮牧師,還是台灣新店行道會的張茂松牧師,都是如此。誠然,一個有恩賜、有號召力、有感染力、有卓越領導力的牧者,當然會成為許多人效法和跟隨的對象,可是往往在被眾人抬舉的歡呼聲中,這些牧師很容易就陷入自以為是的屬靈危機中。可能因為如此,以上我提到的名牧,在最近都被捲入不同程度的爭議中(容我省略細節)。我並不是要特別批評這些大牧師人格有問題,而我沒有。我要強調的是,當一個人活在光環之下,每天看到的都是自己所建造的豐功偉業(在此沒有諷刺的意味),他能夠不驕傲嗎?換成是我,可能鼻子早就向著天空了。

正因為環境容易影響到人展現出來的性格,所以牧者更應當刻意的去避免陷入聽不見善意的建言或批評的光景中。而我認為,其中一個最好的方法,就是權力的分散。在教會剛創辦之時,或許大小事情都是由創辦的傳道人或宣教士決定。這是難免的,因為教會剛成立之際,很難有其他成熟的同工一同商量計畫。但是一旦教會穩定下來,傳道人就應該把權力下放,甚至把自己擺在一個受執事或長老監督的體制之下。

牧者應該要有一個觀念,那就是教會是屬神的,而不是屬於自己的。在教會中,真正重要的是羊群的屬靈需要是否有被滿足,解釋聖經是否合乎中道,教會整體是否有好見證等等,而不是牧者的地位是否很穩固或是牧者是否被大家所尊崇。牧者是要以耶穌的心為心,而不是像經營自己的事業那般看待教會。用更實際一點的角度來講,就是牧者應該要在教會培養越來越多成熟到可以承擔責任的信徒,以至於如果他今天生了重病,需要請假三個月,馬上就會有足夠的同工可以來遞補銜接,而不會使得教會的事工癱瘓。

教會是屬神的這個概念,或許所有的牧者都會在表面上認同這個觀念,但是在實際操作時,往往又是另外一回事。許多牧者認為教會長執的職責,就是要(無條件的)輔助牧師來推動事工。這並不是一個健康的想法。若教會的體制是讓牧師一個人來決定大小事,那就等於是把整間教會的成敗,都完全交在牧師的手裡。問題是,牧者也是人,也會有說錯話,做錯事的時候,更何況當牧師的權力沒有被監督時,是很可能會促成腐敗的。

Most-Managers-Are-Terrible-at-Accountability

連結

因此,雖然推動事工是長執的職責之一,但是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職責也不該被忽略,那就是要為教會把關,並監督牧師的工作。這種監督不是單純的上司對下屬的監督(supervision),而是具有類似同儕之間的問責(accountability)。固然長執不需要每天早上都打電話確認牧師是否有準時到辦公室上班,或是每次開會都要把牧師講道哪裡講錯都一個一個攤出來討論,可是也不應該落入另外一個極端,看見牧師作事情出了問題,甚至犯了明顯的罪,都當成不知道,並且以「讓神來處理」當做藉口。他們需要知道,牧者也是人,也會犯錯,同時也需要為自己所犯的錯負上責任與代價。在犯罪的事情上面,牧者絕對沒有特權可以逃避。

或許這種制度會對某些牧師綁手綁腳。可能某些長執對於教會事工並不熱衷,所以對於牧師所提出的各種事工方案覺得很麻煩而一概否定,但是若是如此,責任就不在牧師身上,而是在長執身上。而且對於冷淡的教會,牧師若自覺沒有能力可以挑旺起來,也大可以辭職,另覓教會,讓更有能力的牧師來試試看。

相對來說,如果一間教會都是由牧師自己來決定事情,那麼無論是平信徒還是長執,可能在信仰的深度和廣度上,都會受到牧師的牽制。他們可能會乖乖的聽牧師的教導,聽牧師的決定。講好聽一點是尊重牧師的決定,「順服就蒙福」,但是實際上卻是因為沒有自己的想法或是不覺得可以有自己想法的自由。這樣的信徒,只能夠在牧師所設立的框框中去成長。也有可能的是,他們雖然不喜歡牧師的某些教導或作法,可是卻礙於體制而不敢說出來,忍在心理面。縱使在教會外面讀了或聽了某些不錯的見解,但是因為跟牧師的教導不容,所以在教會也只能默然不語。

大多數人的天性是想要自己作主,想要事情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完成,可是牧者需要抵擋這樣的誘惑。事實上牧者如何看待自己跟教會的關係,也可以反映出自己是否有安全感。有安全感的牧者,不會怕把權力交給別人,不會怕別人跟他的想法或作法不一樣,不會怕信徒去讀神學讀原文,然後回頭來指出牧者哪裡教錯。許多牧者希望教會的教導能夠統一,美其名是讓信徒能夠安心,可是其實是牧者害怕自己的某些教導被成功的否定之後所帶來的衝擊。所以與其讓自己有機會學習和成長,這些牧者寧願一開始就禁止雜音在教會中出現。久而久之,他們還真的認為自己所講的,所教的,都不會錯。這是何等可惜!

博學的賴特博士(N. T. Wright)會謙卑地對他教的學生說:「我教你們的東西,至少有20%是錯的,但是我不知道是哪20%。」如果華人教會的牧者們也能夠有這種謙卑的胸懷,我相信教會文化會有更正面的改變。

讀者可另外參考此文章:絕對服從?–從服從談牧師談教會架構

20104/8/8 更新:
另一篇值得參考的文章:Why Mark Driscol Needs a Bishop

2015/1/12更新:
劉三牧師的:牧師,誰來監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教牧心得, 教會文化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1 Responses to 教會,一個願景(二):傳道人與教會的關係

  1. Auster 說道:

    “而且對於冷淡的教會,牧師若自覺沒有能力可以挑旺起來,也大可以辭職,另覓教會,讓更有能力的牧師來試試看。"這句話聽起來有逃避責任的感覺,能更深入的解釋下,或者分享您在實際生活中所遇到的經驗與處理方式嗎?

    p.s 我是梁凱翔

    • breath35 說道:

      i have problem with coming up a good solution for laodicean churches too

    • andrewtsai 說道:

      凱翔弟兄:
      我只是務實的講。如果這個牧師在不冷不熱的教會中待了五年十年,每次要推動什麼事工都被打槍,都被白眼,然後常常被長執「安撫」不要搞那麼多事情出來讓大家忙碌,我想辭職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牧者自己要清楚神的呼召是什麼,是繼續跟這些人耗,還是他知道自己不適合這間教會?辭職不代表逃避責任,剛好就是因為知道自己有責任,知道自己沒辦法把教會挑旺,所以才辭職來負責,並且為這間教會禱告能夠找到更合適的牧師。

      我會提這個例子出來,是因為可能會有人覺得如果教會遇到懶惰的長執,那麼牧師就無法推展事工,那麼是不是讓牧師有比較大的權力,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是:不!因為集中權力在牧師身上,帶來的壞處,是遠超過好處的。上述所提到的「壞處」,其實也不是沒有方法去處理。雖然辭職可能聽起來不像是好的處理,可是難道讓牧師擁有全部的決定權就可以解決嗎?

  2. Each 說道:

    不過在某些宗派內,發生過長執權力過大,在某次牧者指出該長執所犯的罪(姦淫)後,長執反而在續䀻牧者時,逼走牧者,我想摩西雖然生命有缺點,然而在亞倫、米利暗攻擊他娶古實女子時,神並沒有站在亞倫、米利暗這邊,當然他們的心態固然有可議之處,然而上帝也看重祂所設立的權柄。我並沒有贊同牧師該大權獨攬,但好的領袖本來就該接納建言,然而給予長執過多的權力,有時美其名是監督牧者,其實也有制肘以及權柄錯置的風險..

  3. 引用通告: 粉飾太平還是反省悔改? | 蔡昇達的神學園地

  4. 引用通告: 教會,一個願景(三):教會作為醫治人心靈的場所 | 蔡昇達的神學園地

  5. 引用通告: 遠志明性侵事件的後續發展 | 蔡昇達的神學園地

  6. 引用通告: 遠志明疑似性侵事件的後續發展 | 蔡昇達的神學園地

  7. 引用通告: 遠志明疑似性侵事件的後續發展 - 信仰百川

  8. 引用通告: 遠志明疑似性侵事件的後續發展 - 信仰百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