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先知預言式的禱告(爭議性高,請慎入)

9789889840198

前陣子有朋友問我對海格牧師(Shiloh Haigh)有什麼看法。我說我不認識他。朋友就轉貼一個連結給我。

看來又是一個提倡先知預言的傳道人。類似這樣的人,我看的蠻多,可是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拿著錄音機把牧師的「預言」錄下來的(應該是給接受禱告的人回家再聽一次)。這個朋友希望我能夠寫一篇文章,專門評論先知預言式的禱告。我本來很懶。一直到後來,有一次,我自己就親身目睹和經歷這樣的聚會。幾個比較有「恩膏」的同工,就幫聚會的人禱告,並且對他們說預言和勸勉的話。聚會到了後面,就邀請我也去接受「祝福禱告」。都說是祝福了,我當然樂意啊。其實我不是那種不喜歡就硬要拒絕的那種人。我覺得多接觸跟我不同的信仰的實行,也是一種謙卑和自省的機會。帶頭的牧師,因為知道我,有讀過我的履歷,知道我的神學訓練背景很強,講道也不差,所以就先禱告說,他看見我是個巨人,在聖經和神學上有很大的造就,可是神要對我說,我缺少了經歷聖靈這部份。就好像亞波羅,很聰明,懂很多神學,可是卻不曉得還有別的東西他不懂,需要亞基拉和百居拉教他。如果我可以先被聖靈澆灌,我的講道會更有能力。有了牧師的開場白,其他完全不認識我的五個同工,勸勉的內容也是幾乎完全按照同一個脈絡。有的引用聖經,說「字句是叫人死,精義是叫人活」,勸勉我不要一直在聖經的字句中打轉,而要領受活潑的聖靈進入我的信仰生活中,這樣我講道才會更有能力。有人說,他看到一幅圖畫,是我在一間工廠裡面,坐在一個乾淨的玻璃後面,好像一個操作員,檢視著生產線。他建議我要離開那個座位,直接在最前線了解這些產品的內容和構造,會使我有靈感可以發明更多的東西。

我看得出來,大家都是很好意,在愛裡面真誠的要來服事我,使我有受到重視的感覺。這點我是予以肯定。而且我也很確定,其他接受預言禱告的人,都得到一定程度的安慰和激勵。所以我肯定這種方式的禱告,有其正面的功用在。

但是,我也同時看出這種先知預言式的禱告,有什麼壞處。第一,這種禱告跟新約的「全民皆祭司」的概念有所衝突(彼前2:9)。許多人因為自己禱告沒什麼力量,似乎聽不到什麼指引,所以就希望那些有「預言恩賜」的人替他禱告,幫他聽聖靈要對他說什麼話。可是,從新約中我們看見,只要是信耶穌的,就有聖靈居住在我們心中。若聖靈要對我們說話,我們可以自己藉著禱告尋求來得著。從另外一方面來說,新約也沒有提到有這種「幫人領受聖靈話語」的職份。當然,支持先知預言的人,會拿新約中出現先知預言或先知講道的段落來為自己辯護(林前14:1, 31等等)。但是問題在於,新約並沒有說,先知的職份就是「幫人聽聖靈的聲音」,反而我們看到,先知的功能在於「叫眾人學道理,叫眾人得勸勉。」(林前14:31)焦點在於道理,並非是預言式的告訴某人關於他自己的私事,比如他的未來是如何,或是他過去的某件事情造成他現在的困境等等。新約中的確也有預言未來的事情的先知,比如亞迦布預言會有饑荒(徒11:28)。但是這類預言是指著客觀上會發生的大事情,影響到很多人,而非私人領域的指引。而即使是這種對未來的預言,在新約中也只出現過這麼一次,所以是很特別的例子。這似乎不能成為現今的信徒每個禮拜都來進行先知預言式的禱告的理由。如果這些人真的很認真的看待先知的恩賜和職份,那他們應該是要好好學習聖經的教導,然後去做一般新約先知在平時會作的事情:勸勉和教導人。

第二,這類先知預言的禱告,給人一種錯覺,以為可以經常性的並且是很直接的領受到神對他說話,所以很多人喜歡這種方式的禱告。就連我,要接受禱告時,也是有一股不能控制的興奮感,說不定聖靈真的會藉著這些人來對我說話。可是,這種心態並不是聖經所鼓勵的,反倒很像民間信仰的求籤或是擲筊。我的意思不是把先知預言的禱告跟擲筊相提並論,而是要指出,很多相信民間信仰的人,並不是真的相信民間信仰有「真理」,而是因為民間信仰很方便可以求得神明的旨意。在信仰上採取這種心態,自然很容易就被先知預言的禱告所吸引。因為這類禱告,也是很「便民」的求得神旨意的方式。可是聖經並沒有這樣的教導,反而是鼓勵傳道人要多講神的道(提前4:13)。聽道的人也要查考聖經(徒17:11)。信仰沒有捷徑,不能夠繞過理解神的道,就想要領受聖靈的引導。

這帶到第三點。許多提倡先知預言的人,都不太注意要「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當然他們不會承認這點,而會說,他們都是鼓勵信徒要大量讀經(按照慕約翰的教導),也教導信徒要查驗先知所說的。(帖前5:20-21)有些常常被聖靈充滿的人,也說他們受了聖靈澆灌,對於讀經就變得更有興趣。可是,我必須說,這些都是表面的。或許他們真的認為自己很看重神的話語,可是實際上,卻不一定是這樣。慕約翰所謂的大量讀經,是在沒有參考書輔助的情況之下,快速的閱讀聖經。可是這種讀經的方式,能夠多增加真理的認識有多少呢(當然不否認比起完全不讀經還要來的強)?以看重聖經為名義而捨棄參考書,其實就是變相的否認神學家的解經智慧。其結果就是,不可避免的把自己的意思讀進聖經裡面(比如對於新約中先知恩賜的理解)。而所謂的要用聖經來查驗先知的講論,其實也是表面話。當他們真的遇到他們以為在聖經和神學上很有造就的我,為我禱告時,就對我傳達出完全相反的觀念:明白聖經字句沒用,要真的經歷聖靈!咦?不是說要用聖經來查驗先知所宣稱的來自聖靈的話嗎?怎麼變成了先知的話比較大,聖經只是叫人死的字句?[1] 六個人為我禱告,全部都是圍繞在這個主題上面。我相信他們不是故意,而是沒有意識的顯露出他們的優越感,認為他們有經歷聖靈,比起只懂得神學和聖經,還要來的強,也同時假設聖靈不會感動研讀聖經和神學的信徒。我相信類似這樣的理念灌輸,不會只有我一個個案而已。

上面這三點,我相信其他人已經有所著墨,我不會是第一個提出來的人。但是我發現第四點,是不太有人提過的。先知預言式的禱告,其實就是變相的輔導,但是是差勁而且不負責任的輔導。我分兩方面來看。第一方面,在許多情況下,代禱者的禱告,是基於對接受禱告的人的認識。代禱者是以領受聖靈的聲音,來提醒對方該作出的改進。好聽一點,是傳達聖靈的聲音,說的不好聽一點,是以聖靈的名義來傳達自己的意見,使自己不用負責任。舉我的例子,這六個人的禱告內容,如果不是在禱告的場合,而是換作我去尋求他們的輔導,請他們給我悟性的建議,也是同樣會出現的。可是若是在輔導時給予我這個觀念,他們就必須要為他們的言論負責。在禱告時給我這樣的勸勉,則不用負責,因為是來自聖靈,而且還更有權柄,好像我不聽從,就等於不聽從聖靈一樣。第二方面,先知預言的禱告,也包含了代禱者所不知道的,是憑感動說出來的。比如有時候代禱者會說,接受禱告的人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現在有這樣的困難。這並不是基於代禱者對接受禱告的人的認識,而是一種直覺(或說是聖靈的感動)。這樣的禱告,有時候或許會有幫助,可是我看不出來哪裡比起一般的輔導還要來的強。在一般的輔導中,受輔者要說出自己的問題,使輔導者有足夠的資料可以作出完善的評估,知道應該要給予什麼樣的建議。可是在先知預言的禱告,這些步驟都完全可以省略,甚至不被鼓勵,好像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去禱告,得到的感動才比較可能是來自聖靈,比較「準」,若是太認識對方,反而比較「不靈」,可能會摻雜自己的想法。我只問讀者一個問題就好。不清楚對方的狀況而作出的建議比較好,還是都清楚對方的狀況之後才做出的建議比較好?

或許有人會抗議說,輔導跟禱告不能相提並論。禱告是尋求上帝的聲音,所以雖然代禱者不清楚,可是上帝會啟示,而效果說不定會比來自人的輔導還要更有效。問題是,這樣說已經先假設了一般輔導的過程中,聖靈沒辦法參與。那些常常強調不要限制聖靈工作的人,很諷刺的,有時才是真的在限制聖靈的工作。誰說聖靈沒有辦法感動輔導者,使他在聆聽受輔者敘述自己的問題的過程中,給他亮光,知道該給予什麼樣的建議?即使在先知預言的禱告中,聖靈真的說話,請問機率多大呢?有多少的機率其實不是聖靈說話,而是自己的意見包裝成聖靈的話呢?那這樣到底是褻瀆聖靈,還是高舉聖靈呢?

我不否認先知預言式的禱告,偶爾會有好的效果出現,如同差勁的輔導,有時候也有可能會出現好的效果。可是這種服事所帶出來的副作用太多了。我的建議是,與其花時間和精力在操練先知預言的禱告上,倒不如好好用功研讀聖經和教牧輔導學,讓真的心中有難處的人,可以在屬靈長輩的專業輔導能力和對聖經的認識之下,以及藉著一般性的代禱,得到安慰和造就。

2013.06.25補充:

http://www.taiwanbible.com/index.jsp?page=main/blogView.jsp?ID=117014

今天看到這篇文章,覺得跟我的主題有呼應。所以貼在這邊給大家作個參考!

 

———————–

[1] 林後3:6所提到的「字句」,指的不是聖經裡的字句,而是舊約中的儀文。而「精義」也不是指聖經文字底下的精華意義,原文是「聖靈」。這段的意思是說,人 有資格作新約的執事,不是因為遵行舊約的儀文,而是因為順從了聖靈。儀文不能賜生命,只能定罪,但是聖靈卻能夠賜下生命。這段完全不是在講信徒該如何看待 聖經的字句!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靈恩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4 Responses to 評論先知預言式的禱告(爭議性高,請慎入)

  1. 曾馨慧 說道:

    想知道自己會如何,或該如何,都在聖經中寫明了,上帝親自說的,絕對的。先知是神的代言人,那麼主要的工作是什麼?傳講神的道。上帝在教會中設立的幾種職份,目的是什麼?還是要讓人認識神。如果先知預言將重心從神轉移到以己為主,在意自己重於神,這當中也是次序和順位的問題,可能讓人關心起自己過於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但是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我們所需要的神也會加添,當然這不是跟神討價,而是神的施恩,也是神的主權。追求先知預言和尋求先知預言,追求和尋求的動機是什麼。在先知預言的過程中,常常會包含方言禱告,似乎有了方言就是出於神的保證,但是無法去查驗。佈道會開始不太多講神的道,強調醫治和預言等等,比較吸引人,可是重要的仍是讓人有機會能夠多聽到神的話,其他是次要的,不能喧賓奪主。著重在個人的預言,跑攤在先知預言大會,這個先知說什麼,那個先知又說什麼,可能會讓有些信徒不是更清楚自己實際究竟該怎樣,因為有些話是很模糊模擬兩可的,如果與事實不符,可能又會另外聖靈又說什麼。而那些時間可以用在讀經,從聖經中知道自己該如何討神喜悅,不更有保障。而先知的禱告,是否也有點漸漸取代彼此代禱的情況?我有疑問是,操練先知禱告,也就是先知可以練習來的?以操練方言的方式嗎?無論如何,認識神,以神為中心,討神喜悅

  2. Samuel 說道:

    “好好用功研讀聖經和教牧輔導學"
    “在屬靈長輩的專業輔導能力和對聖經的認識之下"
    不管我們是發先知性預言或是認真的研讀聖經
    若我們的源頭不是神, 那一切都是枉然, 甚至會帶出負面的結果
    新約的法利賽人對聖經非常的熟悉, 但是他們卻帶出的是死亡
    因此不管我們是為人禱告或是認真的研讀聖經
    我們都要記住, 我們的源頭來自於神
    而不是來自於分別善惡樹上面"善"的知識

  3. andrewtsai 說道:

    那你覺得我們要如何知道我們的源頭是來自神呢?因為我們「覺得」我們是?
    不就是思考我們的觀點或是行為是否合乎聖經嗎?

    話說回來,請問分別善惡樹上的「善」的知識哪裡不好呢?你確定你這是正確的理解聖經嗎?

  4. DC 說道:

    逛到蔡弟兄的網站,很喜歡蔡弟兄的邏輯思辨。
    我個人剛好也是很喜歡邏輯思辨,又追求並得著了預言恩賜,因此與蔡弟兄的看法頗有不同。
    附帶提及,我也花了很多時間讀聖經、且我的妻子也正在修教牧輔導碩士。
    根據林前14:1,預言恩賜是一項值得重視的恩賜。(此處的「預言」有認為僅是指悟性講道、有認為是指靈感的預言、有認為兩者皆包括。蔡弟兄應該至少是後兩者而非第一者吧。所以此點我就不多說了。)
    任何恩賜都可能被濫用,因此,需要的是小心使用。哥林多教會是個混亂的教會,而保羅卻告訴他們要追求愛,也要重視恩賜(而不是追求愛,暫停追求恩賜)。
    預言恩賜確實有蔡弟兄所提到的一些值得顧慮的地方,這是對的,但不表示預言恩賜不如好好讀聖經、好好學教牧輔導。
    神使用各種方式來接觸人,而有些時候,僅有某些方式能夠傳遞神的訊息。
    我自己的一個實例,某次在一處講道。有位聽道的男傳道,會後問我:「神應該不會使用罪人的。因為約9:31說神不聽罪人。」(我在講道中提及人有可能被神使用行大事、但生命卻有大問題。)
    此議題後來我們如何討論,不是重點,他也並非要與我辯論。
    重點是:後來我為大多數參與者預言禱告,當我為這位男傳道禱告時,神顯明一件事:他正在為所犯的罪(我不知道是什麼罪,神沒說),過不去。
    當我詢問是否如此時,他回答說是。我立刻看到一個畫面是:神為他穿上潔白的衣服。
    當我分享此畫面時,這位弟兄立刻流下淚來。
    這是預言恩賜被神使用的一個好例子。這位弟兄是個傳道,他當然非常清楚約一1:9。問題是他內心的控告使他過不去(我也是禱告後才知道他問問題,其實是在控告自己)。這種情況,純粹研讀聖經是難以通過的,而神超自然地與他相遇,是一個很棒而有效的方式。我認為如果用物性勸告的方式,他不一定這麼容易從控告中走出來。

    • DC 說道:

      再多回應幾句:
      第一,這種禱告跟新約的「全民皆祭司」的概念有所衝突(彼前2:9)。
      回應:應該是不衝突的,因為自己讀聖經和聽講道並不衝突;人人皆祭司和接受預言服事也不衝突。

      第二,這類先知預言的禱告,給人一種錯覺,以為可以經常性的並且是很直接的領受到神對他說話,所以很多人喜歡這種方式的禱告…信仰沒有捷徑,不能夠繞過理解神的道,就想要領受聖靈的引導。
      回應:完全同意。保羅在林前14強調悟性的重要(但也強調了靈也重要)。經常想要以接受預言來取代自己尋求神,是大錯誤,而預言者也要避免引人入歧途。

      這帶到第三點。許多提倡先知預言的人,都不太注意要「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回應:可能不是如此,只是如果一個聚會中以預言為主要項目,則其他時間自然少了。我個人也常以悟性講道,但如果聚會主要服事是預言,那麼自然那次聚會的講道就少了。整體來說,我講道的時間比預言服事多。

      第四點,先知預言式的禱告,其實就是變相的輔導,但是是差勁而且不負責任的輔導…第一方面,在許多情況下,代禱者的禱告,是基於對接受禱告的人的認識。
      回應:這情況,是預言服事者把己意攙入,是預言恩賜者應知該避免的情況。
      第二方面,先知預言的禱告,也包含了代禱者所不知道的,是憑感動說出來的…這樣的禱告,有時候或許會有幫助,可是我看不出來哪裡比起一般的輔導還要來的強。
      回應:上面所舉的實例,就是預言比一般輔導強的例子。我並非說所有時候,預言都優於輔導,而是,即使75%的時候,輔導優於預言,但既然神給了這恩賜,當然在某些場合下,它是有獨特作用的。

      最重要的是:否定預言的價值,可能是不符合聖經的。
      例如:約珥書(徒二引用)、林前14:1等。且否定預言的基本邏輯是:認為神賜下一個不太有用的恩賜(如果預言是神所賜的恩賜的話)。這樣的邏輯可能有問題。

      • andrewtsai 說道:

        我相信不是所有追求預言恩賜的人,都不注重研讀聖經或是邏輯思辨的。我很高興看到你並沒有只選擇前者,而拋棄後兩者。我在文章中所講的,是一個趨勢,一個現象,而不是說每個追求預言恩賜的人都是如此。所以你會注意到,我在第三點說的是「許多」提倡先知預言的人…..。

        我並不否定聖靈的引導,會給我話語來幫助我周圍的人。我相信當我在禱告的時候,聖靈有時候會感動我,啟示我,去明白我代禱的對象的狀況。甚至我並不認為這種感動只侷限於禱告。當我在輔導人的時候,我也是一邊傾聽對方,一邊傾聽聖靈要給我什麼話語,讓我可以幫助對方。我所反對的,是把預言禱告當成「常態」來使用,比如每週的禱告會,大家就是來參加,接受禱告,聽聽看這些有恩賜的人如何領受聖靈的話。這樣會造成「許多」(不是全部)會眾誤以為那些有預言恩賜的人,可以幫他們聽聖靈的聲音,比起自己追求還要來的好。我也反對這些以為自己有預言恩賜的人,可以隨時隨地就聽見聖靈的聲音,每次幫別人禱告,都可以說出聖靈的話或是從聖靈來的圖像。我不認為這是好事。或許你覺得還是會有一些例子是成功的,但是如同我在文章中所提到的,差勁的輔導,有時候也會有好的果效。這並不能當做是支持這種行為的理由。我扯遠一點,我聽過幾個case,有人覺得教會的禱告沒有用,後來去找乩童,結果他覺得乩童講的很準,很受用,所以就相信乩童。如果我們要以果效來判斷,那麼我們是不是也不能否認乩童有他的「功能」呢?

        林前14:1的預言,除了講解聖經「叫眾人學道理,叫眾人得勸勉」以外,我相信也包含受聖靈的感動,指出未來會發生的事情(儘管不太經常發生)。但是我並不認為,這種預言,包含了「洞察人心理的狀況」。你舉的例子就是看出這個人跟你辯論的真實動機。我再說一次,我不否認這種應用。我自己若是受到聖靈感動,在幫他禱告時,可能也會跟你一樣的作法,但是我不認為這是屬於「說預言」的範疇,更不會把這種領受當成是常態,以為自己可以掌握。聖經提到講預言時,從來不是描述這種狀況。所以嚴格來說,我並沒有否定預言這個恩賜,而是對於這個恩賜的理解與你不同。希望你能夠明白我要表達的。

        我很高興你花很多時間閱讀聖經,但是請注意我在文章中所提到的。對神的話語渴慕,不該只停留在「讀經」上,還更要去「研經」。若我們的讀經只停留在「靈修式」的讀經,那麼可以在神的話語上進深的程度是有限的。我不知道你的夫人是在哪間神學院受裝備。說實在的,我對台灣許多神學院的素質並不看好。可能比較ok的神學院大概就只有三間:華神,南神,台神。如果你夫人是去讀這三間其中一間,那麼我是舉大拇指,你們選對了。如果是靈糧體系的神學院,我很實在的說,就不需要浪費時間去讀了。因為讀下來,不但對於聖經的了解沒有更深入,還會有錯覺以為自己比平常人更懂聖經了。別人也因為你有了神學院證書,就更加相信你的解經或講道。

        謝謝你聽我囉嗦~ 能與你交流乃是一件美事。若有冒犯,請多包含。

        • DC 說道:

          首先要說:我很高興碰到邏輯觀很清楚的人。我自己也盡量希望是如此。

          對於預言恩賜,我們的差異點在於:
          一、您認為這是次要的恩賜,弊多於利;如有果效,也是歪打正著(為節省篇幅,我並未逐字引述您的話語,所以如果意思不是很精確,請指正)。這點,要詳細回應會寫很長,我先簡單回應。

          基本上,我認為這是個重要的恩賜,並且認為是聖經這麼說,所以我才認為重要,而不是因為我喜歡,所以認為重要。相信您可看出我是重視邏輯的人;如果只是我自己有興趣,我會承認「這只是我喜歡但不是聖經的教導,沒有也無妨」。問題在於我根據解經(當然是我自己統合後的解經,有商榷餘地)而認為這是聖經的教導。因為我認為聖經說它重要,所以我認為必須以普及教育來使人避開錯誤(不論是預言者或接受預言者),以防弊興利。如果聖經沒說它重要,我就會走往完全不同的方向:放下它,不必碰。我認為我現在所採取的態度,根源於我的解經,是合邏輯的。合邏輯未必正確,但如果前提正確,則推論後得到的結論應該正確。如果我的前提解經錯誤,當然我就未必正確;但如果我的前提解經正確,邏輯也正確,那麼結論應該正確。而我目前看不出我的前提解經有何錯誤。
          二、您認為預言包括講解聖經、此外包含受聖靈的感動,指出未來會發生的事情,但並不認為,這種預言,包含了「洞察人心理的狀況」。您說「聖經提到講預言時,從來不是描述這種狀況。」這涉及解經的問題,您的結論「聖經提到講預言時,從來不是描述這種狀況」和您對「預言」的定義有關。這裡(with due respect),您會不會犯了自證邏輯的錯誤:您先假設某甲姓張,因此推論他妻子是張太太,而因為妻子是張太太,所以推論某甲姓張呢?也就是說,您會不會是先定義了「預言」是什麼,然後才得到結論「聖經提到講預言時,從來不是描述這種狀況」?

          我認為預言的基本定義是「神透過中間人,傳遞祂對第三者的訊息」。不論是過去、現在、未來的事,只要是這個形式,都是預言,例如以西結書提到神過去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現在期望他們回轉、未來會有新的心取代石心,三種都是「預言」。

          根據以上定義,「洞察人心理的狀況」並不必須特別排除在外;邏輯上言,只要預言「造就、安慰、勸勉」(且當然必須是出於神而不是說者自撰),並沒有排除任何達成此作用的形式。用符合聖經的解經或是用符合聖經的「洞察心理」都可以。也就是說,「造就、安慰、勸勉」是一個上位的概念,而達成此上位概念有各種下位形式,聖經並沒有說哪一種形式要被排除。事實上,林前14:25提到「他心裡的隱情顯露出來,就必將臉伏地,敬拜神,說:神真是在你們中間了。」「隱情」兩字,更支持「洞察人心理的狀況」是一種符合上位預言概念的下位形式。

          以事例來說,「洞察人心理的狀況」是耶穌曾經對撒瑪利亞婦人、對法利賽人(「你們為什麼心理懷著惡念呢」)以及四個朋友抬來的攤子(「放心,你的罪赦了」)所做的。所以,不論根據總綱式教導或根據事例、這種形式都有聖經支持而是符合聖經的。(聖經在這些事例中並沒有提到「預言」這個詞,但「沒有提到這個詞」從邏輯上言,並不表示「沒有在做這件事」,例如美門口瘸子得醫治的經文中沒有提到「醫治」這個詞;詩篇的禱告也不是都提到「禱告」這個詞。)

          簡單來說,我認為您說「聖經提到講預言時,從來不是描述這種狀況」,可能有值得商榷的餘地。如採您的看法,則邏輯上,您必須證明:林前14:25提到「他心裡的隱情顯露出來,就必將臉伏地,敬拜神,說:神真是在你們中間了。」
          (1)這不是相關於預言,或是
          (2)此經文是相關於預言,但排除「洞察人心理的狀況」,而僅僅指人因為悟性的教導而受到啟發。(僅證明經文支持「人因為悟性的教導而受到啟發」是不足夠的,必須「排除」「洞察人心理的狀況」。因為經文可以包括「悟性教導」與「靈感知悉」,並不互斥。)

        • DC 說道:

          抱歉,貼文常常結束在語氣沒有寫完之處,是因為網站欄位打字不方便。

          先謝謝您對於「研經」的建議。還有,內人的神學院不是您讚許的那三間,不過,還是謝謝您的意見。(OK的,沒問題;完全不傷感情。我知道您是出於真誠的善意。)

          我並不否定聖靈的引導,會給我話語來幫助我周圍的人。我相信當我在禱告的時候,聖靈有時候會感動我,啟示我,去明白我代禱的對象的狀況。甚至我並不認為這種感動只侷限於禱告。當我在輔導人的時候,我也是一邊傾聽對方,一邊傾聽聖靈要給我什麼話語,讓我可以幫助對方。

          回應:這裡,我倆顯然是一致的。

          我所反對的,是把預言禱告當成「常態」來使用,比如每週的禱告會,大家就是來參加,接受禱告,聽聽看這些有恩賜的人如何領受聖靈的話。這樣會造成「許多」(不是全部)會眾誤以為那些有預言恩賜的人,可以幫他們聽聖靈的聲音,比起自己追求還要來的好。

          回應:我認為有邏輯上和實務上的兩個面向需要處理。
          邏輯上:如果預言恩賜不是聖經教導我們要看重的,那麼,大可為了防弊的角度而放下,不必考慮「興利」的角度。但如果預言恩賜是聖經教導我們要看重的,那麼就應該考慮「興利」的角度來防弊。
          實務上:預言禱告是否當成「常態」,都可以(林前14:23-24可解釋為「常態」,此處並不表示「常態」是mandatory,但表示「常態」是acceptable);問題不在於是否為「常態」,而是聽預言者對於如何聽預言,教導不足。我認為防弊的重點是對聽預言者給予普及教育,對於生命成長以及如何看待預言,有正確的認知。

          我也反對這些以為自己有預言恩賜的人,可以隨時隨地就聽見聖靈的聲音,每次幫別人禱告,都可以說出聖靈的話或是從聖靈來的圖像。我不認為這是好事。

          回應:我同意這可能不是好事。不過這仍然是實務執行面的問題。此外,如果聽預言者有普及教育的知識,知道必須查驗分辨先知的講論(帖前5:20-22),就可減少問題。

          或許你覺得還是會有一些例子是成功的,但是如同我在文章中所提到的,差勁的輔導,有時候也會有好的果效。這並不能當做是支持這種行為的理由。我扯遠一點,我聽過幾個case,有人覺得教會的禱告沒有用,後來去找乩童,結果他覺得乩童講的很準,很受用,所以就相信乩童。如果我們要以果效來判斷,那麼我們是不是也不能否認乩童有他的「功能」呢?

          回應:首先,我的邏輯不是根據果效來支持要有預言恩賜,而是認為聖經告訴我們要重視它(林前14:1)。其次,您本文的第四點提到,您看不出預言恩賜哪裡比起一般的輔導還要來的強。所以我是回應您這句話,舉個例子。

          我們可以分析一下您的立論邏輯(with due respect)。您第四點、加上您的回應的總和意思是:(1) 預言是變相而差勁的輔導。(2) 預言的果效不比一般輔導強。(3) 即使預言的果效比一般輔導強,根據乩童論,果效強也不是有意義的支持論證。

          我看您的邏輯(2)(3)似乎並沒有支持您的論點(1),而是在說:如果輔導的果效優於預言,那麼這個果效是有意義的支持論證;如果預言的果效優於輔導,那麼這個果效就是沒有意義的支持論證。您的邏輯似乎不太公平。

          邏輯上,要不就是都討論果效,認為是一種佐證,要不就是都不討論果效,認為不是一種佐證。您必須採取一種一致的邏輯,而不能對「輔導」和「預言」採取不同的立場。

          以上是談論邏輯;真正的重點在於:預言是否聖經告訴我們重要的恩賜;其次針對(1)預言是變相而差勁的輔導,您的立論根據是否根據足夠的採樣,還是僅是非常局部的經驗。

        • DC 說道:

          重貼(前篇沒清楚寫明引述)

          抱歉,貼文常常結束在語氣沒有寫完之處,是因為網站欄位打字不方便。

          先謝謝您對於「研經」的建議。還有,內人的神學院不是您讚許的那三間,不過,還是謝謝您的意見。(OK的,沒問題;完全不傷感情。我知道您是出於真誠的善意。)

          您說:「我並不否定聖靈的引導,會給我話語來幫助我周圍的人。我相信當我在禱告的時候,聖靈有時候會感動我,啟示我,去明白我代禱的對象的狀況。甚至我並不認為這種感動只侷限於禱告。當我在輔導人的時候,我也是一邊傾聽對方,一邊傾聽聖靈要給我什麼話語,讓我可以幫助對方。」

          回應:這裡,我倆顯然是一致的。

          您說:「我所反對的,是把預言禱告當成「常態」來使用,比如每週的禱告會,大家就是來參加,接受禱告,聽聽看這些有恩賜的人如何領受聖靈的話。這樣會造成「許多」(不是全部)會眾誤以為那些有預言恩賜的人,可以幫他們聽聖靈的聲音,比起自己追求還要來的好。」

          回應:我認為有邏輯上和實務上的兩個面向需要處理。
          邏輯上:如果預言恩賜不是聖經教導我們要看重的,那麼,大可為了防弊的角度而放下,不必考慮「興利」的角度。但如果預言恩賜是聖經教導我們要看重的,那麼就應該考慮「興利」的角度來防弊。
          實務上:預言禱告是否當成「常態」,都可以(林前14:23-24可解釋為「常態」,此處並不表示「常態」是mandatory,但表示「常態」是acceptable);問題不在於是否為「常態」,而是聽預言者對於如何聽預言,教導不足。我認為防弊的重點是對聽預言者給予普及教育,對於生命成長以及如何看待預言,有正確的認知。

          您說:「我也反對這些以為自己有預言恩賜的人,可以隨時隨地就聽見聖靈的聲音,每次幫別人禱告,都可以說出聖靈的話或是從聖靈來的圖像。我不認為這是好事。」

          回應:我同意這可能不是好事。不過這仍然是實務執行面的問題。此外,如果聽預言者有普及教育的知識,知道必須查驗分辨先知的講論(帖前5:20-22),就可減少問題。

          您說:「或許你覺得還是會有一些例子是成功的,但是如同我在文章中所提到的,差勁的輔導,有時候也會有好的果效。這並不能當做是支持這種行為的理由。我扯遠一點,我聽過幾個case,有人覺得教會的禱告沒有用,後來去找乩童,結果他覺得乩童講的很準,很受用,所以就相信乩童。如果我們要以果效來判斷,那麼我們是不是也不能否認乩童有他的「功能」呢?」

          回應:首先,我的邏輯不是根據果效來支持要有預言恩賜,而是認為聖經告訴我們要重視它(林前14:1)。其次,您本文的第四點提到,您看不出預言恩賜哪裡比起一般的輔導還要來的強。所以我是回應您這句話,舉個例子。

          我們可以分析一下您的立論邏輯(with due respect)。您第四點、加上您的回應的總和意思是:(1) 預言是變相而差勁的輔導。(2) 預言的果效不比一般輔導強。(3) 即使預言的果效比一般輔導強,根據乩童論,果效強也不是有意義的支持論證。

          我看您的邏輯(2)(3)似乎並沒有支持您的論點(1),而是在說:如果輔導的果效優於預言,那麼這個果效是有意義的支持論證;如果預言的果效優於輔導,那麼這個果效就是沒有意義的支持論證。您的邏輯似乎不太公平。

          邏輯上,要不就是都討論果效,認為是一種佐證,要不就是都不討論果效,認為不是一種佐證。您必須採取一種一致的邏輯,而不能對「輔導」和「預言」採取不同的立場。

          以上是談論邏輯;真正的重點在於:預言是否聖經告訴我們重要的恩賜;其次針對(1)預言是變相而差勁的輔導,您的立論根據是否根據足夠的採樣,還是僅是非常局部的經驗。

        • DC 說道:

          抱歉,有點囉唆;如果您沒空或另有更重要的主題需要關顧,不必閱讀回覆也沒關係。

          前文我說:我認為「看重預言恩賜」是聖經的教導。因為林前 14:1說:
          你們要追求愛,也要切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羨慕的,是作先知講道(原文作:是說預言)。
          這段話的本身是聖經,看來也沒有需要參酌當時情況來根據時代背景解經,因此可以字面接受。(如果參酌當時情況來根據背景解經,更顯明不但要追求愛、也要切慕恩賜──因為收信的是混亂的哥林多教會,保羅對這樣的教會還告訴他們要切慕恩賜而不是暫停追求恩賜。)

          如果「看重預言恩賜」是聖經的教導,而現在的預言恩賜實行上有弊端,則應該做的是改革弊端,而不是認為這個恩賜不重要。到這裡,邏輯應該很通暢。

          那麼,我可以想見,歧見之處必然在於「預言恩賜」的定義。

          對於「預言恩賜」的定義,有三種看法。第一種認為是指(且僅是指)以悟性理解神的話,並傳講。第二種認為是指(且僅是指)靈裡受到感動,即時性地傳遞神當下要傳遞的訊息。第三種認為以上兩者皆是。

          「預言」字面的意思是「神透過中間人,傳遞祂對第三者的訊息」。光從字面意思,雖然不確定是以上哪一種,但如採第一、第二種定義,就表示認為另外一種「不是」「神透過中間人,傳遞祂對第三者的訊息」,而這種排除必須有支持。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任何明顯的支持,顯示第一、第二種定義其一比較正確,就應該採第三種定義。

          以下看看是否有任何明顯的支持,顯示應該排除第一、第二種定義其中之一。首先看最接近的上下文。

          林前 14:3 但作先知講道的,是對人說,要造就、安慰、勸勉人。
          林前 14:4 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
          林前 14:5 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因為說方言的,若不繙出來,使教會被造就,那作先知講道的,就比他強了。

          到這裡,先知講道(說預言)都可以雙重解釋,並沒有排除任何一種。

          林前 14:6 弟兄們,我到你們那裡去,若只說方言,不用啟示,或知識,或預言,或教訓,給你們講解,我與你們有甚麼益處呢?

          這裡,「啟示」和「預言」似乎指靈裡受感的預言,而「知識」,和「教訓」似乎指悟性的教導,仍然可以支持雙重解釋。(保羅在加二提到「我是奉『啟示』上去的」。這個「啟示」顯然不是指對聖經悟性的理解。)

          林前 14:19 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

          這裡提到「教導」,可支持第一種解釋。

          林前 14:24 若都作先知講道,偶然有不信的,或是不通方言的人進來,就被眾人勸醒,被眾人審明,
          林前 14:25 他心裡的隱情顯露出來,就必將臉伏地,敬拜神,說:神真是在你們中間了。

          這裡提到「他心裡的隱情顯露出來」,這點,悟性或靈感發言都有可能做到。實務上,靈感預言做到這點的機會較多。我認為這裡主要是支持第二種解釋,但如說也支持第一種解釋,也通。但無論如何,不排除第二種解釋。

          林前 14:29 至於作先知講道的,只好兩個人或是三個人,其餘的就當慎思明辨。
          林前 14:30 若旁邊坐著的得了啟示,那先說話的就當閉口不言。
          林前 14:31 因為你們都可以一個一個的作先知講道,叫眾人學道理,叫眾人得勸勉。

          這裡提到「若旁邊坐著的得了啟示,那先說話的就當閉口不言。」我很難想像這是指先後說話的兩人都是根據悟性來發言,而先說話的正在說或剛說完,後一個就搶著要把事前想好的講道內容拿出來說。我不清楚原文,但根據英文,這裡「旁邊坐著的得了啟示」,似乎是指當下得到啟示,而非前一天研經的收穫。如果是說,聽者當下聽道所得到的悟性啟發,可以立刻分享,似乎也不太通。而且參酌保羅在加二所用的「啟示」一詞,這詞應該是指神的靈感啟示,而非研經收穫。所以,這裡支持第二種解釋。

          由以上種種看來,全部林前14章中,似乎支持先知講道(說預言)可以雙重解釋,並沒有排除任何一種。

          再從非直接相關的經文來看。聖經提到「先知」與「教師」,明顯是指兩種不同的職務或恩賜。如果「預言」等同於「教導」,那麼,「先知」與「教師」的差異在哪裡呢?

          也就是說,根據「先知與教師是指兩種不同的職務」,表示先知的預言和教師的教導顯然是有差異的兩種服事。在此論點之下,第一種解釋有缺陷,不能說明「先知」與「教師」的差異,而第二、第三種解釋沒有此缺陷。

          由以上看來,採第二、第三種解釋比較正確,亦即「預言」如果不是僅指、也應該至少包含靈感的即時性傳遞。

          以上推論過程顯示:聖經告訴我們要「看重預言恩賜」──這可以是「看重靈感預言恩賜」(第二種解釋)或是「看重悟性解經也看重靈感預言恩賜」(第三種解釋),但不是「只看重悟性解經、不看重靈感預言恩賜」(第一種解釋)。無論是第二或第三種解釋,都沒有排除要看重靈感預言恩賜。

          如果聖經告訴我們應該既看重悟性解經也看重靈感預言恩賜,那麼,如果我們看重聖經所沒提到的心理輔導(我完全認同教牧輔導的功能,一點都不反對),豈不更該看重聖經告訴我們的靈感預言恩賜嗎?

          以上是邏輯分析,下面談實務。
          目前的靈感預言恩賜,在使用時的一些問題,個人認為是因為整體運用模式以及信徒對此恩賜的觀念教育都還在發展當中。這可以類比於心理輔導,心理輔導也是仍在發展中;在發展的過程中,心理輔導也有許多誤用(例如:外遇者應有的罪咎感被輔導成為沒有罪咎感),但這些誤用並不表示心理輔導是錯誤的。如果只根據心理輔導被誤用的案例來判斷心理輔導,這並不正確。

          雖然靈感預言恩賜是出於神的,但人可以失落它,正如教會歷史中,被失落的可多了(例如因信稱義的真理),而從失落到恢復的過程,總有一些混亂。這樣的混亂最好能夠避免,但避免的方式不是不要,而是正確的要。

          • andrewtsai 說道:

            我並不認為「說預言」是次要的恩賜,而是我對「說預言」的定義跟你不同而已。在和合本中,「說預言」也常被翻譯成「作先知講道」。如果和合本翻譯的正確(我認為是正確的),那麼我的確非常注重講道,非常注重真理的教導,聖經的解明。所以,就我的理解,我是非常注重「說預言」這個恩賜的。

            你認為:預言的基本定義是「神透過中間人,傳遞祂對第三者的訊息」。我不完全同意。分兩方面來看,第一,如果是指舊約,那這個定義比較沒問題,因為舊約的先知,的確可以說是神的代言人。但是我們現在身處新約時代,每個信徒都有聖靈住在他們心中。神並不需要透過第三者才能夠傳達訊息給信徒(約一2:27)。這意思不是說信徒自己讀經就好了,不需要受到別人教導。而是說,教師所懂的真理,其他人也可以透過自行學習聖經與禱告來領受,而不是「一定」要透過第三者。但是既然教師懂得比較多,那麼跟著他學習也是很好的。我知道你沒有說「一定」,但是我們不能否認,現在許多教會所行出來的樣子,無論是直接還是間接,都表達一個概念給羊群:某某傳道人跟神比較「通」,所以透過他,可以問問神要對我說什麼訊息,而這個訊息,是我自己禱告沒辦法得來的。這是我所批判的其中一個點(本文的第一點)。

            我們可以從教師去學習,可是教師所講的話,哪一種算是「說預言」呢?這帶到第二方面,你給的定義中的「訊息」太過籠統。我個人會做更詳細的區分:普遍性的道理,和隱藏的私事(本文有提到)。根據我對聖經的理解,說預言指的是講解普遍性的道理,而跟私事無關。所以和合本會把「說預言」翻譯成「作先知講道」是有它的道理。你不同意這樣的理解,你舉出林前14:25,但是我並不認為這節經文支持你的看法。舉一個例子,一個牧師在講台上講道,底下有會眾覺得扎心,覺得牧師就是在講他。請問牧師講的道,是一般性的道,還是刻意把那個人的心事或秘密講出來?對牧師來說,他只是在台上講解悔改的道,但是在聽的人耳中,聖靈光照他,使他知道自己哪些方面被牧師說中。我認為這才是這節經文的意思,而不是說一個不信的人,進入滿有預言恩賜的人的聚會,然後這些人就開始講出這個不信的人的祕密和罪狀,講的這個人滿心羞愧。為什麼我會認為如此呢?因為14:31節說,說預言乃是:叫眾人學道理。14:36又提到「神的道」。所以所謂的說預言,指的是讓眾人學習明白神的道理或是神的道。指出某個人心中隱藏的事情,並不是「道理」,更不是「神的道」。
            另外我需要重複的是,即使我退一步,所謂講出人心中的秘密也算是預言,我相信神也不會經常啟示的。意思是說,不是說每個禮拜某人要求你為他禱告,要你聽神的聲音,你就聽的到。可是我看見許多操練預言恩賜的,就是強迫自己要想出一些話講出來。心中有什麼意念就說出來。然後說出來之後,又不用像舊約先知要負責任(說錯要被打死)。即使我認同這是一種恩賜,可是這種做出來的「方式」如果不是誤打誤撞,那什麼才是誤打誤撞呢?我寧願自認有預言恩賜的人,能夠謹慎自己的口舌,不隨便奉神的名說話。因為我實在是遇過太多的例子,是預言落空,或是講的東西跟自己的情況不一樣(比如我自己在本文中所經歷的)。這些還是比較聰明的。有些比較單純的,代禱者說什麼就是什麼,不會去分辨。代禱者說你過去曾經犯過某個罪還沒有認,造成現在你求職不順利,那單純的羊就接受了。可是到底是不是這樣,沒人曉得。

            如果你覺得我有循環論證的嫌疑,那你舉耶穌的例子,不也是一樣?先假設你對於預言的定義是這樣沒錯,然後耶穌也有這樣的行為,可是經文雖然沒有說這是說預言,可是你也算進去,然後又以此作為證據來說這就是說預言的定義。

            其他的部份恕我不回應了,因為我的時間真的不夠用。謝謝你熱情的跟我一同思想和討論這個主題!

  5. 黑小白 說道:

    蔡傳道,想給你一個大擁抱!

    • tzneken 說道:

      新約聖經中的預言重點不是見異象不是知道未來的事情而是傳揚神的道傳揚神的信息。

  6. 沈詩 說道:

    我認同DC的講法,而覺得蔡有一個嚴謹良好的框架。另:好的神學院跟神要的工人沒有等號。證諸經驗,在前線打勝仗的,多是拿撒勒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