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貞教育 vs. 安全性教育

20134251734259621

圖片來自這裡

台灣的教會最近很流行使用一套教材,叫做「青春無悔」,是愛家基金會所推廣的教材,而愛家源頭就是美國的Focus on the Family。[1] 這套教材教導青少年如何拒絕婚前性行為,而且主要內容並不是從聖經出發,而是用一般的知識和學理來教導,可見它沒有預設學生一定要是基督徒。此套課程相當的有價值,因為在現今的媒體和學校的教育中,已經很少人去講守貞的觀念了。這篇文章不是要來衡量它關於守貞的教導,而是愛家基金會對於授課老師的規定。

任何要使用「青春無悔」教材的老師,都需要經過愛家的訓練。而在參與訓練之前,都要在申請函上面勾選他們的信念檢核表。其中我想使用這個文章來探討的,就是第一條:『我認同「拒絕婚前性行為」的教育策略,我將傳達的是以「拒絕婚前性行為」為唯一重點的性教育,決不會搭配其他「綜合性教育」或「安全性教育」方案一起教學。』[2] 愛家基金會禁止老師在教導這個觀念時,連帶把安全性教育(如果未婚又想要有性行為,就教育他們要避孕和避病)也包含進去。他們的出發點顯而易見的是擔憂如果都放在一起教,就會影響了守貞觀念的力道,讓年輕人以為守貞不是唯一的選擇,而還有另外一個安全的選擇。(這個推測已經從我用電話跟他們的工作人員聯繫而證實)我這篇文章,就要來探討這樣的擔憂以及這樣的規定是否合理。

愛家基金會,以及其他許多基督教的機構,常常會引用烏干達作為守貞運動的模範。烏干達罹患愛滋病的比例,從1990的約14%,一直降到2007年的5%出頭。[3] 這些基督教的機構,引用這些數據來表明推行守貞運動,是一個有效防範愛滋病的方法。這也可能是其中一個原因,為何愛家不願意將守貞教育跟安全性教育合在一起。

但是事實卻不盡然是這些機構所宣稱的那樣。烏干達對抗愛滋病的成效,不能只把功歸給守貞運動。在90年代之後所推行的性教育,事實上並不是只有守貞教育而已,也包含了保險套的推廣。而在詳細的數據分析之下,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守貞,守約,和安全性教育的推廣,三者都同時促成了烏干達愛滋病人口的下降。[4] 這意味著,把安全性教育這個部分抽離開來,光講守貞和守約,其實在防治性病的成效上,是有限的。而加上安全性教育的部份,不但不會降低成效,反而會增加成效。

事實上,自從2007年開始,烏干達的罹患愛滋病的比率,又開始逐年上升![5]而許多的研究皆表明,這是因為近幾年,政府所推動的教育,大多把焦點放在守貞上面,而忽略了安全性教育的範疇。[6] 所以現在烏干達又慢慢轉移到安全性教育上面。這種教育稱為ABC。A就是守貞,B就是守約,C就是使用保險套。意思是說,最好的防治法還是婚前守貞,婚後守約,但是如果你不想要守貞或守約,就應該要戴保險套和其他避孕和避病的措施。[7]

類似愛家這樣的機構,擔憂如果教導青少年安全性行為的知識,就等同於鼓勵他們在性行為上面去嘗試(反正不會懷孕染病)。但是,已經有許多的研究表明,當青少年僅僅被教育如何避孕和避病,而沒有被直接鼓勵可以去進行情慾的探索,這並不會使青少年提前進行初次性行為。相反地,「向年輕人傳播準確、科學的關於避免(性傳播)疾病和意外懷孕的資訊,能促使他們知情地做出選擇並保護自己的健康,但這不會使初次性行為提前。」[8]

我自身的經驗也跟這些研究符合。我在青少年開始,就接觸了許多安全性行為的資訊,但這並沒有影響我願意守貞的意願,也沒有使我認為,如果不會造成懷孕或染病,那麼婚前性行為就變得比較可以接受。事實上,除了增加我對於性行為的知識以外,我看不出有什麼不良的後果。反而這的確讓我在這個議題上面能夠多多去思考,使我更有能力做出對我最有利的選擇。

我認為,要讓青少年守貞,最重要的不是傳遞「守貞是唯一的出路」,而是教導他們上帝的話語。當一個人敬畏神,想要遵行他的旨意而行,想要以守貞來榮耀上帝,那麼教導他們安全性教育,並不會影響到他們對於守貞的意願。相反的,對上帝的話不了解或是不接受,他自然就不會接受守貞是唯一的選擇。或者是他一開始願意填寫守貞卡,可是卻很容易在之後受了誘惑而放棄這個誓約。而如此,難道我們就可以任憑他們去做愛做的事,卻不去教導他們應該要有的安全性行為的知識嗎?這樣的方法,在我看來,其動機就只是擔心青少年是否做出違背上帝的事情(婚前性行為),但是卻不那麼在意那些不願意守貞的人,是否會因此婚前懷孕或是染上性病。對我來說,這並不是關心年輕人最好的態度。

況且,有研究表明,那些填寫守貞卡的人,有很大的比例在之後依然會有婚前性行為。美國小兒科學會有一項研究顯示,那些有填的跟沒填的,之後發生婚前性行為的比例,其實沒有兩樣。而且不只如此,那些有填守貞卡的,比起沒有填的,更容易在發生性行為時,不採取任何避孕的措施![9] 所以我認為要評估這類守貞教育是否成功,並不是看多少人填寫了守貞卡。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除了一同宣導安全性行為,我可以想到的,就是教導這些年輕人敬畏上帝。當年輕人從這類教育中不單單只是學習要守貞,也同時認識上帝,然後學習開始敬畏上帝,並且之後穩定的參與聚會,靈命有所成長。我認為這才是真正能夠增加他們守貞的成功率。

填寫守貞卡,其實還有另外一個風險,那就是讓父母親「鬆懈」下來,以為就不需要再擔憂子女的性觀念了。[10] 甚至當子女交男女朋友時,也比較容易採取信任的態度。這樣當然不能夠幫助這些年輕人避免發生性行為。我認為一個良好的性教育,不應該只是由教會或是學校來做,家長也必須要積極的參與。幫助年輕人擁有一個無悔的青春,絕對是需要所有人共同參與的!

結論:

由此看來,愛家其實不用擔心安全性教育會帶給青少年負面的影響,更不需要因此規定教導「青春無悔」的老師不可以另外教導年輕人安全性教育。相反地,研究顯示適當的搭配守貞教育和安全性教育,會使得成效增加。雖然「青春無悔」在守貞教育上面是一套難得的教材,但是卻硬性規定老師不能夠搭配安全性教育,使得有些贊同安全性教育的人,無法利用這個課程。這是一個美中不足的地方。

補充:

我另外擔憂的是,台灣的教會常常積極的在學校和公共場合推動基督信仰的價值觀,可是在論述中,卻沒有引進聖經(因為體諒聽眾不是都是基督徒),導致許多人一聽見基督教,就直覺的認為是「不能有婚前性行為的」教,而不是更核心的「罪得赦免」或更通俗一點的「拜耶穌」的教。[11] 這並不是一個好現象。


[2] http://www.rainbowkids.org.tw/培訓與報名/青春無悔.html  點選「下載報名表」即可看到。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基督教教育, 教會文化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守貞教育 vs. 安全性教育

  1. davidhsublog 說道:

    就這篇文章來看,個人覺得愛家推的守貞教育缺了「家庭教育」。『你們在教我孩子什麼?:從醫學看性教育』一書提到(書中有引用文獻),青少年的腦部仍在發育,在關鍵時刻,無法用理智作決定,所以保險套未必用的上。反而是父母的叮嚀(或嘮叨)在關鍵時刻能在孩子心中發揮影響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