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俗二分與虛偽

淡江大學

 

今天半夜,突然停電。在炎熱難耐的房間裡,實在是睡不著,只好摸黑抓了幾本校園雜誌,打算出門去旁邊的超商坐著看。一出大樓的大門,就看到一個男生坐在那裡。我們就聊起來。他就劈哩啪啦罵台電怎樣差勁,要賠償什麼的,髒話也飆出來。後來我們就一起去超商。我坐下來開始要看雜誌時,他也一起靠過來。然後看到雜誌有標題跟基督徒有關,他就問我是基督徒嗎?我說是,然後他說,他是假基督徒。於是我們就開始聊信仰的事情。一聊就是兩個小時…..

原來他是淡江大學今年的應屆畢業生。他從國中開始,就開始去教會聚會,也受洗了,可是後來慢慢觀察到,教會裡面的人,也跟外面的人一樣,會勾心鬥角,會驕傲自恃,會追求世俗,會…..。 於是他開始慢慢遠離這個信仰,到最後雖然不敢否定上帝的存在,但是對他來說,有沒有上帝都沒差別了。這個世界只能用三個詞來概括:人(而沒有神),現實,三字經。

我們談到許多觀點,許多個人經歷,許多對社會的觀察。但是在這篇文章中,我只想集中探討一點,那就是教會的虛偽。在他以前的教會,常常教導要聖俗二分,信徒要從世界分別為聖。可是從他對教會信徒的觀察中,他只看到大家大玩兩面人的遊戲。禮拜天可以很敬虔的來教會敬拜神,可是禮拜一,回到工作崗位,卻繼續跟人勾心鬥角。甚至有些人即使是來教會,也是到處發名片,要拉客戶作業蹟。而比較年長資深的信徒,也會在教會裡面賣弄自己的社會地位,以高姿態面對其他的年輕人。我不得不說,他的觀察的確是非常準確,而且甚至比起許多自以為屬靈的人,還能夠更看的清事實。

教會真的需要反省。

但是從何反省起呢?

呼籲大家要更加的在生活中有見證嗎?不要引人跌倒嗎?禁止信徒在教會聚會時拉客戶,發名片嗎?這些都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罷了。

我認為,問題還是出在神學上面。教會灌輸什麼樣的神學給信徒,是有很大的影響的。從現實面來看,信徒也需要生活,也需要在公司面對老闆,也需要為柴米油鹽醬醋茶來擔憂,也要照顧老的和小的。也要考慮到退休後的生活,也要……。在信徒無法與世界做出實質性的切割時(事實上也無需做出此種切割),呼籲信徒要聖俗二分,只會有三個後果。第一,信徒自恃比那些他們認為活在世界中的人還要屬靈。當教會來了新的朋友,是會抽煙,會喝酒的,會去酒店的,他們的反應,大多數都是採取鄙視的態度,即使表面上沒有顯現出來。那些在世界中打滾的人,都是不屬神的。如果他們是信徒,那就是屬「魂」的,而不是屬「靈」的。這種教導,就是孕育法利賽人最好的溫床。可是,這種切割法是很偽善的。為什麼呢?因為這些人事實上也是在世界中打滾。好像雖然法利賽人表現的好像很屬靈的樣子,也時常把自己跟罪人分別開來,耶穌卻看出他們的問題,斥責他們貪愛錢財,貪愛從人來的榮耀等等。

第二,承上,雖然這些信徒也是在世界中,但是因為聖俗二分的教導,所以這些信徒很難發現自己也在世俗中打滾,或是很難察覺自己根本就不屬靈。如果信徒無法脫離這個世界,如果明明聖俗兩者之間是模糊的界線,卻要去追求與世俗分別,那麼唯一有可能辦到的方式,就是扭曲「聖」與「俗」的範疇。「聖」是什麼?就是聚會,唱詩歌,聽講道,讀聖經,禱告,奉獻等等這些很容易可以辦到的事情。但是諸如社會公義,職場呼召,公共神學等等跟外在的環境和社會有關的範疇,就這樣被忽略了。信徒有聚會,有禱告,有讀經,就活在「自以為很屬靈」但是實際上卻很膚淺的光景中。「俗」又是什麼?就是教會活動以外的事情:工作,保險,理財投資,退休生活,休閒娛樂,飲食文化,電腦遊戲等等。但是卻不清楚,「俗」也可以進入教會中,也可以是一種教會文化,甚至滲透到教會的年度目標中。所以信徒雖然可以很驕傲的說,他對錢財看的不重,他花很少時間在打拼工作上面,甚至不碰電視電影,可是卻不自知,當他與其他人競爭帶了多少人信主,這不也是一種很世俗的「作業績」嗎?當教會挑選在社會有地位,有錢的人做長老執事,不就是在用世俗的價值觀去衡量的嗎?所謂的世俗二分,其實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自我感覺良好,卻是在大玩兩面人的把戲。

第三,聖俗二分的教導,使得信徒不知道在日常生活中,要如何運用聖經的教導去活出見證出來。如果教會沒能看清,世俗的事物也可以被包含在信仰的論述中,也可以被聖化,那麼我們自然不能夠期待,當信徒面對這個世界時,他們會從信仰的角度去活出屬神的生命出來。工作是什麼?就僅僅是賺錢然後奉獻給教會的工具罷了。在這樣的觀念之下,就沒有職場呼召的概念了。而既然教會對於工作,除了要求信徒不要花太多心力在上面以外,就沒有別的指引,那麼信徒在工作的時候,依照社會的潮流去做事,就變得很自然而然了。大家勾心鬥角,或是遊走法律邊緣,信徒也跟著一起這樣做。政治,更是信徒碰不得的世俗中的世俗。因此選舉的時候,許多人就選擇不投票,或是隨便投給某一個看起來似乎有些基督徒特質的候選人,而沒有全盤考慮他的政治理念。

這三個後果,其實都是互相有關連的。觀察到這三個後果的淡大學生,看不到教會的人跟社會人士有什麼不一樣。即使有不一樣的地方,也是教會人士更虛偽。至少社會人士還承認他們很現實,一點都不高尚。但是教會人士,一邊又要自我感覺良好,一邊作的卻又跟一般人沒兩樣。在這個環境之下,他選擇離開了信仰。我能怪他嗎?

既然教會敗於神學,那麼是否成也在於神學呢?我雖然不會去理想化,但是我真的相信,好的神學,能夠給教會帶來不同的生命活力,能夠讓外界人士更能夠信服福音。如果教會能夠教導,「聖」不只侷限於個人靈修或是教會生活,「俗」也不一定需要完全去避開,而是可以參與在當中,但是懂得把基督的福音帶進去,那麼人們就不再那麼容易的自認為屬靈,也不會隨意把為了供應家庭而埋首於工作卻無法聚會的人貼上一個「不屬靈」的標籤。這種信仰的論述,除了更加有人性,更加有見證以外,也不容易招致人的反感。

有哪一間教會,願意接納這位會抽煙,會飆髒話,會覺得錢就是一切的淡大學生來聚會呢?

不管你接不接納,我反正是接納他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教會文化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1 Responses to 聖俗二分與虛偽

  1. Sarah 說道:

    Regent crash course

  2. 奮銳黨主席 說道:

    建議這位同學換上短褲加藍白拖,還有不能太新太潮的T袖,走到台北的萬華小巷,與這個城市的遊民一起聚會,一起念主禱文……這是活水泉教會…..也許在哪裏,這位同學就變聖的…..

  3. Jack Li 說道:

    說的真好,我不能同意你更多,盼望好的神學理念,能夠給教會新的活力,在世界發揮影響力,這年頭,基督徒都不基督徒了

  4. Peace Wu 說道:

    哪裡可以按讚?

  5. 曾馨慧 說道:

    如果只是奉行固事不是聖潔。最大的恩賜是愛。

    信仰不是讓自己驕傲起來,比「外邦人、世俗人」屬靈,而是如保羅所說,我今日成了何等人,都是蒙上帝的恩而成。所以我們沒有可誇的沒有自己行為的功勞,是上帝使我們成為聖潔,上帝還是主動者還是施恩者。對於所謂世俗的人輕看,因為不討上帝喜悅,或者也怕教會受到玷汙所以拒絕。我們說要恨惡罪,但是要接待罪人愛罪人,但是否卻是罪人也不接待也不愛了,起初的愛心也沒了,這樣如何將一個人從罪中拯救出來,或者是把對方給踢開,因為不能入聖潔行列。我們是否因為稱義之後,開始自義起來,聖俗之分讓我們開始輕看所謂的罪人,少了憐憫與關懷,被孤立排擠而出走,教會前門開後門也開。看外顯的罪很公義,但是內裡的罪反正別人不知道,反而自己也較不敏感了,不容易分別和察覺的罪才更誘惑可怕。
    各人要省察自己,也擔當別人的軟弱,而不是有高度的架勢。法利賽人與稅吏的禱告,上帝看哪,我守祢要我做的,但是祢看,那個罪人做了什麼什麼。我討祢的喜悅,但是那個罪人不合祢。是否因為聖潔讓一些人反而不敢踏入教會,問題不在守聖潔責備罪不對,而是我們的心態我們的心眼是如何。上帝如何接納憐憫我們,我們是否以上帝對我們的恩慈也同樣的去憐憫接納人(不是接納或對罪妥協)在別人的軟弱上也看見自己的軟弱,都是需要上帝憐憫的人,我們的剛強也是上帝憐憫,不是因為自己行,當我們開始看自己行的時候,我們就離上帝開始遠了,落在今生的驕傲中。

    對於社會現象冷漠甚至麻痺,談上帝但是不關社會,因為世界是落在惡者手下;因為屬世,對於大眾關心的公共和社會議題缺席不發聲,很容易連帶到政治聯想,基督徒好像還活在白色恐怖中,不敢碰,現實上卻讓政治勢力凌駕於教會(或許持守在政教分離的二分法,如聖俗的二分法)
    教會不能引導政權走向蒙神心意的道路,而使得教會的權柄只能關在教會中。為國家禱告是需要的,但是如果只有禱告,而沒有在公共議題上勇敢的表明上帝聖言的教導,那麼見證多只能在個人方面。某些教會強調先知的功能,但是舊約的先知在國家和社會現象腐敗的時候,同樣勇敢的出來責備,台灣有多少先知恩賜的人,在錯誤中敢出來勇敢的責備,而僅限於個人的預言和醫治。例如最近沸沸揚揚的核四或年金改革,聖經中上帝賦予人管理土地的責任,有對於欺壓貧窮的責備,但是我們敢言嗎,或是有些牧師只要言,就要被冠上不屬靈政治牧師的帽子。關在教會聖潔,難以影響到整個國家社會中,因為沒有聲音。

    只要違背聖經,教會不需要退位,基督徒不需要退位,表明聖經為主的立場捍衛真理的教導,同樣是為基督做見證。教會中有很多的禁忌,什麼不可談,談就不屬靈,但沒有任何一個問題在聖經中找不到答案,不能用聖經來檢驗要跳過要禁忌的,違背聖經的不可公開表明反對。有時候我們擷取經文,沒有去看這段經文的背景,而絕對化了,沒有放在整個聖經的神學架構中去思考。
    因為權柄出於神,要順服在上執政掌權的,而上帝的國不屬這世界。而有些這樣強調的教會牧者,以此認為孫中山革命是違背上帝的;但是去年開始一些國際情勢混亂時,在其所屬派別的公禱和電子報中,領導者公開受到聖靈啟示上帝的旨意,美日和一些歐洲國家違背上帝,因為上帝的旨意是要將釣魚台,含台灣以及南海的主權都賦予中國,那也要反問這樣的介入和表態適合嗎。但為什麼不敢在我們國家社會中不符合神的表態,以聖言表明這是我們的立場,不發聲也一方面等於是妥協。一些不是基督徒領受上帝普遍啟示的勇於公開發聲,而領受特殊啟示,應該更能看到社會敗壞趨勢的我們,不太公開發聲表明聖言,那如何快步的成為世界的光,帶領走向合神心意,以教會的權柄高過其他任何權柄,以聖言和聖教高於所有人訂的政策,讓台灣成為一個建立在聖經信仰上,降伏在教會權柄下的國家。

  6. 曾馨慧 說道:

    一個牧師的孩子,第三代基督徒,從小生活在教會環境中,因為「身份」的關係,要長期的接受大人更嚴格眼光的檢驗。在一次團契聚會結束的禱告,大家照往例要說感謝的話,輪到牧師的孩子,很誠實的說他真的沒有感覺到上帝,所以無話可說感謝。這是我聽過最誠實最感人也最震撼我的禱告。團契中大都是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年輕人,不敢抒發出真正的裡面,聽到這牧師的孩子好像說出長期不敢言的。在教會長大的孩子很幸福,但也很可憐,從小就要偽裝敬虔,被逼要敬虔的外貌,究竟我們教了孩子們什麼,我們自己偽裝,也要求孩子學著我們要偽裝,這是信仰嗎。
    在教會中究竟要藏多少是在討好人的,但是好像身不由己,因為要表現聖潔,尤其在聚會中。我們的敬拜是否以心靈和誠實,還是彼此要看彼此表現敬不敬虔,互相打分數。而學會也因此習慣也更熟練的帶上面具,我們很會說屬靈的話不說世界的話,但是我們的心是否仍在世界,我們的偽裝不是屬世界嗎。上帝要的是心靈和誠實,上帝知道我們的心,如果我們不是以心靈和誠實,我們的敬拜不是在欺騙自己和得罪上帝嗎。曾有人說世界上最大的詐騙集團,以及最大聚集說謊的場合,是在星期天基督徒的禮拜。這汙衊了敬虔的信徒,但也讓我們有所省思,為什麼會有世人這樣看我們,這樣的感受。別人怎麼想不重要,但是如果連我們自己也不會想了,不敏感省察了,我們成為比其他宗教還假的宗教份子,雖然十誡中說不可說謊。

  7. 曾馨慧 說道:

    這樣的基督徒文化是怎麼形成的?讓想追求真實的人離開教會,猶如這位大學生。

  8. 曾馨慧 說道:

    亞拿尼亞和撒非拉因為欺哄神和試探神的靈而被擊殺,全教會和聽見這事的人都甚懼怕。

  9. 曾馨慧 說道:

    當我自以為聖潔的時候,我就要受到上帝公義的審判。

  10. 曾馨慧 說道:

    被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成為一個變色龍基督徒,對世界馴良像鴿子,對上帝靈巧像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