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才是「天真實在論」?評周功和院長的「亞當的歷史性」一文

theistic evolution

台北的中華福音神學院這個月(2013年10月)的院訊中,第一篇文章標題是「亞當的歷史性」,作者是周功和院長。這個題目其實很大,要在兩頁之內講清楚,是不可能的任務。果然看了下來,發現這篇文章主要不是在證明亞當的歷史性,而是舉出反對亞當的歷史性之人的繆誤。更具體的說,就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的繆誤。

周院長首先引用庫恩(Thomas Kuhn)的思想,指出「天真實在論」(naïve realism)的錯誤。這一部分花了一半的篇幅。可惜的是,我不知道是庫恩搞錯,還是周院長搞錯,天真實在論的重點並不是人類「對自然的理解,可以達到完全客觀與正確的地步」。天真實在論的重點在於人是如何可以取得客觀正確的知識。這個理論認為,人類可以單憑感官(五官)所接收到的資訊,就可以很正確的理解這個自然。比如人看到一顆蘋果,是紅色的,是接近圓形的,重量很輕,那麼這個被投射進眼球內的影像,就是蘋果真實的面貌,手所感覺到的觸感和重量,也確實是蘋果的屬性。天真實在論之所以會被命名為「天真」,就是因為很多物體或是自然現象的本質,並不是我們感官所感受的那樣。人自以為看見什麼就是什麼,這就是天真。

按照天真實在論原本的定義來看,周院長要指責頂尖的遺傳學學者柯林斯犯了這個錯誤,是非常的可笑的。現代的科學老早就拋棄了這種倚靠感官來探索自然的方式,要不然發明和製造許多昂貴的儀器來檢測物質中的各種數值和變化,是為什麼呢?不就是因為科學家老早就知道人類的感官不準確嗎?

但是如果退一步來看,如果是按照周院長的定義,那麼他批評柯林斯在亞當的歷史性上面,是自認為已經達到完全客觀與正確的地步,又是否準確?很可惜的,依然是不準確。科學家本來就知道,現今的科學會被將來的科學所取代,所以才不斷的要做實驗,不斷的研究,不斷的提出新的理論。一般的科學家並不會認為現今的科學理論和知識,就是「完全客觀與正確」,反而會認為是「目前可以想到最好的解釋」。

周院長所舉出柯林斯所犯的錯誤,剛好就是證明現代的科學家是不斷的追求進步當中。請問是誰提出來,基因caspase-12並不是柯林斯所想像的那樣,在所有人類中都因為變異而失去功能?是周院長嗎?並不是,而是其他的科學家。是誰提出來「古老重複子」並不是柯林斯所以為的那樣,完全沒有作用?還是科學家。科學理論本來就不斷的在被修正當中。諷刺的是,即使科學家現在駁斥了柯林斯的一些說法,這些人還是相信演化論,依然認為人類並不是從一對夫妻繁衍下來。可見得區區幾個說法被修正,並不能夠影響到演化論整體在科學界的地位。

也許有些人會認為,科學家信仰演化論,所以無論有多少證明演化論是錯的證據,他們一概不予理會。但是這種猜測是錯的。科學家一直都在尋找能夠顛覆目前科學理論的證據。如果真的被找到,那麼只要論文一提出來,通過同儕檢視,馬上就會被捧上天,名聲和金錢跟著來。誰不要呢?在演化論或是亞當的歷史性上面,科學家自然也是一樣。並不是生物學家死守著演化論不放,而是因為支持演化論的證據實在太多,而其他學說(比如智慧設計論)的證據又少的可憐,所以才會持續的把演化論當成是「目前可以想到最好的解釋」。科學界並不假設演化論是不能夠推翻的。只是如果要推翻,必須要有充足的證據。請問周院長或其他反對演化論的人,有提出足以推翻演化論的科學證據嗎?如果沒有的話,為什麼要怪別人繼續提倡演化論呢?

再退一步好了,如果周院長認為柯林斯自認為完全客觀與正確的指控是確實的,柯林斯的確相信他所提的證據(caspase-12和古老重複子)是完全正確的,那麼周院長恐怕也在打自己巴掌。為什麼呢?因為周院長似乎也同樣的相信歷史的亞當絕對是正確的:「我們要相信聖經的記載,不要放棄亞當的歷史性。」咦?為什麼周院長不允許別人「自認完全客觀與準確」,自己卻可以呢?他們之間的差別,只在於取得知識的管道而已。柯林斯對於亞當的歷史性問題,用的管道是科學,然後得出他的結論。而周院長的管道是聖經(更準確的說,是自己對聖經的解釋),然後得出他的結論。如果柯林斯因此要被指控為天真實在論,那麼周院長恐怕也難逃這頂帽子啊!還是說,周院長願意承認,他並不是真的那麼確定亞當真的存在?

總之,這篇文章很明顯的帶有偏見,因此很諷刺的,無法「客觀」地評估整個議題。

————————–

guitar string

來源
附錄謎語:請問這張圖片是什麼東西的放大圖?

 

 

 

答案是:

 

 

吉他弦。

 

可是相信天真實在論的人,可能會看成是:魔貫光殺砲~~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護教學, 創世紀, 教義探討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4 Responses to 到底誰才是「天真實在論」?評周功和院長的「亞當的歷史性」一文

  1. 曾馨慧 說道:

    周院長要駁斥的,或許另方面來說,是關於自然神論的錯誤?談論亞當的歷史性是一個很不錯可以深入探討的大論題,對基督徒能夠更琛入的了解創造,原罪,救贖….的意義。至於進化或創造這種爭論,達爾文已經承認錯誤,後續科學家也沒有都延續達爾文初期的錯誤。你們共同談到的似乎是方法論的問題?您認為周院長認為科學家是先有心證再做研究,而否定科學家嚴謹做研究的客觀性?我不知道是否因為護教的一點焦慮,我們害怕科學的研究結果與聖經不符而影響傳福音。但科學是會不斷的再被科學所推翻。我想一個研究科學的人,基本知道任何的研究,不會因為自己或別人的研究結果,就下什麼定點(那也就不用繼續科學了,自己也沒事幹捲餔蓋了。)也不會先有結論再找證據拼湊,而失去科學研究的精神。不否認有些大咖的研究成果,被人當做定論而影響當代思想,再等後代推翻;也不否認有些科學家會以研究結果主觀認為就是這樣,至少目前來說;也不否認我們也曾經犯下這樣的錯誤,而處決了科學家。就讓科學去研究,上帝的創造不也是讓人去發現,無論在哪種科學領域,只能發現創造的偉大,人類窮及在自己的一生是無法研究得出來。無論懂不懂科學,只能哇….既然是在神學院刊物,都是相信創造論的,或者真正多談論點亞當的歷史性,首先的亞當與末後的亞當,原罪與救贖論…這些。而對一個不相信創造的科學家,那就以對方科學的方法去談,但如果對方的小學,我們要踢館但反被人踢,因為我們的不足,反被將而百口莫辯?然後輕蔑人家的小學,翻臉一句反正聖經就是這樣說,不可以懷疑,拂袖而去,甚至撂下狠話你不能得救,這就先失去愛,怎麼領人信耶穌呢?我們無法具備別人的專業能力,但是任何人再專業,學問大不大,看我們的態度我們的心過於他的專業。一個學問很大的人,可能是一個不認得字的人帶信主的,也可能是同行以行帶信主的,也可能同病帶同病,上帝具有安排,問題是我們是否順服於上帝的方法

    • andrewtsai 說道:

      謝謝您的回應,有機會可以這樣交流。自然神論是另外一個議題,我感覺院長的論述似乎跟此沒有關連。如果是要指控神導演化論有自然神論的味道,我想也是有討論的空間。
      至於達爾文有沒有承認初期的錯誤,事實上是沒有的。基督徒常常會以訛傳訛,這點還請您留心。雖然現在的生物學老早就超越了達爾文當年所提供的理論,但是基本的骨架還是雷同的:那就是所有的物種都是演化來的,而不是超自然設計突然出現的。
      周院長是不是指控科學家先有心證再做研究,我想是可能的,不過在此文中並不明顯,因為他在這篇文中要挑戰的點很清楚,就是科學家不應該執著於某個科學理論而不去更加追求進步,不應該因為今天擁抱演化論,就代表演化論就是完全客觀正確。諷刺的是,科學家不但不是像他這樣想,反而院長才是執著於自己所相信的理論是完全正確的那一種人。
      你後半部分說的我比較能夠認同。現今華人教會普遍還是擁抱創造論(雖然國外在這議題上面比較多元化),所以面對科學家用科學來辯護演化論,多半回應的都不是很理想,如同你所描述的那樣。所以我傾向於把學科分開。科學歸科學,神學歸神學。我們無法跟演化論者辯論科學,但是至少可以談演化論所觸及不到的神。但是如果我們自己所講的神,都需要建立在演化論是錯誤的基礎上面,那就是我們自己的問題了,不能怪那些科學家。

  2. a_seed 說道:

    華人教會已經普遍接受的論點發表起來比較不需要嚴謹的論證,神學院的院刊批評科學家也比較不會遇到辯駁,較真反而不時髦哈哈…

  3. L Stone 說道:

    一個自稱要「科學歸科學,神學歸神學」的神學院老師,卻可以下「可見得區區幾個說法被修正,並不能夠影響到演化論整體在科學界的地位」諸如此類的結論,不知是否這位老師的「神學」特別高超,可以統管科學?他對科學的看法,我們應該欣然接受?

    • andrewtsai 說道:

      神學院老師?我並不是神學院老師,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傳道人,剛好看到這期院訊而已。
      能夠下那個結論,並不需要有很高超的知識,只要稍微明白一下目前生物學家的生態就行。
      如果您可以提供證據證明,在這幾個說法被修正之後,有很多生物學家開始倒戈,紛紛開始不信任演化論,或開始認真考慮人類應該是從兩個人開始繁衍,而非一萬人左右,那麼我們可以再來談。

      至於把神學和科學分開來的觀念,我不知道我在這篇文章裡面,哪裡有違反?你的回文並沒有寫的很清楚。

      • Auster 說道:

        科學歸科學,神學歸神學,這句話,是您再回覆1樓曾網友時說的,或許L網友需要您解釋這一段。

    • andrewtsai 說道:

      意思就是,我們不該拿聖經來說某些科學理論是錯的,要不然很容易犯了天主教面對日心說時所犯的錯誤。聖經本來就不是科學教科書。聖經是跟信仰有關的書,主要是讓我們認識神。
      而科學家自然也不應該拿他們自己的方法論實證主義(methodological positivism)來直接宣告神不存在。事實上,雖然大多數的科學家是無神論者或是不可知論者,他們也不會拿科學理論企圖去證明神不存在。只有小老百姓,還有一小撮自稱是新無神論者的人,才會這樣做。

  4. 杰克 說道:

    我是一個學過演化論的平信徒,對蔡傳道以下這段話有疑義。
    “並不是生物學家死守著演化論不放,而是因為支持演化論的證據實在太多,而其他學說(比如智慧設計論)的證據又少的可憐,所以才會持續的把演化論當成是「目前可以想到最好的解釋」。科學界並不假設演化論是不能夠推翻的。只是如果要推翻,必須要有充足的證據。請問周院長或其他反對演化論的人,有提出足以推翻演化論的科學證據嗎?如果沒有的話,為什麼要怪別人繼續提倡演化論呢?"
    雖然支持演化假說的證據似乎很多,但如果要說是"目前可以想到最好的解釋",我認為必須要加上"純粹以物質觀點,就是物理和化學作用來看,可說是目前可以想到最好的解釋"。
    然而事實上,無論是在最初生命的形成、生物體基因組的演化(就是演化的分子層面,無論是理論或實驗室證據)方面來看,從最基本的物理、化學作用產生之機率來計算,演化不只是機率很低,而是幾乎不可能。所謂的證據,大多數都是間接證據,好比桌、椅、早期黑白電視、彩色電視、液晶電視的進化史。我反對演化論,如果純粹從科學角度來看的話,是因為演化論的科學論點是有問題,我很願意就科學觀點和您討論演化論的科學性,如果可以,我們可以先從生命誕生之可能性和基因組演化之可能性來討論。
    謝謝您提供這個場所,我相信真理是越辯越明的,但真理絕不只是科學,而科學絕對是真理的一部分,但演化論並不是真理。當然它是科學,因為可以證明是錯的,所以是科學。
    很期待在真理中的交流~~

    • andrewtsai 說道:

      科學不就是以純物質觀點來做出分析嗎?我們不能期待他們把「超自然」的解釋納入進去。

      演化論著重點不在於生命的誕生,而是講述生命誕生之後的過程。目前為止,科學界探討生命誕生,有許多不同的理論,但是無論這些理論為何,都不太影響演化論本身的論述。

      桌子,椅子並不是生物,不會繁衍,也不會變異,但是生物卻會。人類的每一個新生兒,平均在基因上就有64處變異了。

      你說你反對演化論,可能還要講的清楚一點,你反對演化論的其中哪一個項目。要知道,微演化也包含在演化論內喔~~ 如果你說你反對廣演化,那麼我想你會很有興趣知道Michael Behe也承認人類可能和猩猩有共祖,只是他給演化設下了一個更廣的界線。

      • 杰克 說道:

        蔡傳道,謝謝您這麼快就回覆。其實如果您去看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一書的立論基礎,還有最最堅定支持演化論的學者的論述和發言(如英國的道金斯、台灣的王道還),您就會發現在演化論為什麼在所有課本中和科博館的固定展示中,都是從生命起源開始當成真實事件在敘述。目前演化論的主流勢力並不是在探討生命起源和演變的問題,而是在"這是一個既定的事實"架構上來討論生命體演變的問題。我認為這樣的真相是我們身為基督徒需要了解的,簡單來說,對他們而言,演化論是信仰。當然並非對所有不信上帝的演化或生物學者都是如此,但他們的勢力在目前學界的影響力,我打個比方吧,就好像中古世紀歐洲的教廷,主張地球中心說一般!
        所以,就演化論,我們真的可以很科學的來面對。我說的桌子、椅子只是比喻,因為演化論基本上也是如此推論的(化石、外觀相似性、基因相似性..),雖然生命體會繁衍,且繁衍過程有變異,但是還沒有任何實際證據顯示基因的變異(突變、飄變…)能夠產生新物種,這部分跟我們假設這些變異其實都是上帝的作為(上帝引導變化或個別設計)是差不多的。差別在於他們用沒有證據的"科學"來支持他們的論點,而我們是用信仰。其實,他們的"科學"真的說服不了人,許靖華的學說、古爾德的學說都跟達爾文的根本假說(漸變)相違背,唯一相同的是"假設沒有上帝,就只有自然的物理化學力"。
        我很希望有人真的可以用最最物質層面的物理、化學、機率科學來闡釋演化論的"可信性",如果真的有,我會很喜歡,雖然不會影響我的信仰,但是一定非常精采,我一直在搜尋樣的證據(研究報告),但都找不到,如果蔡傳道有這樣的資料,請跟我分享。
        如果蔡傳道覺得生命起源不是演化論的重點(其實對把持現今生物學界的演化論信仰主流派而言,答案是"是的,從起源就是物理化學而已!–因為沒有上帝"),我們也可以就"生命已存在的前提下,物種演化能演化到甚麼程度?"這個部分,用完全合乎科學的方式來討論。我先聲明,這部分我沒又預設立場,只是我從來沒看到過一份夠份量的研究報告,證明分子遺傳過程及結果可以出現新物種,即便是微演化也似乎都是在描述同一物種間的變異。
        或者就從微演化吧!如果蔡傳道有看到足以證明微演化產生新物種的報告,請介紹給我,我也會很感謝!
        跟實事求是的基督徒討論這種問題最享受了,既可在堅定的信仰中追求真理(科學也算是其中之一),又可以不須在不同信仰中避免得罪對方(說"演化也可能只是信仰"就會得罪演化論堅信者,還有時會口出惡言,真不是討論真理時所樂見的)
        願主保守我們,在真理的光中持續追求,並活出從祂而來的光和愛來~

        • andrewtsai 說道:

          基因變異能夠促成新的物種,其實有許多證據。
          「環物種」就是一例可以馬上觀察到的現象。
          http://zh.wikipedia.org/zh-tw/%E7%92%B0%E7%89%A9%E7%A8%AE

          又或者你可以研究一下細菌的抗藥性以及演化。
          葡萄球菌如何演化成金黃色葡萄球菌,又如何在最近演化成抗藥性極強的超級金黃色葡萄球菌。

          無論是突變論還是漸變論,都是屬於演化論的解釋當中。達爾文的學說都是一直在被修正的。他那個年代沒有基因分析法,所以自然只能夠用肉眼去判定哪些生物是相近的。但是現在我們可以用基因分析來作出更準確的判斷。很多生物,雖然看起來很像,但是從基因上來看,卻可以知道他們的演化關係非常的遙遠。

          我還是老話一句,科學歸科學,信仰歸信仰。我們不要把信仰帶進去科學中。不要在論述科學理論時,把神這個科學沒辦法驗證的「變數」帶進去。如果從純物質的角度來看,演化從機率學上是很難成立的,那麼科學界只能說:目前找不到合理的解釋。而不能把『God did it!』放進科學教科書中。

          • 杰克 說道:

            在環物種現象中,同一物種當中無法正常交配的原因是甚麼?是因為體型嗎?或者是因為基因上的變化導致受精卵合子發育的異常,以致影響到生殖能力? 但這些物種仍為同一種(不同亞種)。如果是這樣,是否表示他們仍舊是在同一個物種的基因組當中,並沒有演化成新物種?
            抗生素抗藥性的基因變化,也是可能在細菌原有基因組可能的變化當中產生的,並沒有新物種產生,這種可能性是有文獻提出過的(抱歉,我沒把文獻留下來)。
            上帝所創造的生命體,本身就有非常奇妙的適應環境能力(在原基因組中),而很可能這些都是上帝創造中就具備的,相信這樣的事,對讚嘆上帝創造大能的基督徒,是毫不困難的!
            我並不否認微演化產生新物種的可能性,但目前所見資訊實在都距離新物種產生有一個鴻溝存在,要接受這是演化產生成了新的物種,無法純粹依科學證據,還需要有信仰的成分!
            若照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推測,這種"種與種之間的演化事實",當真在我們這個時代,科學進步超乎過去百千倍,卻是如此難以發現嗎?
            這是我的疑惑。

  5. 杰克 說道:

    信仰歸信仰,科學歸科學,我是贊成的。
    而基督信仰當然是信仰,這是毫無疑問的,
    所以演化論是否科學呢?這是我討論的重點。

    • andrewtsai 說道:

      基因的類似性,你怎麼看?人類關於嗅覺的基因,有很多已經變異到無法產生功能,但是卻可以在其他的哺乳類中找到正常發揮出功能的基因。如果你要堅持每個物種都是上帝直接創造的,那麼就要解釋一下為什麼上帝要把「基因化石」放在全新創造的物種身上?要類比就好像為什麼神創造出一顆硬碟,裡面的資源回收桶卻有一堆資料?

      • 杰克 說道:

        “人類關於嗅覺的基因,有很多已經變異到無法產生功能,但是卻可以在其他的哺乳類中找到正常發揮出功能的基因。"
        你覺得這樣的研究結果是站在演化論(是事實)的基礎上得到的,還是真的對所有人類基因組都透測了解之後所得到的研究結果?在人類龐大的基因序中,所謂的"垃圾",現在的分子遺傳科學家都不敢說他們的功用是甚麼,但是大家都知道,在生物基因中,如果只有留下能產生蛋白質的基因組,是無法產生生命的。
        很重要的一點是,堆積如山的"研究報告"是立基在"演化就是事實"這個基礎上建立的,這當中有價值真的不多,不可作為證據,總要以上帝給我們完全的悟性,細心考察才好。
        如果用科學論證方式來說話,我會問: 人類嗅覺基因,如何確定這些基因就只跟嗅覺有關? 以現代科學又如何證明他們完全無(其他)功能? 如何證明一樣的基因排序在哺乳類身上有,人類身上也有,就代表應該是同出一源、演化而來? 這些立論若要肯定的話,都必須站在一個基礎上才能成立,就是:人是從哺乳類動物演化而來的。如果不能肯定這一點,這一切的推估就是假設中的假設,不會是事實。

        • andrewtsai 說道:

          你問的問題已經超出了我所能回答的能力。我是感覺你要的證據,其證據力要非常的高。如同我在文中所說的,演化論是目前科學家能想到最好的解釋。我是基於對科學家基本的信任,才願意接受演化論。如果你能夠提出更好的解釋,符合你對於「證據」的嚴謹規範,能夠推翻目前的演化論,我很樂意聽聽看。

          p.s. 關於嗅覺的部分,我是看Your Inner Fish這本書。

  6. 杰克 說道:

    嗯嗯,謝謝分享! 我如果有找到進一步的資訊,無論是哪一面的,我再和您分享!

  7. fsm 說道:

    杰克大大您好!請問基因常常在變異的流感病毒是否也是神被創造出來的呢?它們靠人繁殖,並沒有同種間繁殖的問題,完全是排列組合下產生
    由於是RNA病毒,缺少能幫助校正的DNA聚合酶,所以常常在變種(RNA為單股,DNA為雙股>有多一股模板和DNA聚合酶可供校正。RNA病毒感染人時要先將RNA反轉錄成DNA,再開使複製病毒的RNA,這當中就產生了較多的變異機會),這也是流感疫苗每年都要接種的原因!
    而且有很多RNA反轉錄病毒都會將自己的基因插入宿主的基因中,隨著宿主流傳下去
    人類和猩猩在這些被插入的基因之間,有著相當高的相似性,這是否意味著有共同的祖先呢?

    • Jack 說道:

      蔡弟兄,謝謝您提供的問題,我想想再回覆。

      杰克

    • jack chen 說道:

      昇達弟兄,平安
      關於RNA病毒,我基本上還是認為是上帝創造的。不過我也會懷疑,它們是由生物體內所"流"出來的一種類生物體,因為它們必須藉由其他生命體才能存活。而在其容易變異的遺傳物質當中,它們仍舊一直維持其寄生的生命樣式。
      至於人類和黑猩猩基因組之間插入的基因片段,是非常複雜的,生物科學界對其間的差異和意義,目前的主流研究都是在"人類和黑猩猩有共同祖先"的前提下進行研究,但是對其差異和所顯示的意義仍然只能做到"有哪些基因組不同"的程度,也就是以共同祖先為前提來做研究,仍然無法證明有共同祖先! 舉個例子說,B/C型肝炎,對人類而言是非常容易罹患的病毒型疾病,對黑猩猩卻幾乎沒有作用,我不能拿這個現象來證明甚麼,但以共同祖先為前提,就是一個費解的現象了!
      我目前有嘗試想直接從基因演變的實際案例,(從統計學的觀點)來分析現行的生物演化論點在科學意義上是不是可能的? 我並不是堅決認定目前演化的假說是錯的,只是並沒有看到真正的證據,證明基因可以產生如此奇妙的生物之變化。在這樣的情況下就接受這套理論,單就從理性上來說,也是對不起我們身為人的智慧的。以昇達弟兄追求真理之心,我相信必能明白我的意思。
      再次謝謝您,在真理上的坦承/追求/敞開,讓許多人有機會更深入思想我們基督徒的信仰,在我們尊貴的生命當中,尋求上帝的心意和形象。

  8. 引用通告: 書評:《聖經真的沒有錯嗎?》十一(完) | 蔡昇達的神學園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